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喜羊羊之父”苏永乐:我要抓更多的羊

2012-11-13 11:47 作者:邱月烨 黄燕仪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评论(1)T|T

身穿彩色条纹衬衫,手戴彩色表盘电子表,“喜羊羊之父”苏永乐饶有兴致地将从动漫市场淘回的物件逐一摆上桌面:宇宙飞船造型的USB接换器、鳄鱼形状的圆珠笔、小熊造型的纸盒,还有色彩斑斓的杯垫……在本刊记者眼前,这些都是这位47岁男人的最新收藏。

走进苏永乐在深圳的办公室,恍如到了儿童乐园:放眼望去全是堆满了几个架子的玩具。在这琳琅满目的玩具中,最显眼的还是那个“披着羊皮的孩子”——在他座椅旁边,放着一只一米多高的喜羊羊毛绒玩偶。而办公桌的右上角处摆放着一摞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卡通书籍。

一直以来,苏永乐都很在乎自己作为正宗“喜羊羊之父”的身份。在他看来,喜羊羊的整个概念和商业模式都是自己筹划出来的,“比如喜羊羊系列卡通书籍,它的概念、风格、内容都是我设计的。喜羊羊单一品牌的书大概卖了5800万本,我想创下了中国的纪录吧”。

在2011年初,当“喜羊羊和灰太狼”风头正劲地红遍大江南北时,苏永乐也从喜羊羊的一线经营“隐退”,开始了他又一次“童真事业”的创业。

喜羊羊的生意

“我并没有完全离开‘喜羊羊’,只是没参与经营而已,我还是意马国际(喜羊羊品牌的控股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喜羊羊’上市,我可以多拿点资金回来,这是生意上的一般做法。”在苏永乐平淡的语气中,透露着精明的盘算。

有业内的人判断苏永乐的“下岗”属于不得已的高位套现。荧幕上,狼永远没有吃到羊,现实中,苏永乐也没有“抓到”更多的羊。在“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动画在电视上播出的头四年里,苏永乐都没有赚到钱,经营十分艰苦。因为合作方无论是电视台,还是电影院线,苏永乐和他的伙伴们都处于弱势,几乎没有议价能力。因此,分析人士认为,当遇到被收购的机会时,苏永乐选择了“落袋为安”。

这个家喻户晓的品牌——一只狼想吃羊的简单童话故事,在过去几年间创造出高达60亿元规模的零售市场,以及连续4部共计逾5亿元票房的电影。但“喜羊羊和灰太狼”给苏永乐创业团队带来的金钱回报与这一品牌传播力并不相称。

“我们做内容是亏钱的,所以只能想办法从衍生产品里赚钱。” 熟悉美国动漫授权模式的苏永乐告诉本刊记者,负责“喜羊羊”消费品授权业务的动漫火车公司有接近300个授权商,覆盖了服装、饮食、印刷品、家用品、玩具等五大类。 这跟美国的情况相反。例如梦工厂的《功夫熊猫》,花了3500万美元做推广,能收回来的产品授权费收入只是占票房的1/10——票房始终是美国动漫赚钱的主要来源。

业内人士认为,苏永乐开创了中国动漫授权的经营方式。“可以这么说,以前国内没人懂得怎么按照日本和美国的动漫思维去运营。”苏永乐顿了顿,“中国的动漫授权模式是我发明的,我改变了整个中国动漫行业的形态,也改变了动漫行业的思维方式。”在中国玩具出口需求日益疲软时,那些曾经被他“忽悠”来生产“喜羊羊”产品的OEM生产商都因此而获利颇丰,躲过了一劫。“他们真的要感谢我。”苏永乐感叹道,“迪士尼的一位老板曾经对我说:‘你们是中国的迪士尼’。”

商业成功与经济回报较低之间的反差,似乎在苏永乐身上的商人气质中得到调和。商人的基因很早就植入到苏永乐身上。他出生于玩具世家,14岁就开始接触家族的玩具代工生意。“小时候跟着我妈妈跑外贸,打下了做生意的基础。而开发什么产品,小孩子喜欢玩怎样的玩具,这些全是我自己玩出来的经验。我对产品的感觉很强,对颜色和设计都很敏感。”

2003年,苏永乐结束在美国做了11年的品牌授权工作——根据品牌授权开发相关衍生品,回到中国,意欲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一次偶然机会,苏永乐结识了广州原创动力公司董事长卢永强,两人一拍即合,“喜羊羊与灰太狼”由此诞生。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