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SEC指控中国能源科技虚报核心资产价值等“两宗罪”

2012-04-25 09:49 作者:叶慧珏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0)T|T

1.2亿美元核心资产价值虚报,4000万美元被董事长擅自盗用。

当地时间4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一则通告,几乎坐实了8个多月前美国做空机构AlfredLittle对中国能源科技公司(SinoTech Energy Limited)的质疑。

SEC沃思堡市地区办公室执行部门副主任David Peavler在2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我现在不可以透露细节,但现在获得的证据能够支持我们(今天)提出的指控主张。”Peavler是负责该案调查取证工作的SEC官员。

中国能源科技2010年底在纳斯达克主板上市,是当年获得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大力投资后力推上市的9家企业之一。

根据SEC通告,对中国能源科技指控分两部分:一是指控公司CEO辛国强(音译)和前CFO张伯勋(音译)应当为公司公告中虚报其核心资产——在中国享有独家使用权的横向液压钻孔技术(LHD)设备负责,二是指控公司董事长刘庆增(音译)秘密盗用公司银行账户款项。

当日,美国市场的中国概念股全线下跌,侨兴移动大跌17.58%,斯凯网络跌6.80%,土豆网跌6.26%,当当网跌5.72%,中芯国际跌5.56%,优酷网跌5.13%,人人跌5.05%,凤凰新媒体跌5.01%。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SEC此番调查结果与去年8月AlfredLittle的质疑并不完全一致,但当时的风波足以让SEC对该公司的行径高度重视。

Peavler向记者透露,在整个案件以及SEC展开调查后,中国能源科技公司的审计方——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在许多时间节点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尽管他拒绝评论SEC是否从安永处获得了可靠的书面证据,但他承认,在中国搜集相关证据非常困难,所幸最后SEC还是做到了。

去年8月受到AlfredLittle质疑导致股价下跌42%被停牌后,中国能源科技被转到粉单市场,目前其已被贴上“顾客留心”标签,并停止报价显示。

SEC调查上市停牌细节

从上市到停牌,不到一年光景。

中国能源科技又称天津新高地科技有限公司,2010年11月3日在纳斯达克上市,是一家集石油勘探、钻采工艺及石油开发工程为一体的石油技术服务公司,主要业务是为中国老旧油田增加产量、提高采收率(EOR)。

当年IPO的公开卷宗显示,中国能源科技公司的主要竞争力来自于两项EOR技术:在中国享有独家使用权的横向液压钻孔技术(LHD)和具有中国专利权的分子膜驱油技术(MDF)。

但其引以为豪的LHD设备,被曝存在虚报资产价值的问题。

SEC通告指出,2010年11月公司IPO时曾向投资者承诺,将通过IPO筹集1.2亿美元用来购买LHD设备。此后一年,公司向SEC递交的公开文件显示,已花费9400万美元购置16个LHD设备。但SEC调查显示,实际上公司只花费了不到1700万美元购置了11个LHD设备。公司CEO辛国强(音译)曾要求其上游供应商公开承认公司的购置价格,但被拒绝。

2010年底中国能源科技的财务报告宣称公司资产总额达到1.65亿美元。本报记者粗略估算,如果SEC指控属实,那么当年公司资产直接缩水约1.26亿美元。

根据Peavler的说法,公司董事长刘庆增(音译)向董事会及会计师事务所承认其盗用4000万美元公司钱款,是在公司遭做空而停牌之后发生的。

“2011年8月左右,安永曾向中国农业银行征询核实该公司银行账户信息,这与做空机构发布报告的时间相差无几。在我们的理解中,刘是在此后向董事会以及安永承认自己的偷盗问题的,时间应当是9月或者10月。”Peavler说。

Peavler指出,安永并未在该时点后及时发布任何相关的意见报告。

目前,SEC拒绝对是否会向会计师事务所采取措施有所评论。但Peavler表示,会计师事务所必须对他们出具的审计意见负责,这是毋庸置疑的。

两年前IPO热的后遗症

中国能源科技不到一年的短暂上市“寿命”,恐怕也是其幕后上市推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不愿看到的。

2011年,沈南鹏领衔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推动其投资的9家企业上市,其中就包括当时被称为新高地科技的中国能源科技公司。其中,1家在中国创业板上市、2家在纽交所上市,6家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凭此成绩,沈南鹏荣登福布斯2010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榜的榜首。但上市当日,中国能源科技的股价就下挫超过19%。

4月24日,面对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董事总经理称,“我方仅在新高地科技公司上市前曾经提供可换股贷款给公司,但上市后已不再拥有该公司的任何股权或债权。”而德意志银行和建银国际对新高地的借贷还在,并转为股份。

目前,SEC对此案进入诉讼阶段。Peavler透露,SEC目前并没有和被指控的3名被告进行过接触,但接下来会按照一定的法律程序由法庭传唤被告。如果被告放弃抗辩机会,那么就将有不履职的风险,法庭会按照一定的程序强制执行。

他表示,由于此类金融案件的复杂性,开庭审理可能会等上几年,至少“不会在近期发生”。(本报记者张涵对此文亦有贡献)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