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主题论坛:重振市场尊严(3)

2011-12-11 15:56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8)T|T

主持人朱丹:刘总重点提到食品安全的问题,接下来我们下面这位朱总正是食品生产企业,我们正式听听?

 

朱新礼

汇源果汁集团董事长朱新礼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朱新礼:我非常同意刚才永好关于市场尊严和食品安全的演讲,实际上市场尊严,刚才敏洪也讲了有三点,第一要公平,必须要公开才能体验公平,公正,公正要不公开也很难体验公正。这三点公开,公平,公正,才能够有这个尊严的基础。但是,我认为中国的市场应该是说有了一个很大的进步,当然了刚才永好讲的消费者的要求越来越高,媒体现在也可以说有好有差,有的唯恐天下不乱,添油加醋,无限放大,让人感觉到草木皆兵,甚至完全就像惊弓之鸟一样很怕,吃什么不敢吃,喝什么不敢喝。

作为食品行业,我认为要达到尊严我们还要做三件事,第一个首先是监管,第二就是监督,第三就是企业的自律。我们目前的监管实际上是多处监管,九龙治水,没有一个人买单,这就是中国目前监管现状,这是非常不应该的,应该落实一个责任部门,责任人,这样没有办法逃脱这个责任。现在我们看一个行业,或者一个企业少则5,6个,多则十几个这样是行不成权威,好象监管部门就像一个收费部门一样,收了钱没有人管,出了事都是在推的。

当然第二个就是监督,我们的监督现在也是处于一个混乱阶段,监督就是最好两种,一个是媒体监督,一个是社会监督。我们现在社会监督和媒体监督都还不成熟,还有一个就是自律。企业现在发展他感觉到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的时候,有时候就破罐子破摔,我们现在整个生产特别是农产品产业链形不成,现在整个体制是千家万户,一户一户的农民面对激烈市场竞争,他在这三亩地,五亩地里很难富裕,他没有办法,不得不去造价,不得不假冒伪劣。小作坊式的生产不是生产力提高,更谈不上集约化,规模化,品牌化,我们要向产业链延伸。像永好前两天投的一个,我有一个老乡从山东过来,他饲料已经做了600多亿做的非常好,叫做希望六合,如果我们产业这么发展不会出问题,所以中国农业确实到了一个改革时期,不应该在把以后三亩地,两亩地,各自为战,面对一个市场这样不但解决不了富裕问题,更加对食品安全造成监管难度和监管成本,市场的尊严也谈不起。

陈锦亚:我觉得市场尊严的建立首先基础必须有市场,中国经济过去发展30年,我们说市场经济建立和发展,说实话30年中也有停停走走的过程,和欧美几百年市场经济发展有一个很大时间差距。尽管我们过去说市场经济发展是一个马拉松的发展,在中国想用很短的时间被吃掉了,这是现实。你说我们生活水准提高了,对食品的要求提升了,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我们媒体报道比较多,凡是有一个小问题媒体总是把它纠出来放大,经过互联网所有媒体都转载,好象使大家觉得这个社会上食品都不安全了, 陈锦亚:我觉得市场尊严的建立首先基础必须有市场,中国经济过去发展30年,我们说市场经济建立和发展,说实话30年中也有停停走走的过程,和欧美几百年市场经济发展有一个很大时间差距。尽管我们过去说市场经济发展是一个马拉松的发展,在中国想用很短的时间,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说中国用百米赛跑速度想把马拉松的赛程给补过来。作为一个后进者是可以的,毕竟从现实来说不可能用100米把马拉松全都跑过去,我特别欣赏这次会议有一个专门论坛探讨尊严,我觉得根本之处市场经济必须强化,这个问题太大不探讨市场经济强化的问题。

咱们就尊严的问题,我觉得中国市场尊严建立,我不说成熟,建立必须有这样五个基础。第一制度尊严,所谓市场尊严首先是制度尊严,制度本身没有诚信在后面做根本,制度不存在市场尊严不会存在的。如果人和人之间都是尔虞我诈,互相之间没有信任连人最基本原随都不能保持尊严的话,何来市场尊严。所以,诚信是市场尊严,制度是市场尊严的基础。

我们现实情况,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政府起的作用即是市场经济中运动员,又是市场经济的裁判员,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竞争是不完全市场竞争,在这点上,如果这个情况不得到很大改善,这个尊严很难建立。

第二点,我觉得市场尊严建立不仅取决于制度建立,还要取决于制度严格执行,有了制度不执行,过去中国有句名言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治法必严,违法必究。这16个字还是比较有效,我那时候读研究生对这16个背的比较多,这16个字还是有用,有法可比,治法必严,违法必究。还有市场制度必须要公开公平公正,只要你财产合法所得必须一视同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我觉得接下来说的话市场经济建立和市场尊严建立必须和国际接轨,我们老在说中国2008年是金牌,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拿得最多的。中国之所以在2008年能够金牌拿最多,是因为中国遵循了奥林匹克规则拿了这么的,如果中国用自己过去那种方法竞争,很多金牌拿不到,中国必须把自己经济更多融入全球经济中,不仅成为全球经济跟随者,更多应该成为一个规则制定者。

最后一点,我觉得一个市场尊严建立必须有市场经济建立,而市场经济建立必须是一个可创新的经济,必须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企业必须以创新为自己的根本,而可持续发展必须是一个经济发展的根本。在这样情况下,我觉得市场经济逐渐强化,我想欧美几百年能够把市场经济做的这么好,我想中国再有几百年时间可以把经济做的更好,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尊严会建立起来。

所以我很欣赏今天这场讨论,我不觉得重塑市场尊严是我们讨论的重点,而是如何建立这个尊严,应该是更多讨论的问题。

主持人朱丹:谢谢陈总,刚才陈总谈话跟刚才俞总谈话中心是差不多,我们要建立市场尊严。其实他刚才说的这个比喻,大家也是印象深刻,以跑百米的速度前进,有的时候我们要留意到欲速则不达,我们是不是应该放慢脚步。我刚才留意一个现象,我们今天几位提上嘉宾,除了魏部长之外,其他全是产品和服务提供者,在厂上就我一个是消费者。所以,这个机会我一定要抓着,我要代表消费者问大家一个问题。在大家工作实践当中,因为我们每位嘉宾都是行业里的领军,是表率,在大家工作实践当中是如何理解和思考保护我们消费者的利益,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尊重社会规则?

 

黄怒波

 

黄怒波:其实这个题目应该有两层意思,第一层从制度净化和重振市场,这是经济学的意义讲的市场。刚才大家都谈到,在这个意义上政府应该尊重市场经济规律,让市场有自己的尊严,不要过多干预,这是出题人的主要思想。第二讲的是消费学的市场,从社会的消费意义上来讲,当然这两个是连着的。这个方面我们作为一个企业生在其中,第一我们既然有细化,希望我们经济能够回到正常轨道给我们更多空间有尊严。但反我过来我们也要承担责任,我刚才讲是中国一个重商主意社会,给商人一个很大宽松余地,几千年财来没有过。

所以,有时候过度宽容,过度纵容,这个时候导致了在消费品市场上规则是不清晰的,某种意义上是偏向于产品的提供者,偏商人的。这个意义政府应该把规则定清楚,惩罚机制太薄弱。我们很多的外企,像石油公司,康维在海外不敢这么坏,在中国污染就污染怎么说,现在没有一个说法,因为这个市场已经走偏了,没有一个公平的准则。或者说我们国企跟民企相碰的时候,市场一定偏向国企,当然我先声明不是说国企不好。

主持人朱丹:黄总从政府的角度如何监管市场和调控,首先我问的这个问题,我们能不能从我们各自行业领域,您是做房地产的,安居乐业一直是我们中国人生存的第一要素,我特别希望您,我作为一个消费者,您能代表房地产企业,在您产业领域里,您对刚才这个话题的看法?

黄怒波:回到我们自身来说对市场也要尊重,因为我们是获益者。除了法律遵守之外,要承担道德,原来是道德在这个市场经济当中可以忽略的,股东利益第一,但是现在社会不行,我们好多不完善。所以,我们要重回道德轨道,才能回到市场轨道。比如说,我们自己如果有家人,你能不能去想象在让你家人喝毒牛奶。我前两天有一个论坛感觉很亲切,供应委员会的一个会议,我就像跟自己亲人一样做产品,房地产也一样。第一我也不承认完全是那么坏,这么多年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城市化,地产行业做了极大地贡献,当然各方面有很多问题。

当然眼下应该清醒一下,回到一个正常轨道,要这个行业不要这么大暴力,我们借着这次调控的机会也来一个转型,就让这个行业回到正常上,房价要降下来。此外应该考虑要引领进一步的观念,不要再干退后的商品贸易,做旅游地产,旅游地产变成第二次圈地运动,把市场又破坏了,应该变成一个提供人们精神消费,文化消费,生活空间,当下我作为一个企业,我们对市场的尊敬从这方面入手,每个人都应该去做。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