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喜羊羊之父”苏永乐:我要抓更多的羊(2)

2012-11-13 11:47 作者:邱月烨 黄燕仪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评论(1)T|T

“喜羊羊和灰太狼”的创意源自著名动画片《猫和老鼠》的启发。与充满童真的猫鼠博弈相似,苏永乐也不认为那只想吃羊的灰太狼是邪恶的。“其实狼不是坏人,它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只不过为了生活、为了生存果腹。我们每个人都是狼,我们早上要离家去上班,就是为了抓羊。”或许,这也是苏永乐对商业丛林法则的领悟。

幼教App“新兵”

“我有生以来只投过一份简历,就是申请乐高玩具的产品经理。那个工作实在太好玩了,可惜我没成功。”苏永乐一边乐呵呵地说着,一边摆弄着手边的两台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看来,他一直以来的志趣都跟“童真”有关。

即使不再参与“喜羊羊”的经营,苏永乐仍然用名片的一整面印着喜羊羊中的卡通形象。这位被贴上喜羊羊之父标签的“局外者”,仍然时不时地会收到一些商家发来的希望与“喜羊羊和灰太狼”品牌合作的请求。

还在“喜羊羊”运营一线时,苏永乐就想增加一些新的题材和方向,但没有得到其他投资人的认可。于是,他将这些新的想法投入到自己新创公司去——投资了近3000万元创立了智云玉树文化科技公司,主攻6岁以上的儿童教育类移动应用(App)市场。

对于目前“只赚吆喝不赚钱”的App领域,苏永乐有多少底气?20年前,一位算命先生对苏永乐说,“你的人生会有三个高峰。”而这恰好是他的第三次创业。他也相信在其年近知天命之时,会受到命运女神再度青睐。

再度创业,苏永乐除了相信这是“命运安排”,也似乎要弥补在“喜羊羊”创业中“意犹未尽”的遗憾。多年经商所积累的财富,让苏永乐在香港拥有一套曾与刘德华和张国荣作为邻居的豪宅。尽管如此,在“喜羊羊”中途退出的苏永乐还有未竟之志。

学生们的一次作画极大地触动了他的创业神经。在一所学校里,老师让学生们画树,结果全班40个小朋友画出来的树几乎一模一样。苏永乐很感慨:“每个孩子好像都在复制同一个东西。画中除了树,周围再没有兔子、蝴蝶或小鸟。”他意识到填鸭式的教学正在摧毁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希望借助幼教应用来重新开拓小孩子的思维空间,激发他们原始的想象力。

于是他希望通过现在流行的App产品来跟儿童的脑袋对话。无论是经营“喜羊羊”,还是现在做的幼教App,苏永乐都将它们视为同一领域,不存在所谓的转型,只是“用新的思维去尝试新的东西”。他津津有味地说起一段童年的“辉煌史”:老师让同学们画外星球和外星人,所有人都用白色的纸画一个地球,唯独苏永乐拿一张黑色的纸,用白色的蜡笔画星球。“我心目中的宇宙是没有阳光的,但是星球上的石头看上去是白色的,所以我用黑色纸做底拿白色蜡笔画。”

目标“电子教育之父”

目前,苏永乐已推出了200款付费儿童教育App。这些App的最大亮点是以“喜羊羊”等国内动漫形象为依托——“喜羊羊之父”的代号依然在苏永乐身上毫不褪色。他利用动漫元素包装传统教材,而开发的应用大多数是收费的,售价为6元至12元不等。

对于互联网行业的老兵而言,这是一种“没学走、先学跑”的做法。因为当下的移动应用大多数是以免费来抢占用户,过早收费不利于扩大市场份额。“我一直在想孩子们的父母需要怎样的产品,最后发现家长最愿意付钱的就是小孩子的教育。”苏永乐坚持自己的“特立独行”。他做过一个实验:在一张白纸上写30道算术题,给小孩子5分钟让他算出来。这些被测试的孩子们会摇着头,勉勉强强把30条题完成。随后,他们将这些算术题做成App游戏形式给孩子们玩,孩子们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做完了。在同样的时间里,他们可以完成超过一倍的题量。

苏永乐得意地说:“这个道理很简单,就是寓教于乐。我们会让家长去体验,孩子做完题后,家长会毫不犹豫地埋单。”苏永乐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开发的部分付费应用,全球一天的下载量能达到3000次。总体而言,其App的下载量40%在美国,40%在中国(内地为主),20%在其他地区。

当然,他也承认,未来的十个月内,这些幼教App的开发仍然处于投资期,回报尚需时日。所以,未来的变化仍有待观察。

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苏永乐深谙“内容是教育类App最大的门槛”。为了了解国内幼教情况,他把国内20多个常用的幼教课程研读了一番。他发现国学在这些课程中被忽略了。“国学是很好的东西,很多父母都知道,就是苦于找不到系统的教材。”于是,苏开始重读《论语》《三字经》等经典图书,思考如何将其转换成小孩子喜闻乐见的形式。

为了鼓励家长们有创意地教导这些国学典籍,苏永乐还准备了一套DIY的法宝:AppByU开放平台。例如可以让家长自己动手制作一本简单的但是又能图文视频并茂的《三字经》电子书。

除了用户付费下载的盈利模式外,苏永乐还采用了与幼儿园合作进行产品推广的策略。不过,现在这一推广速度进展并不快。他的目标是在3年之内将这些App教程带进全国1/50的幼儿园。

“可能明天我就会成为中国的电子教育之父。”苏永乐咧嘴一笑,摆弄了一下戴在腕上的电子表——他经常跟自己的孩子换着戴手上的表。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