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人物篇】毛振华:退出是一种解脱

2012-03-14 09:01 作者:黄秋丽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毛振华(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 摄影:邓攀)

身份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所长、中诚信首席经济学家

特点

中国评级行业开山人物

标签

“92派”代表人物之一

下海,上岸。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轮回。作为中国评级产业的开拓者,即便不奢望做“财富英雄”,毛振华的经历也写满沧桑

文 | 本刊记者 黄秋丽 摄影 | 邓攀

2012年,毛振华在约旦过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春节。

约旦亲王亲自驱车带着毛振华去看那里的难民营,瓢泼大雨,道路泥泞,难民们没有雨具,拥堵在路上。警察拉起警戒线,他们才得以脱身。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那些难民的状态深深震撼了毛振华。

他是应邀出席西亚北非论坛的,这与不久前他写的论文有关—《宏观经济和经济转型的问题》。约旦方面向他提的核心问题是:中国为什么改革那么成功、社会那么稳定?

“中国改革第一个重要的年份是1978年,第二个是1992年。但是最有价值、也最容易被忽略的是1978年到1992年之间,这14年发生了什么?”毛振华说,如果没有1980年代各种思想的碰撞、突破,并形成改革的共识,就不会有1992年之后20年的高速发展。

“我在商业上没有明确的目标,也没有兴趣做财富英雄。”毛振华说,“我的商业生涯基本上是这样的:有一点经验,当一个观察者,一定意义上当一个思考者,就差不多了。”他是中诚信的创始人、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但他的目光已开始移至别处。

毛振华的身上保留了很浓重的知识分子气息,这是一部分“92派”企业家的特征。“当初下海也不是奔着钱去的。”毛振华说,中国那时还没有评级公司,如果可以搞一家像穆迪那样的公司,成为这个市场的风向标,他觉得“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1992年,当他去游说相关领导批准中诚信的金融业务许可证时,很多领导还不知道评级是什么。“中国所有类型的评级,第一个产品都是我做的;指标体系也基本上是我建立的。”

当毛振华带着要做“中国穆迪”的使命感成立中诚信之后,方才发现,自己的热情多少有些盲目—他必须面对一个先天不足的市场。美国是世界上债券市场最发达的国家,因此才会诞生为这个行业服务的评级公司,才会出现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标准制定者;但中诚信成立时,中国的债券市场尚未成型,只有国债,且国债的利率被严格限定不能低于银行利息。毛振华感到很无奈:“在这个行当里,你居然不能够通过你的努力来扩大市场!”

在公司成立的前14年,中诚信的评级业务基本不赚钱,毛振华只能咬牙苦苦坚持。2006年,中国人民银行开放了银行间债券市场,市场迅速扩容,评级才成为一个能够赚钱的行业。创办19年后的2011年,中诚信评级业务的利润第一次突破1亿元。

在这19年里,不知多少后起企业的年利润早已是十亿乃至百亿规模。“做了20年才到这个规模,其实很失败,因为你选择了一个被动性增长的行业。”毛振华说。这种失败感在公司成立10周年时更为强烈,因为那时中诚信没什么积累,而互联网的财富英雄们正在星光闪耀地登上舞台。当时毛振华的人事关系还在机关里,依旧有机会回到体制内做局长,但他还是放弃了。

在郁闷徘徊期,喜欢研究宏观经济的毛振华发现了一个秘密:人均收入超过1000美元的中国,正在进入资产增值的时期。投资业务成为毛在商场的第二次尝试。相比评级业务,中诚信旗下的投资业务要成功得多。中诚信的第一笔投资是1999年收购北京长安街上的招商国际金融中心—它曾经是亚洲金融危机时期的烂尾楼,经过包装处理,中诚信获利甚丰。这些年以股权的方式参与房地产开发,中诚信没有失过手。但毛振华说:“搞投资是被迫的,如果做评级有好的市场,我肯定不会去做投资。”

“我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差不多所有的变化,比如思想的、产业的、社会结构的等等变化。”这20年的丰富阅历、世间万象,尤其是波折起伏,也给他如今的选择埋下伏笔。

1999年,有关部门对毛振华进行的调查,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中诚信成立之初是国有企业,有12家国企背景的股东,毛振华虽然是筹建者却没有股份。在1998年“国退民进”的大潮中,中诚信的12家国企股东选择了逐渐退出。中诚信改制过程中是否牵涉国资流失,正是中纪委调查的原因。虽然没有发现问题,却让毛振华成为惊弓之鸟。在转型做学者之后,毛振华曾私下说过,“中国现在的环境下,商人对自己的命运没有主控权,中国企业家的死亡率太高了。中国不具备把企业做大的环境,特别是金融性企业。我现在退出来,有一种解脱感。作为第一代创业者,企业发展了,而我也不是一个负面人物。”

2006年,穆迪入股中诚信,毛振华的感觉是“悲愤”。穆迪入股是监管部门要求的。“监管部门就觉得本土的评级企业不行,一定要让外资进来。”毛振华说,“穆迪的进入没有给中诚信贡献什么,它的窍门就是一个财务分析方法,我早就摸透了。”虽然当时穆迪以昂贵的价格买下中诚信49%的股权,但在毛看来依旧是个“错误的交易”,虽然那还是个“成功的谈判”。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