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娱乐之外:杨受成的"关系生意经"

2012-12-05 11:25 作者:谢梦遥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评论(0)T|T

无论是谁,想要见到杨受成都不容易。

这位香港英皇集团主席的办公室设在29楼,是整幢英皇大厦的最高层。事实上,电梯只能到28楼,想要见他的人需绕过前台,再沿着“之”字形的楼梯步行到上一层。

办公室大门往往是紧闭的,几位秘书的座位紧邻门口。“大家需要预约见他,为争取时间,有时得在门口等候。”英皇一位工作人员说,69岁的杨受成,现在还依然保持着每个工作日都到办公室上班的习惯。他的办公室内设有监视器,可以看到门外等待的人,而他每天都在这里和不同的业务公司负责人一对一开会,少则15分钟,多则不超过一小时。

那么,办公室为何设在没有电梯的第29层?“为了锻炼身体。”工作人员笑着说。可能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是句不折不扣的玩笑话。

在香港商圈,杨受成的地位举足轻重,其旗下的英皇集团迄今在香港已有5家上市公司,附属公司及分支机构约500间,雇员约7000人。其中,最为外人熟知的,当属英皇娱乐。尽管杨受成掌控下的娱乐产业制造了众多像谢霆锋、容祖儿这样的当红明星,但作为老板的他,却更愿意深藏幕后,从不轻易走向台前。

在商界生涯里,杨受成几乎拒绝了所有对他的深度专访,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我是一个生意人,不应该太高调。”然而,在娱乐和商圈摸爬滚打的他,避免不了媒体和公众对他的窥视与审判。在口口相传的叙述中,杨受成就如其没有电梯到达的办公室一样,神秘如谜。很少有人知道,在幕后掌控英皇这杆大旗的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一块精准的表

出生于香港,成名于香港,啸聚财富于香港。杨受成的人生轨道,就铺设在这个诞生了无数财富英雄的金融之城。与同辈的富豪一样,在他身上,你可以轻易找到香港痕迹,最显而易见的,莫过于当他讲起普通话时,那挥之不去的港式口音。

“今天一直在开会,我每天就是被各种各样的会议占据。”杨受成的普通话标准度在港人平均水准之上,语速不疾不徐,但声音里似乎有些疲惫。时钟指向下午5点,在此之前的一天里,他已经开了五六个会。

杨受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身材匀称,看不出肚腩,身上的黑色西装显得恰到好处。不同于传统印象中衣着随意的娱乐界大亨,他平时都是穿西装来公司。“平时有很多人来见我,我觉得穿休闲服装会不尊重这些客人。”杨受成解释道。翻开英皇集团的介绍手册,杨受成把集团旗下8个业务板块一一念出,从金融、地产到传媒出版、娱乐电影、饮食,英皇集团几乎覆盖了衣食住行的每个环节。

这其中,起家的业务是钟表。父亲杨成在1942年开设了“成安记表行”,作为家族长子,杨受成帮父亲把本行做大,并从1970年代开始,逐步拓展其他业务。

某种程度上,杨受成自己就像一块工艺精湛的钟表,他作息规律,每天的工作时间都严格切分,由专门为他服务的主席办公室统筹。夏天,杨受成每周游泳五六次,冬天做气功、跑步,锻炼不会间断。这种精确的时间安排,甚至涉及到了他的身后事,他每隔6个月就会改一次遗嘱,朋友们觉得不吉利,但他并不介意。

曾经,杨受成7点起床,如今年纪大了,他会睡到9点,然后开始工作,每天工作七八个小时。他没有午休的习惯,午饭时会跟香港其他老板见面聊天、谈事情。用他自己的话说:“中间如果有10分钟空闲,自己喝杯咖啡,已经很不得了了。”

工作中,杨受成把自己视为救火队员,要不停地给人“灭火”。很多时候,他需要亲自去见地方上的官员,或者跟合作方律师谈判。“我的风格是亲力亲为,做生意已经50多年了,从小就是这样。英皇珠宝哪家店做了多少生意,哪个酒店昨天有多少客人,我都知道。”

在他的办公室里,除了一尊铜制的关公全身像一些字画及家人的照片外,还有3台电脑,一台用于常规操作,一台用于看股票,一台用于看外汇黄金。谈起这些,杨受成脸上泛起骄傲的神色,“你不仅要懂这些金融知识,还要懂客人—我可不可以相信他?有时候,夜里4点钟伙计打电话给我说:这个客人欠了我们两个亿,他说明天再补给我们,可以吗,老板?我就要决定,因为4点钟美国要收市了。如果觉得这人不值得相信,那就跟他讲,如果你今天晚上不给钱,我们就斩仓。”“没有人可以替我拿主意,一定是我自己做决定。”杨受成继续说。

其实在香港,商界前辈亲自操盘介入具体事务,似乎成了一种风气,李嘉诚在80多岁高龄时,还会每天去公司上班。“他们Old Money一代(早年发迹的富豪),都是这样。”远东集团行政总裁邱达根说,“你看我父亲,只要还管着这个企业,他一定会每天去上班的。”邱达根的父亲邱德根创立了远东集团,其家族在香港、内地和马来西亚共经营着16家酒店,包含多个品牌。

然而,当“勤奋”这个词和杨受成挂钩时,总让人有些不适应,毕竟,他创建了一座娱乐帝国,难道“尽情享乐”不应该是那座帝国中的座右铭吗?

“我生活里的娱乐时间只有礼拜六和礼拜天。”杨受成说,自己现在的主要娱乐是看电影,有时一周会看3次,合起来也不过6个小时。除此之外,他再无其他娱乐活动。他的上一个长假还是在半年前,一家人在复活节去了马尔代夫,在那里住了3个晚上。在他看来,这么长时间的旅游对他来说刚刚好。“休假一个月以上?哎呀,一生从来没有过,想都不敢想。”杨受成知道,对于一块表来说,最起码的要求是--不能停秒。

“不敢冒险”的企业家

如果说勤奋是许多香港企业家的共同点,那么有两个独特之处让杨受成区别于他人:不会打高尔夫球;至今仍保持着随身携带四五万港币现金的习惯。

“如果有一天,你看见我背着一袋高尔夫球去打球,那么你可以去找别的工作了。”这句话,杨受成曾多次向英皇员工说起。他的解释是,之所以不去打高尔夫球,是担心自己沉迷其中。“高尔夫不是跟对手打,而是跟自己打,这个游戏实在是太好玩了。我明白自己的性格,我是个好胜的人,每件事情一定要做到最好,所以不敢去打高尔夫。”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