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酒鬼酒惊现精准获利机构 奇瑞董事长尹同跃“跨界”操盘

2012-11-27 09:5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0)T|T

“塑化剂”事件已被无情证实,但相关影响却仍在持续发酵。

截至11月26日,酒鬼酒(000799.SZ)已连续两次跌停。而就在各大机构深陷“塑化剂”泥潭的同时,一家名为安徽国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富产投基金)的机构,却在酒鬼酒“塑化剂”事件爆发之前精准逃顶。

此前的二级市场走势显示,酒鬼酒堪称今年少见的几只大牛股之一,其股价从年初的22.10元,一路飙涨至10月19日最高时的61.45元,重仓其中的各大机构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值得注意的是,国富产投基金正是在今年一季度一举买入644.78万股,并首次出现在酒鬼酒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中报显示,该基金二季度继续增持235.65万股酒鬼酒,以880.43万股一举成为公司第一大流通股股东。

然而,酒鬼酒三季报显示,曾大举建仓的国富产投基金却在9月30日之前,尽数抛售酒鬼酒,彻底退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

“的确很奇怪,这种快进快出的操作手法太不符合一只产投基金的风格了。”上海一位私募人士对此表示。

而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同时精准出手的迷雾背后,尹同跃所掌控的隐秘的资本王国已然浮出水面。

精准操作酒鬼酒获利近2亿

在酒鬼酒的操作上,国富产投基金无疑堪称精准。

今年第一季度,国富基金买入644.78万股酒鬼酒,持股数量占酒鬼酒流通股的3.14%,而当时酒鬼酒的股价正处于今年的低谷阶段,其第一季度的成交均价仅为27.72元。

事实上,同一时间段介入酒鬼酒的还有泰达宏利市值优选基金、信达澳银领先增长基金等多只公募产品。

“虽然这些机构也是在第一季度进入,但其持有股数相对较少,此外,有些在第二季度就开始减持,甚至已经全部抛售,获利比国富产投基金少的多。”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不仅如此,与“急流勇退”的公募相反,国富产投基金二季度再度出手,大举加仓235.65万股,持股数量占流通股的比例上升至4.28%。至此国富产投基金持股比例占酒鬼酒总股本的2.71%,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酒鬼酒第二季度的成交均价为37.50元。

此时,泰达宏利市值优选已经开始减仓,二季度减持120.93万股;信达澳银领先增长基金和鹏华普天收益基金也已经减持,并前十名无限售条件股东行列中消失;平安人寿保险旗下“银保分红”也淡出前十名无限售流通股股东,取而代之的是“005L-FH002”的另外一只产品。

与国富产投基金同一时间段进入酒鬼酒的5只机构,只有广发聚瑞基金在二季度加仓39.99万股。然而,广发聚瑞却并未能及时全身而退,并在第三季度再度加仓127.18万股,至今仍深陷酒鬼酒不能自拔。

相比公募基金的后知后觉,国富产投基金却颇有先见之明。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国富基金早已从酒鬼酒全身而退,截至三季度末,该机构已将其所持的880.43万股酒鬼酒全部减持。数据还显示,在此期间,酒鬼酒的成交均价已高达52.75元。

对照相应的成交均价计算,则国富产投基金仅在酒鬼酒一只股票上即成功获利近2亿元,为19732.50万元。

事实上,截至三季度末,酒鬼酒已经攀上今年以来的高点,短短十个交易日后,其股价达到上市15年以来61.45元的最高价,此后便掉头向下。塑化剂事件更是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何方神圣?

精准避开“塑化剂”地雷的国富产投基金究竟是何方神圣?

据本报记者了解,国富产投基金尽管在二级市场上出手不凡,但却是一家颇为年轻的产业投资基金,其成立日期为2009年6月18日。

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由芜湖瑞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安粮兴业有限公司、安徽海螺集团、芜湖宇润实业有限公司、安徽楚江投资集团,以及安徽安粮国际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共同出资设立。6家股东持有的股权比例分别为:30%、25%、20%、10%、10%和5%。

值得注意的是,芜湖瑞创投资正是奇瑞汽车的第二大股东,该公司实际上是奇瑞汽车的管理层持股平台。

而大洋电机(002249.SZ)去年12月21日的一份投资公告显示,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正是芜湖瑞创投资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这意味着尹同跃通过芜湖瑞创投资,间接控制着安徽国富产投基金。

在一则招聘广告上,国富产投基金这样介绍自己,公司是“为促进中小企业发展而设立的产业投资公司。目前主要业务为股权投资及二级市场证券投资”。

而据安徽当地资本圈人士介绍,初始注册资本即达10亿元之巨的国富产投基金,“是目前安徽省内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机构之一”。

实际上,国富产投基金不仅在二级市场上四处出击,在一级市场上同样是翻云覆雨。

就在成立当年,国富产投基金便于当年12月成功实现对顺荣股份(002555.SZ)的火线入股。而此时距基金设立尚不足半年时间。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12月,顺荣股份实际控制人吴绪顺等人分别将其所持部分股权合计1245万股转让给国富基金、瀚玥投资和国元直投。其中,国富基金受让550万股,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对应其3245万元的受让价格,国富基金入股成本为每股5.9元。

就在国富基金进入顺荣股份一年多之后,顺荣股份成功登陆中小板,发行价格高达每股35元。

但在上市之后,顺荣股份二级市场表现并不如人意,在其上市首日创出38.80元的高价后,股价便逐渐走低,截至2012年11月26日,顺荣股份收于10.93元。

即便照此价格计算,国富产投基金所持有1100万股的顺荣股份的市值,仍然高达12023万元,对应的8778万元的浮盈,较其最初进入时3245万元的成本已经增长270.51%。

这笔投资很好理解,毕竟是芜湖当地的PE,董事长下去看项目都有市领导陪同,投当地的企业自然很正常,但他们在酒鬼酒上的操作太神奇了。”前述安徽资本圈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作为公司的核心,现在却这么热衷于炒股票,难怪奇瑞汽车的股东们频频在外面抛售股份。”前述上海私募人士对此坦言。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