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统计显示国外富豪少离婚 视婚姻为成功一部分

2012-11-03 09:52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0)T|T

他们都把婚姻当做自己成功经济学的一部分,很少在此问题上给自己找麻烦

名人和富翁总是备受社会媒体关注,尤其是他们的婚姻生活。不过相对于中国名人最近的离婚风潮,西方国家的名人婚姻却有不少耐人寻味之处。如果仅仅从物质角度来看,他们都把婚姻当做自己成功经济学的一部分内容,很少在此问题上给自己找麻烦。

对于婚姻与成功经济学的关系,美国福布斯有过一个很有趣的统计。上过它们富豪榜的400个富翁当中,再婚者不到100人,娶过第三任妻子的富翁不到20人,结婚4次以上的只有6个人——而且还基本上是老少配。如果撇开福布斯美国这个统计当中显而易见的性别歧视色彩来看,它所统计的1/4再婚率颇有些引人瞩目。要知道美国国家健康数据中心统计,美国人婚姻大约有一半不得不以离婚而告终,婚姻的平均长度只有11年。就算是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离婚率也在1/3左右。也就是说,美国富翁们的家庭要比普通西方家庭坚固得多。

成功者往往精力充沛

婚姻是维持富翁们名望以及财富的基石。

富翁们之所以要比普通人更加不易离婚,财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富翁们挣来的第一桶金,或者蒸腾而上的事业往往与婚姻有关,扮演灰姑娘的并不总是纯情少女。对于2012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位的墨西哥人卡洛斯·斯利姆来说,1967年迎娶黎巴嫩杰玛耶尔家族的千金索玛娅很重要。杰玛耶尔家族在黎巴嫩拥有一手通天的强大势力,在阿拉伯人的生意圈当中影响极大。斯利姆自己的家族在墨西哥也小有名气。两边正好算得上门当户对。婚后以他们两人名字联合命名的卡索集团一路发展顺利,成为斯利姆旗下重要的收入来源,2011年一年就给他们带来了总共52亿美元的收入。遗憾的是索玛娅已经在1999年离世。斯利姆则至今未娶。有趣的是,斯利姆的父母都是从黎巴嫩移民的基督教马龙派教徒,杰玛耶尔家族也是这一派的教徒,可以看到两个家族之间的密切联系。这一点也让人想起华人首富李嘉诚于1963年迎娶香港庄氏家族千金、自己的表妹庄明月。此时李嘉诚已经事业小成。婚后更是扶摇直上,终于登上福布斯排行榜。1990年庄明月病故之后,李嘉诚未表现出再娶之意。

如果说斯利姆、李嘉诚的婚姻是事业成功的催化剂,反过来说,事业成功所创造的财富是婚姻的凝固剂。在西方国家当中,离婚是一个法律事件,需要聘请律师和法官裁决、分割财产以及长期提供孩子的抚养费这两条就足够让许多有离婚打算的富翁们头疼一阵子。2012年福布斯富豪榜第七名的巴西人埃克·巴蒂斯塔,在1990年迎娶一位女富翁前一周遇上了模特兼女演员,号称“狂欢节女王”的奥利维亚。这位富翁断然放弃了那位倒霉的女富翁,把奥利维亚娶回家里。2004年,两人婚姻告终。巴蒂斯塔据称赔了2.5亿美元。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这个原因,巴蒂斯塔离婚的时候只有49岁,到现在也没再结婚。不过巴蒂斯塔的总财富有300亿美元,还够折腾一阵。只是像乔治·索罗斯到了82岁还要跟别人订婚,准备明年大婚,差不多算是在胡闹了。

老实说不胡闹,但是被爱折腾的富豪还真有。富豪榜排名第六名的美国人拉里·埃里森在1967年到2010年当中结了4次婚。他最后离婚的那位太太跟自己年龄差距有25岁。也许应了中国的一句话:成功者往往精力充沛。埃里森喜欢打网球玩游艇。他亲自参加美洲杯帆船赛拿到过第二名。此外他拿到了飞机驾驶执照。像埃里森这样的人在富豪当中也算是个另类。毕竟大部分人都没有他那样兴趣广泛而又一一实践。大名鼎鼎的富豪比尔·盖茨也曾经闹过绯闻。绯闻主角斯特凡尼·宙赫尔据称曾经出头做出对盖茨不利的证词,致使盖茨的股票大跌,蒸发达80亿美元之巨。幸好盖茨与夫人梅琳达的婚姻并未因此破裂,否则盖茨的损失将会更大。由此可见,婚姻是维持富翁们名望以及财富的基石。

一巴掌打出逆势上扬

希拉里曾经说过:“这个婚姻值得投资。”

当然,有时候一个合适的妻子会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对于富翁们和名流们来说是一件很难拒绝的事情。盖茨娶了梅琳达,婚姻才维持了下来。小布什娶了劳拉,于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后来当选为总统。运气比较好的还有鲁珀·默多克。虽然将邓文迪娶回家让周围人等诟病不已,但是2011年这位“虎妻”在英国法庭上掴脸救夫的行为,多少挽回了一点默多克的面子。关键是第二天新闻集团的股票就一转前日不断下跌的颓势,一巴掌打出了个逆势上扬。这一下,默多克两度离婚以及他和邓文迪之间38岁的年龄差距就算不上什么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邓文迪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与默多克婚姻的合理性。

婚姻的维持需要依靠双方的努力,如果说邓文迪的做法还仅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本能的举动。那么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婚姻都毫不意外地混合着个人的动机。在莱温斯基的“拉链门”案发之后,两人都希望婚姻能够维持下来——这不仅仅是跟财产分割和抚养等物质原因有关,社会的大环境,甚至是保守的宗教气氛(这一点在美国尤为明显)要求他们维持一个完整的家庭。希拉里曾经说过:“这个婚姻值得投资。”如果她的婚姻失败,那么将来竞选联邦参议员和出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都会受到广泛的质疑。一个社会所具有的伦理约束性,对于政客也好、富翁也好,一直有深远的影响。希拉里不能例外。那些经历多次婚姻的富翁们亦难逃脱“始乱终弃”的阴影。邓文迪毕竟只是少数。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