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贾康:积极财政仍有必要 未来更重“点式调控”

2012-11-05 10:42 来源:上海证券报 评论(2)T|T

作为两大宏观调控政策手段之一,财政政策总是承载厚望。然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提出,长远看来,逐步淡出才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预期方向。

新时期,财政将越来越注重“点式调控”,简而言之,就是“把钱花到刀刃上”。

  ■立足现实

积极财政投入仍有必要

力求“四两拨千斤” 拉动民间资本跟进

上海证券报:应如何看待当前财政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是否仍有必要?

贾康:我作为一个研究者,一直非常强调把短期考虑和中长期追求、中长期完成经济转轨所必须化解的深层矛盾的要求,紧密结合在一起。

我认为当前财政政策的基本扩张仍然是有必要的。

首先,四万亿的政府项目投资需要后续资金,如果不能够在资金接续方面作出适当安排,就会带来很多损失。原来想发挥很多正面效应的项目也可能出现梗阻。

其次,改进民生也还需要政府财力投入,民生方面有些事情开了头,后续还必须要有真金白银、实打实的支持。

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前基础设施升级换代正受到瓶颈制约——看起来是不断在做升级换代,但是经济社会发展把某些需求极大地发挥出来以后,已使我们这样的建设所提供的供给能力跟不上。

上海证券报:有人批评之前激进的财政刺激是造成目前各种产能、投资过剩问题的主要原因,您如何看待财政投资?

贾康:客观地说,现在大层面上的投入结构并没有出现非常明显的问题。比如说四万亿、七大投向,网上都可以搜到每一项投入了多少。大家可以自己看看是不是有这个必要:设施、公路、铁路、机场、农网、电网,方向上都没问题,像西部的公路网、高速路网都是非建不可的,因为它是准公共产品。而地铁、交通干线也还有很多应加强针对性的建设。

最典型的事情可以看北京作为中国首都的交通状态。比如现在北京京藏高速频繁出现非常严重的拥堵,最长的一次堵了9天,几百公里的路面就这么死死堵成了一个大停车场。后来启动了相关的几个省的联合协调机制,情况有所缓解。

但要真正解决这样一个交通干道的拥堵问题,让它长治久安,非得有大手笔,不是说现在这样的数省联调就能让它一劳永逸,一直有效运转。要跟时间赛跑,赶快打通一条复线。这个可行性方案在通过前面所有环节以后,还要赶快送到决策的那个环节上,得到审批。后面跟着的是资源要赶快投入。显然,这也是一种在顶层规划之下不得不办的事。

那么,再说北京主城区、中心区域及内部的交通,出现严重的拥堵。真正解决问题要靠什么?做一个最简单的概括:我认为在北京没有别的选择,就必须像纽约、东京那样,要尽快建成四通八达、密度足够的轨道交通网,这就需要大量的资源投入。

这是以北京交通为例,说明我们前面搞了这么多年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升级换代,在某些方面仍然不能够适应现实需要,出现了瓶颈制约。显然,财政的支持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不能完全靠财政、完全靠政府去做这个事情,但是政府投入财力以及政府用自己的财力拉动民间资本跟进,这个机制是非用不可的。这是财政政策必须要积极一段时间的原因之一,这也是和时间的赛跑。

■着眼未来

未来财政政策最大可能是回归稳健

上海证券报:长期来看,积极财政政策是否会一直持续下去?未来财政调控将会经历怎样的变化?

贾康:长期来看,我们定的“十二五”目标、2020年确定应实现全面小康目标,我觉得始终是在小平同志改革开放初期就高瞻远瞩勾勒的中国怎么样实现现代化的“三步走”战略这样的背景之下。

如果说目前的扩张性政策框架不变,再把本年度和以后的衔接做一个展望,我们应该有什么基本认识?我是这样一个想法,最大的可能性是这种扩张性财政政策在以后会经历一个不声不响的淡出。时间表不敢说得太准,因为正如刚才所说,当前的形势也还有比较明显的不确定性。

实际上,这个淡出的过程过去我们已经见过了。我国在1998年至2003年成功抵御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之后,财政政策由刺激和扩张向稳健的转变,就曾经历了一个淡出过程而保障了衔接转换过程平稳有序。

2003年成功抵御“非典”之后,其实财政政策也经过了一段时间不声不响的淡出,一直到2004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才正式宣布,财政政策转为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改变了原来的形态。这次我们如果有变化,最大的可能性也是重演这样一次淡出的过程。

上海证券报:应该怎样理解财政政策的淡出?其逐步淡出对于中国经济社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贾康:所谓淡出,也就意味着政府并不宣布政策的显著变化与转型,而是比较低调、徐缓地降低政策扩张力度,到了一定的火候,再对社会公开宣布新政策框架。经验表明,这种有序转变有利于把政策连续性要求与阶段变化后的转型要求作比较平稳的对接,较好地服务于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与运行机制的动态优化。

这里面内在的逻辑就是,在经济相对高涨期财政政策哪怕在一段时间有扩张或积极的特征,也不可能一味地、一成不变地扩张下去。这个淡出是给以后政策转型做一个铺垫,它应该相对柔性地处理为这样一个过程。

作为前瞻,只要中国经济相对高涨期间有较大把握避免被外部世界的“二次探底”再拉回低迷状态,中国未来财政政策最大的可能性是财政政策回归稳健,之后再运转几年。按照我们过去的经验,经济有涨潮、有落潮,下一个经济周期里面相对低迷期来了的时候,扩张财政政策还会再重演一轮。这是最大的可能性,但我们现在倒不急于去预测具体的时间表。

使经济运行由政策刺激向自主增长有序转变意义重大,将有利于减少政策刺激中不可避免带来的过多行政干预和“政府万能幻觉”,使市场更好发挥资源配置基础机制作用,从而以竞争中的优胜劣汰来淘汰落后过剩产能,更好实现发展方式转变所要求的结构优化与效益提升。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