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主题论坛:重振市场尊严(4)

2011-12-11 15:56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8)T|T

黄怒波:回到我们自身来说对市场也要尊重,因为我们是获益者。除了法律遵守之外,要承担道德,原来是道德在这个市场经济当中可以忽略的,股东利益第一,但是现在社会不行,我们好多不完善。所以,我们要重回道德轨道,才能回到市场轨道。比如说,我们自己如果有家人,你能不能去想象在让你家人喝毒牛奶。我前两天有一个论坛感觉很亲切,供应委员会的一个会议,我就像跟自己亲人一样做产品,房地产也一样。第一我也不承认完全是那么坏,这么多年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城市化,地产行业做了极大地贡献,当然各方面有很多问题。

当然眼下应该清醒一下,回到一个正常轨道,要这个行业不要这么大暴力,我们借着这次调控的机会也来一个转型,就让这个行业回到正常上,房价要降下来。此外应该考虑要引领进一步的观念,不要再干退后的商品贸易,做旅游地产,旅游地产变成第二次圈地运动,把市场又破坏了,应该变成一个提供人们精神消费,文化消费,生活空间,当下我作为一个企业,我们对市场的尊敬从这方面入手,每个人都应该去做。

主持人朱丹:我刚刚看俞总一直在记录,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俞敏洪:因为中国现在企业分成两种,一个叫做国有企业,一个叫做民营企业。从民营企业角度来说,我觉得中国民营企业由于资源优势和其他优势上一般来说原则上处于历史地位,除了极个别的人,比如明显太例外官商勾结,大部分都属于资源历史地位,他要想生存下去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讨好消费者。所以,他是纯粹的民营企业,一般出来的产品和服务都是以讨好消费者为核心,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你政府不理我,或者我没有资源,但是我做出来的东西老百姓要,那么我就能够活下去。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整体来说民营企业的服务,或者说民营企业的产品他的质量和可持续发展性要大过不怕死的企业,或者死了有人救的企业。从这个意义上新东方也属于纯粹的民营企业,不占据任何国家的优势,不占据任何资源优势,我们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点,尽可能让学生和家长满意。因为学生和家长不满意,他就可以选择别的地方。

另外就一个行业而言,一定要进行充分的竞争。这个竞争不是互相之间绞杀,而是在同一个地位上竞争。在我这个领域中间有意思的现象,政府的资源完全不进入这个领域,因为这个领域太琐碎,培训领域实在太琐碎了,除了一些驾校之外,当然像我这类培训政府是完全不愿意进来的,这领域太琐碎了,就变成一个充分竞争领域。现在在全中国有几万家培训机构,大量资本涌入充实了市场活力,导致在培训领域中间,由于市场竞争充分迫使我们两个方面要素,第一如何加强你的竞争力,第二如何更好为你客户服务,不至于你的客户最后流失掉,这就是我每天关注的两个问题。

那么通过这样的关注,不断提升自己。我觉得只要把企业放到竞争,现在从新东方这个领域来说,如果新东方死了我心甘情愿,只要不是政府干预我就心甘情愿,最怕政府干预。政府说你要死,而不是市场要你死。

主持人朱丹:你说买方市场,怎么看恶意竞争,同样和新东方这样的教育机构,我们其他出现好多教育机构压低价格,或者出现欺诈现象?

俞敏洪:这种东西都没有,在市场上恶意竞争永远存在,尔虞我诈,欺骗用户永远存在,在市场真正力量之下能够进行整合起来。到现在为止美国商业经济发展了200年,还出现“黯然”事件很正常,但关键是不正常那些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掉了。当然这个死还是不死,不是消费者的选择,而是某个无情的手在背后的选择,这是最可怕的。

主持人朱丹:说到这我们就把这个话题交给了我们的魏部长了,政府究竟是一只看的见手还是闲不住的手?

魏建国:中国市场发展到现在中国政府必须要站出来说话,两点,我很同意刚才俞总他讲的,要把那些真正公信力强,受到公众,特别是市场经过锤炼以后出来的企业扶强扶大,并不是给一定资金,而是真正作为标杆,作为我们企业学习榜样。这次我们到美国,到欧洲,美国欧洲正在反思为什么会出现美国金融危机,美国那么多投行倒下,关键美国政府在关键时候没有指出美国银行当前的做法是一种失去信用的表现,是欺骗客户。

这次我们到了法国,就在上个星期,萨科奇请了我们到那边讲了45分钟,你相信我们,我们是有信心,我们能恢复。你想想看为什么当时的欧洲市场,最后那些积聚的问题,各国自己借的债要央行来还等等,所以这些都引起我们考虑。政府这个时候对那些,比如我们在座台上这么多嘉宾,他们真正关心的是自己产品,像刚才我觉得怒波,还有永好都说的很好,我们一定要把市场,现在市场不是指食品行业,我们认为市场还有工程,你看我们的路,桥出问题了,我们的医疗,包括一些医疗事故,还有我们的医生对病人的态度,还有我们的教育,刚才俞总讲到教育我觉得都非常重要,教育的诚信度,为什么我们期待在高校,世界有名的高校不是排的很多呢,跟我们经济总量不一样,我们经济是老二了,但是我们高校不行,我们培养不出来他们多人人才吗,不是,关键我们教育还要怎么把学生培养好。

所以,我很同意他们的话,不要轻视和低估我们消费者和服务对象,不要欺骗,甚至只从市场经济,从那多拿一些钱,多赚一点钱,从消费者,服务对象那边,应该更加考虑我怎么以真正企业服务标准,真心诚意服务,这个企业最后一定要获得成功。所以,我现在大声呼吁,中国政府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把诚信放在我们市场的第一位,谢谢大家。

主持人朱丹:谢谢魏部长,他这个话题也提到2008年席卷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实际上我们国家政府也加大了对市场的干预力度和宏观调控的频率,这种加大力度对于我们市场参与的各方,政府,消费者以及我们各个企业决策定位和作用就起到很大影响。我接下来抛出这个问题,我们各个行业的企业代表,你们在自己实践当中是如何理解这种影响对于决策,对于我们市场参与各方决策定位和作用的影响,到底是什么?未来你们是如何预测这种发展趋势的?

 

陈锦亚

美铝公司亚太区总裁陈锦亚(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陈锦亚:你在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在想这个问题,企业在这个市场上到底起什么作用,将来这个企业到底在市场到底会应该起什么作用。

主持人朱丹:大家觉得我们宏观调控的力度和频率加大,对于市场参与各方角色,他们定位以及作用有哪些影响,这些影响你们是如何来评价,还有对未来他们各自角色的发展趋势是怎么样的?

陈锦亚:这次宏观调控是必须的,如果我们认识到经济发展是一个长期事情的话,我们就不能利用百米冲刺,永远利用百米冲刺往前走。所以,这个时候适当慢一些,要比过快好的多很多。我觉得在通过这次调控以后希望能够看到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一个更合适的关系出来,中国有句古话“君子爱才取之有道”,刚才你提到我们所有人都是生产者,你是唯一消费者,其实我们在座所有人都是消费者,所有在座每一个人都要靠其他人才能生存下来,否则为什么做网站会养猪,他实在对这个市场没有信心了。

我作为消费者我不知道我的产品能多大程度上,我可以相信生产者,同时我自己作为一个消费者,我也不知道到底能够相信多少。美国不是有一个笑话,卖股票的人告诉家里人不要买股票,这个东西风险太大,你去买房子。卖房子的人说别买房子,买房子在美国只跌不涨,去买资源,买资源的人说资源价格在往下跌,还是买一些食品,食品谁知道安不安全,最终这是一个链条。

所以,我相信宏观调控对我们来讲至少创造了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对谁来讲都是好事情。

主持人朱丹:朱总问一下您,对于市场经济活动当中各个角色,消费者也好,生产企业也好,政府也好,政府加大对宏观调控力度和频率,对我们生产企业,消费者未来有什么样的影响?

朱新礼:政府的调控很难说是怎么调控,从今年以来最大调控应该是在金融上控制,实际上为了控制通胀就大大的压缩了市场金融放开。最近中央在转向,又把保增长放在第一位,虽然这么短的时间完全是两个方向,也明显的看出了中央在这方面是左右为难。所以说,我们国家都很难,欧洲也很难,美国也有更难的事,日本这20年也非常难。

所以,中国过往这30年我们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在过蜜月期,过了一段好日子。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心理准备,未来5年,10年,20年,中国的企业可能不是像过往30年这么好发展,因为过往30年,特别过往20年整个发展大环境不一样,特别是1992年小平南巡他讲的三个有利于,和发展是硬道理,包括十六大调子一心一意搞建设,聚精会神做发展,我觉得整个发展大环境是非常有利于企业成长的。

但是现在我们更重要企业怎样去过这个冬天,更好的在这个市场经济中有自己的发展地位,我倒认为应该很好的去进行合作。刚才在休息的时候企业家杂志社有两个记者采访,就说到你怎么看雀巢并购银鹭,还有康师傅和百事合作,同时让我回忆2006年可乐和我的并购,我都觉得,首先我不去回顾可乐对我的并购,我认为康师傅和百事的并购,雀巢和银鹭的并购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对消费者很好的机会,这就是一个资源不断嫁接,并购就是解放生产力,提高汇率。

刚才记者又问我你担心他们合作成功以后对行业影响,对企业的影响,我说一个企业要是害怕别人合作而感觉到活不下去,这个企业早一天,晚一天肯定是要完蛋失败的。不管怎么并购,你还有自己的机会。今天我也想提示我们的企业家朋友们,一定要善于合作,把自己的链条扩大,把自己的产业扩大,把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合作起来,优势互补,这可能是未来10年,20年提高你自己企业持续力发展的最好机会,不要中国人宁当鸡头不当凤尾,这是错误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