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吴晓灵:保持央行权威性和信息充分可获

2012-11-08 10:0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T|T

在全球金融危机肆虐之后痛定思痛,各国在“宏观审慎”的理论和实践框架下,纷纷启动了金融监管改革。中国的“宏观审慎”框架应如何搭建?中国未来的金融改革又将如何推进?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如何解读央行对货币政策 “工具箱”的具体运用?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不久前接受第一财经和《第一财经日报》联合专访时表示,在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的监管协调中,要保持央行的权威性和信息的充分可获得。目前已有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需从法律上予以明确。

在货币政策操作工具上,针对目前央行高度“青睐”的逆回购,吴晓灵认为,央行的考量是,央票的操作和逆回购意在稳定预期和培育政策目标利率。至于过严的存贷比考核影响银行放贷能力,吴晓灵认为可以把同业资金纳入存贷比考核,能够释放部分放贷能力。

决定中国未来的另一件大事是人民币国际化。吴晓灵认为,中国目前还处于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阶段,即跨境人民币结算。如何走向第二阶段资本项下可兑换,她的建议是对外开放之前先做好对内开放,即建设更有深度的国内资本市场。而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方向是继续扩大汇率浮动空间。

明确金融监管协调机制

第一财经日报:危机之后,发达国家纷纷恢复了央行对金融机构的监管,全球都在讲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的协调。而中国在这方面似乎没有太多相对应举动,央行和银监会也并未出现更加紧密的协调。未来在顶层设计方面,中国是否也需要有一些类似的安排和考虑?

吴晓灵:关于央行是否监管银行这个问题,各国有很多不同的制度设计。危机之前,央行不管金融机构的态势比较明显,出现了独立的监管当局;危机之后,加大央行对金融机构监管的呼声也比较多,现在也确实出现了这样一种趋势。但我认为这些都不是核心,最核心的问题是央行能否在整个金融体系当中,保持其权威性和信息的充分可获得性。

为什么提到央行的权威性?因为在整个金融体系的运作过程中,最后能够给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的只有央行。同时,如果央行没有充分的信息获得权利,那只能盲目放水,也难以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因此,要尊重央行在客观经济规律中的角色。只要做到这两条就可以基本实现宏观审慎的要求,至于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取决于各个国家的政治、文化背景和现实的监管状况。

日报:这两条要求在中国达到了吗?

吴晓灵:没有。此前,中国有一个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就是在国务院分管领导的主持下,一行三会及相关的部门经常交换信息,研讨问题。我认为需要从法律层面上将这种协调机制予以明确,明确不同的监管机构,特别是央行,通过怎样的方式,在怎样的时效之内,能够获取怎样的信息。信息共享是提高行政效率和监管有效性的非常重要的内容。

逆回购“一箭双雕”

日报:放在全球范围内看,目前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水平处于很高的水平。不少银行认为这约束了银行的放贷能力。

吴晓灵:中央银行确立货币政策的中间目标(M2增长率和贷款增长率)后,采取怎样的货币政策工具来实现这个目标,对于社会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日报:而这是否意味着央行的货币政策太不透明?

吴晓灵:央行政策非常透明,年初就已经公布了M2的增长率。

说到存款准备金率,2004年,央行开始动用存款准备金率,那时最大的背景是外汇占款增加比较多。这么高的存款准备金率,是对冲三万亿外汇储备对应的外汇占款而采取的措施。

应该说,宏观经济政策调控的目标,是不希望外汇储备增长太多,这种调控效果达到了。当前,在外汇占款增量和存量减少的背景下,新增基础货币的需求就需要央行主动来提供,央行既可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可以采取逆回购的方式。央行的考量之一是,通过央票的操作和逆回购来培育政策目标利率,即银行间市场利率。

此外,选择逆回购补充流动性,可以减少市场的误读。如果不断地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有两个风险:其一,若外汇占款突然又增加很多,就又会迫使央行采取相反措施,打乱市场预期。在国际经济形势还不是特别稳定的时候,一定要给中央银行保留更多的主动性。其二,不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会让市场误以为,央行鉴于中国经济下行态势,又在放松银根。因此,使用公开市场操作投放流动性,可以更好地稳定市场预期和培育政策目标利率。

同业资金可纳入“存贷比”

日报:危机后各国央行针对新形势采取了很多非常规的行为,例如,在和公众沟通方面,美联储非常明确地发出一个信号,就是通过货币政策调整减少失业。这对我们有何启示?

吴晓灵:美联储一直以来是双重政策目标——就业和物价稳定。但中国央行的法定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保持币值稳定,以此促进经济的发展。任何一个央行,都不可能不考虑经济发展,包括就业等问题,但在不同时段下,更侧重哪个目标就有很大区别。

中国经济尽管进入到下行区间,但是和其他国家还是有很多不同。国外的中央银行,之所以那么明确地表示一定要向社会提供流动性、推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等,最主要的制度背景是其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遭受重创,放贷积极性受限,因而央行不得不直接购买一些市场上的金融产品,以此向社会投放流动性。中国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还是具有比较充足的放贷能力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