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余武创业疯魔记:从街头乞丐到营收2亿西典CEO

2012-12-13 10:16 来源:创业家 评论(0)T|T

题记

十三年前他是寒门学子,一路逃票,远上京城,为了中央美院的艺术家梦。可惜没有崔莺莺,没有大户的小姐雪夜相送,有的只是五环外的潦倒落魄,含辛茹苦;三年后,他终结范进式人生设计,从画师到设计师,再到老板,顺带业务员、设计师、文案??十年间,从非典到西典,他实践了他的中国梦。现在他是北京城里知名展览公司掌门人,他将历史和现实深度融合,他将赚钱和启迪民智揉搓在一起。他是那个忘不了苦难时房东婆婆送上一碗羊肉汤的湖南娃子,他是爱和媳妇细仔种地、画画的“80后”商人,他是余武。

雨豪感悟

“不疯魔不成活”是梨园行儿的一句话,大致的意思就是你若想成个角儿,就得有成疯成魔般的劲头。我更愿意把这句话引申为基于天赋和兴趣的努力,从而在事业上引发出巨大能量。没错,这个时代的创业环境正在快速转变,机会决胜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没有热诚和核心竞争力的努力更多被视为盲目和冲动,并前景黯淡。记得国内的顶级商学院们一直拒绝本科以下学历人士的EMBA入学申请,于是,我们这个社会一直这样果断地拒绝了韩寒、罗永浩和更多的失学者。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少年并没有轻易放弃,他们凭借天生禀赋,换种方式登场。

余武自述

十三年前,我头一回走出家乡绵延的大山,带着七拼八凑的500块钱,一个背包,几支画笔,只身逃票来到北京报考中央美院,在西站的天桥下度过北漂的第一个冬夜。

1981年,我生于湖南平江山村。1997年,为寻求稳定工作,我考入岳阳师范。作为旁听的“文艺生”,偶然迈进美术画室大门,幸遇生命中第一个“贵人”—李理理老师。非传统的教学方式,联想性的思维指导,点燃了对“自我”与“自由”的渴望,于是中央美院成了我心中的最高梦想。

三年备考中,曾流落街头,饿极了去抢一个吃剩的馒头;曾因穿着褴褛,被当做小偷轰下公车;曾骑行几十公里把唯一的银行卡销户,只为取出最后一块钱充饥;曾没有过年回家的路费,除夕喝的是房东要倒掉的涮羊肉汤渣;曾日夜担心五毛一块欠下的500元“巨款”何时还清。

“鲤鱼跃龙门点睛伴凡额”的传奇没有在我身上发生,三年后,我选择“活着,体面一点的活着”。我找到一家行画公司打零工当画师。临摹别人的作品并不是我的特长,一年内仅卖出一幅画,赚了400元。又误打误撞地进入一家家装公司当设计师,600元底薪刚好合适连电脑开机都不会的我,没有使用软件设计效果图的本事,就选择手绘。没想到,一张张色彩缤纷、设计独特的手绘图吸引了顾客们的眼球。第二个月结束,破纪录地挣了4000元。一年后,我成了公司的“签单王”。次年,抬脚跨进展览行业,成了一名展示设计师。虽然能挣钱了,也存下几万元,但是我并不快乐。

2003年,正值“非典”,我下决心做了两件事:偿还家里欠下的几万元学费,并给家里买了从小梦想的电视机;另外一件事是用东拼西凑借来的8万元钱创立一家叫西典的设计工作室……不分昼夜,终于,我的天使客户来了—海信,这笔“大单”正是当初在做展示设计时一个欣赏我的客户介绍的。

湖南人骨子里敢闯敢拼的特质,让西典在中国电影博物馆室内展示设计全球招标中一战成名。那一天,22岁的我带着一同事来到投标现场,来参加投标的都是国内外行业内的“大牌”公司,都是西装革履的老板,都是宝马奔驰的座驾,我们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手提电脑。戏剧化场面出现了,在旁人异样的眼光里,我们极富创意的设计方案获得投标第一名。从此,在这个号称最需要“背景”“人脉”“资源”的行当里,我杀出一条生路。

刚开始创业时,觉得创业是百米赛跑,能挣到钱就是目的。创业十年,慢慢知道创业和人生都是长跑,满怀激情和理想很重要,走稳每一步更重要。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慢行业,订单式生产、项目周期长跨度大、极重经营公司在业界的口碑。2007年4月,德国慕尼黑举办的世界工程机械展,西典承接国内知名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的项目设计时,将1500多平方米展馆都铺上中国的汉白玉石。这种将德国贵族装饰后花园的汉白玉弄来铺展台的“怪异”思路,引来众多业内人士参观。这是三一重工有史以来参展最成功的一届,我们在这个圈子彻底打响名头。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