|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走出去”的控制力(3)

2011-12-11 10:55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2)T|T

主持人:谢谢谢先生。在并购的时候,很多的挫折都是并购当中的一个部分,所有做顾问都希望条件准备好,问题是什么是条件准备好,很多的条件是在过程中碰到的,条件不足也要创造条件上,这就是今天的纠结。

庞总是一个汽车经销商,而且是个上市公司,他和国企,和黄怒波又不一样,他作为这样一个汽车增值服务的一个上市公司,对公众,而且对大量的汽车客户又有一种特殊的责任,他也参与了很多跨国的收购,一些案例也是在圈子里大家都知道的,现在遇到一些问题,我想请庞总给我们分享一些故事。

庞庆华:谢谢,我今天来就是想学点东西。今天我看了题目以后知道走出去的控制力,由于我的控制力没控制好,所以一下子跑到瑞典。

初衷的想法很简单,我是一个中国目前最大的汽车代理商,代理的品牌高达87个,其中很多进口品牌都获得了成功,尤其是斯巴鲁在我的手下,应该更多的容纳了中国的元素,斯巴鲁在中国汽车市场获得了满分。

我们冷静的把汽车市场分成六大类,第一类就是奢侈品牌,像宝马,陆虎,兰博基尼等等,这些汽车的量不是很多,但是确实盈利。

第二是高新品牌,像奥迪,奔驰,宝马等等,这些品牌的量,包括它的利润都非常可观,这是个主流车型,是商家非常钦佩的一个板块。

第三,就是进口车的板块,包括像斯巴鲁这样的,也包括双龙,沃尔沃等等,但是这个板块里面进口车也算盈利不错,但是它有一个问题,进口车里面也有一个批发和零售的问题,如果你作为一个代理商,可能你就会能够拿到一个双重的,叫批发加零售,如果你是零售,你就挣零售的钱。你如果要是个批发商,可能挣的就多了。

后面还有合资品牌,喜忧参半,有的赚钱,有的不赚钱,像大众,上海大众,一汽大众都赚钱,但是有的品牌都不赚钱。

最差的就是自主品牌,今年更困难,非常困难,厂子也知道,个加工厂是慷慨解囊。这个时候厂子也在打自己的品牌。

更困难的是汽车下乡品牌,这个都是大面积亏损,有的70%,有的50%的,这个非常严峻。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断的寻求还有没有斯巴鲁这样的品牌让我们代理,我们发现萨博还没有人,我们找到萨博厂谈,他们说你得先当股东。因为他是个上市公司,我们加了一些条件,我如果入股以后,允许我自由买卖,这样的话能够进得去,退得出来,原来这么想。

进去以后发现这个工厂管理是有问题,穆勒这个人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他是个律师,他也不懂经营,我们打进去以后,他也没有启动生产,他把这个钱都投入了研发,那个叫凤凰平台,可能他也想把凤凰平台打出来,但是这个事情就非常复杂。我们当时买的车款,我们打了时候,庞大打了4500万,后来加入了青年,又打了3000万,这笔钱是非常可贵的一笔钱,他没有用到正地方。

后来发不起工资了,还跟我们要钱,我们没有得到发改委的批准,我们就不能打钱。最后演变成我们中方两家企业百分之百收购萨博,用一亿欧元收购了。拿回来的负债沃尔沃是35亿美金,萨博是5.5亿美元,这么一比就清楚了,商务部的领导也问我,很关心这个商业价值,投资回报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我们都回答得非常清楚,功课我们也做得很足。什么都做好了,最后萨博也同意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进行下去。原因就是通用不干了,中国企业收购不能超过40%,所以到今天,我和黄怒波差不多,现在还在等消息,这个故事还没完,基本上已经到尾声,就是这个情况。中方40%也行,通用说原来股东也不行,原来的股东也不同意,从瑞典政府,或瑞典政府出资,或者瑞典的企业60%才行,这个我们就有点为难,这个可能性极小极小,因为瑞典企业,我们哪个瑞典企业,瑞典政府怎么样,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原来萨博的技术含量很高的,他的汽车定位比沃尔沃高一万人民币,他定位很高,品质也很不错,很多新车型是今年6月份才推向市场,一个品牌推出去大概有两三年的生命期。从商人的角度来看,应该是非常划算的,但是瑞典汽车当时萨博当时的研发中心,包括工厂都是非常完备的,通用也认为是非常不错,才把它收购,收购以后金融危机,通用为了自保把这个厂子卖掉。如果不按他的去做,强行收购,面临的就是供应商全部给你停止供货,这样的话如果研发一个新产品,大约得需要4到5年的时间,这4、5年工人的工资是担不起。

我相信国内可能有见识的人士很可能有胆识的,也可能有自己品牌的,也没准将来也会继续走向这个行列。至于通用没有批准,是我们当时瑞典政府提的三个条件之一。我们当时提一个是GM必须同意,第二个供应商必须同意,第三个欧洲银行必须同意,这三个是我们在会上跟重组官提出的条件,当时他都承诺的。因为这个东西都是以前遗留的问题和我们没关系,到目前我们也没有去谈,还是重组官在不断的做这个工作,这个戏还没唱完。

主持人:谢谢,我们今天有三个案例,大家都知道,冰岛,蒙古和瑞典的案例,这三个案例无论你是愿意高调还是愿意低调,无论你顾不顾顾问,还是自己练,影响的都是成本问题,但是大的国际的环境和磨合,是注定要发生的,这三位企业家都是中国在增长20年之后,30年之后,第一批在第一线冲锋陷阵,为整个中国经济和全球化的磨合做出重大贡献的人。所以首先我们给他们三位鼓掌。

他们三个人的经历在历史上,都应该成为中国并购史的里程碑。我们也看到了,我们Richard Francis:和德勤的老总的侧面的评价,这是第一阶段,我们到此为止。最后还要请他们来谈,留大概20分钟,请大家提出意见,记者希望会后自己找,我们不鼓励记者,因为时间给大家,真正参与的企业家来谈,记者会专门安排人和他们讨论。简要的提出你们的问题,你们问他们几位,任何问题都可以。

提问:当我们走出去的时候,或者全球化,我们多谈为企业,少谈为国家,在政治上是否好一点,每一次做都是为整个中国国家,会令你们有戒心。

 

刘建国:这个东西跟你讲不讲没有关系。实际上中国经济是一个新的开始,全球肯定要面对中国人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作为民营企业出去,我们做国企出去他有国家的战略,企业的战略也好,因为国企也是企业,最重大的标志中国的民企经过20年,30年的发展,已经到了不得不走出去的地步。

我们的市场向全球打开了,所有的渡假品牌都进入中国,都占据了中国最好的地位,我们也需要在全球配制我们的资源,任何一个民企,我认为这是民企成长的很大的标志。

但走出去,我们出去不是中国人出去,我们到那就成那的企业了,冰岛要求你必须在注册企业,董事会三分之二必须是冰岛人,都满足了,我是冰岛的企业。当然回到最后,我还坚持我是中国人。

比如说你要把一个企业行为上升到一个政治行为是有问题的。前两条我们外交部就冰岛问题回答记者的时候讲,我们不主张把经济问题政治化,这也是我们遵循的一个东西。你刚才提的问题很对,我们说爱国我们谁都爱国,我们登山的人,不光是美国人,澳大利亚人,还是冰岛人,还是中国人,每个人都拿着自己的国旗,我们都是爱自己国家的人,最后还是一个国家的形象,利益的问题。

当然你提这个问题对,我们以后还是,当然也不能讲低调,还是我们注意这些问题。

主持人:登山人是有这种情感,到哪带个国旗,爬到泰山把国旗拿出来了。谁还有问题?

提问:刚才几位老总说的都非常对,出去之前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风险,还是先做好功课,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我接触了很多走出去的企业,他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国际经理人的问题,我不知道几位老总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主持人:这位请王总来谈。

王宏前:经济人指的是什么?我这个项目必须有中介人介绍过来?经理人,不是经济人。

我们不同的国度选择不同的经理人,比如说我们可控的,我们周边国家,文化各方面都融通的,而且他的法律应该是允许我们的劳务可以给得多的,我们当然可以派,允许我派的,一定是我们派。比如说澳大利亚,像加拿大,肯定是你没法去,经理人肯定是在这个国家本土化的,而且不光是经理人,可能经营团队都是本土化的,这个完全不一样,这和他的法律,政治关系是有关系的,这个不能一概而论的。谢谢。

黄怒波:我们在越南的汽车厂,也叫组装厂,和重汽合作的已经五年了,我们都是自己派人的。

主持人:为什么没有请当地人?

黄怒波:当地的就是工人多,销售人员多,因为越南还不具备造车的企业,再加上XKD,CKD大件的组装,技术力量也是应该要求很强的,所以我们没有用他们,我们都是自己做。

刘建国:我们民企走到哪都是应该人力资源本土化,第一节省了成本,第二增添了你们的经验。我们在美国都是用美国人。我现在都要求不讲汉语也行,你来。因为人才也不能光要求像Richard Francis讲得这么好的汉语人。在冰岛百分之百的冰岛人,因为文化差异太大了,你派个中国人去文化差异会很大的,再一个工会也给我提出要求了,你们使用你的劳动力成为百分之百的冰岛人。你到越南如果做汽车,他人才没有,你只能到中国去。

主持人:还有什么问题?

刘建国:走出去,法律的咨询一定是首要的,像在美国,到一个国家最大的风险就是法律。我们在美国倾向美国本土的人才他来帮助我们,我们财务也是一样,我们也是和德勤合作,走出去特别重要,中国人往往舍不得这个钱,为什么没做他就要我一百万美金,但是你可能带来的损失是一千万,一亿美金。走出去你要会选择和你一起的合作伙伴很重要。

主持人:庞总,我感觉一开始你没有请顾问。

庞庆华:我请的都是世界一流的顾问,德勤是我们上市公司的审计师,可以说德勤会伴随我们公司永远走下去。为什么我们选择这些世界一流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品牌,你想公正,你必须得找第三方爱惜自己声誉的,有原则的品牌的公司相信他。

王宏前:我把我们的做法跟大家分享一下。首先我们自己有一个团队,就是专业团队,因为我们自己在国内大家做企业都有法律顾问,我们自己的技术,我们自己的设计院都弄好了,然后再请,一定要请。

最近我们有几个大项目都在做,本来有一个稍微小一点的做完了,还是不放心,还是找一个再过一下。这个花钱是值得的,我们的律师费,我们国土的海外的都要请,一定要做。自己的作业也要做,自己的作业和中介机构来对比。谢谢。

主持人:我们现在请Richard Francis,你听了对话之后,你怎么来看中国企业走出来?你做一个评价。

Richard Francis:刚才那位先生问的问题很有意思,真的走出去是不容易的,不管你是哪国人都是不容易的,这三位都是英雄。你可以看,他们有多少中国企业是去海外,都有一些困难,你要了解别的国家的法律,文化,政治什么的,都要去了解,你要怎么做。其实目前为止中国非常国际化的人才有几个?这个风险非常大,你要跟本地的人,用本地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个,比如说我们是一个瑞士州政府,比如有一个公司要来我们州政府投入,收购一个公司,他们如果不是比较有名的律师公司过来,我不是我们鼓励我们,我们会有一定怀疑,我们怀疑中国人做事走出去的方式,因为要从政治这方面来做。你们来的,你们是带来大使馆一大堆人,你们看过这样的情况。我们宁可说是在一个比较成熟的经济,宁可有一个好的顾问公司跟你们一起来,就是这个想法。这也是文化的差异。

另外我鼓励中国公司如果有走出去的目标要尽快聘用一些国际化的经理,你要把他们带回来他们有经验,这个非常好。为什么我再一次强调,不同的市场需要不同的准入方式。

我们听过几个不同的方式,低调非常重要,你可能在国内你是大的公司,你去海外你是小的,这方面要知道。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未来,你刚才说,中国的未来是伟大的,但是要让我们外国人有一点时间习惯你们,用我们的方式来做生意,用国际标准来做。你给我们十年,以后我们都会讲中文,像我一样,没什么问题,至少给我们十年好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