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专稿】刘东华张亚勤王冉解读“新商业文明的中国路径”

2017-10-11 14:57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我们的老师出了问题,老师在检讨,老师迷路了。中国一方面继续向老师学习还没有学到的东西,另一方面为下一步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怎么走更健康、更可持续。其实在为中国自己找路的过程中,也在为世界找路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编者按:21世纪头一个十年即将结束之际,探寻新商业文明正在成为 全球共识。传统能源过度消费带来的气候危机已近大限;华尔街模式引发的金融危机震惊全球……人类能否找到一种持续推进社会进步的、新的更健康的商业动力?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联合主办的“2009第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将于2009125-6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 

921日上午《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易凯资本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冉,做客新浪,揭秘2009第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的精彩看点。  

【图片左起: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易凯资本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冉】

刘东华:老师迷路了,中国怎么办 

主持人乔旎:今天聊天室里将为大家重点讲解一下2009第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这个年会是在125号和6号在北京召开,我们今天也请来三位嘉宾,来为我们提前解密。首先介绍今天到场的嘉宾,坐在我身边这位是《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先生。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 

主持人乔旎:刚才谈到三位今天来为我们重点解析一下年会的最大看点。 首先先问一下刘社长,您怎么看待年会现在这样一个最大的看点呢?首先给我们透露一下。 

刘东华:我首先感谢一下,感谢新浪每年在我们年会之前都会做几次直播,感谢亚勤和王冉来给我们站台。 

张亚勤:应该的。 

王冉:应该的。 

主持人乔旎:重量级的嘉宾,当然不仅仅给我们站台,因为我们这个年会本身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所以他们也是尽义务。这是一个领袖的年会。 

刘东华:对,对。正像刚才乔旎说的,中国企业家年会今年已经是第八届了。第八届的好处是,尤其中国商界领袖已经对这个年会形成了一个非常稳定的预期,甚至现在很多朋友就问我今年的主题是什么。 

主持人乔旎:对,大家都会这样问。 

刘东华:这样当然问也会问,但是参加不参加已经不取决于主题是什么,因为预期已经非常稳定,每年的主题基本上都会扣大家最关注的东西,关键时刻、关键人物、关键话题,三个关键,基本上大家每年的预期比较稳定。但实际上对我们自己而言,这个主题就太重要了。 

主持人乔旎:是不是压力也会逐步开始加大? 

刘东华:压力主要是自我挑战。因为大家的期望值越高,如果你还有点自觉的话,肯定自己压力就会越大。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企业都不好过,而且现在不但企业不好过,各个领域其实都面临着很大的挑战。这种情况下,如果在原来比较好的时期,大家聚一聚聊聊天也值得,但是这时聚在一起就要探讨一些 真问题、大问题。 

主持人乔旎:今年也是一个相对来说非常关键的一年。但是我们知道08年从金融危机开始,去年的主题是开启新的30,因为正好是改革开放30年。今年这样一个主题是什么? 

刘东华:其实今年和去年有一个比较相似的地方,去年因为是改革开放30年,做总结。做总结的同时会展望未来,同时又是金融危机爆发的风暴点上。 

主持人乔旎:今年已经是金融危机一周年。 

刘东华:今年是一周年。如果年会仅仅谈当年的事,企业领袖们现在是不解渴的,因为处在大的变局、大的转型期。我们在主题上也的确下了比较大的工夫。去年是开启新的30,但去年其中有一个分论坛,叫阵痛隐现的新商业文明,金融危机来了,到最后通过这种动荡、痛苦甚至是巨痛,到最后变成什么?是在巨痛中毁灭还是一个新生儿会诞生,所以我们叫做阵痛隐现的新商业文明,隐隐约约会出来一个新的东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在今年绿色高峰年会,世界地 球日422号、23号,我们的主题叫绿色变革新商业文明的预演 

主持人乔旎:有点像展望未来的意思。 

刘东华:对。我们今年确定这个主题之前,正好是阿里巴巴十周年之前,我到杭州参加中国500大颁布和论坛,跟马云也聊了聊。大家也知道马云在中国,新商业文明这个词最早喊出来是去年10月份谈出来。我和马云就新商业文明这个话题沟通得比较多,今年我们跟马云的沟通非常重要。 

主持人乔旎:不断丰富话题。 

刘东华:新商业文明我们谈的是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将会产生什么,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命题。但是在宏大的命题之下,中国为人类商业文明的转型能贡献什么?就像前30年中国主要是向全世界学习,但是学习了30年,当然继续学习的东西仍然很多,再往后走,可能不仅仅是学习的问题。尤其是我们的老师出了问题,老师在检讨,老师迷路了。中国一方面继续向老师学习还没有学到的东西,另一方面为下一步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怎么走更健康、更可持续,其实在为中国自己找路的过程中,也在为世界找路 

主持人乔旎:其实2008年我们像是浇了一盆冷水,产生了一定的迷茫。等到09年似乎我们慢慢变得清醒,觉得我们未来的路在哪儿。刘社长刚才谈 老师也出了问题,我们自己是不是应该寻找一片新的路,所以今年的主题就变成新商业文明的中国路径,今年最大的看点是不是就是这个主题? 

刘东华:因为主题应该是涵盖性比较强,不仅仅着眼于眼前,而且还能够展望一下未来。所以,新商业文明的中国路径,首先新商业文明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我们应该给新商业文明画画像,它应该是什么样?而且新商业文明应该是针对昨天,包括现在仍然在运行的商业文明,它出了什么问题?新商业文明应该是什么样? 

王冉:你不界定旧商业文明其实就没有办法界定新商业文明,因为本身就是对比。 

刘东华:而且现在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包括美国开始复苏,开始看到希望,你在看到希望的时候还不能仅仅着眼于眼前。 

张亚勤:新商业文明的三大背景 

张亚勤:今年的主题新商业文明的中国路径十分及时,我自己解读的话,有三个大的方面。首先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大的背景,刚才社长也讲了,金融风暴之后我们都在检讨到底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增长点、未来是什么样子。 

第二,新的商业文化,特别是新的技术工具,比如说互联网、宽带、商业智能新的软件,对整个商业文化、商业的模式会是一个新的催化。 

第三,中国的崛起。中国现在进入新的30年,第一个30年,中国是自力更生,基本上世界是封闭的。第二个30年,中国有新的模式,是中国制造,创立了经济的奇迹。现在进入第三个30年,这个模式是不是可以持续?这个模式是不是可以再造,每年都是10%8%9%的增长率。 

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探讨新的商业文明、新的模式,以及中国所起的作用,相当及时,相当合适。 

主持人乔旎:我刚才听张先生谈到最多的一个字就是。可能这一届年会的主题,我们以新来做主要的文章,可能跟以往有不一样。王先生刚才也谈到了一些,您也是作为一个企业,怎么看待这个新的主题呢? 

王冉:我换一个角度,刚才张亚勤给我们提了一个框架。我从另一个角度看看新商业文明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核心元素有哪些。 

第一个元素,正好我们刚刚经历了为期一年的金融风暴。其实一个很核心的转变,从以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商业文明向一种平衡、健康、自律的商业文明来过渡,这个非常重要。尤其像华尔街,在经历了金融风暴之后,其实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行业自律的重要性。以前中国改革开放30年,包括房地产行业、消费品行业也是以追求暴利,追求利润最大化为企业的最高原则。现在我们看到这种东西是不可持续的,虽然在短期之内可能给你带来很好的投资回报,或者给创业者带来很大的 收益。但是长期我们应该更关注可持续的发展。这是第一。 

第二,从能源消耗型、环境破坏型的商业文明向节能环保的商业文明来过渡。关于绿色,关于能源,包括最近我们看到新能源这个领域有很多进展,这是一个全世界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它不仅仅是和中国有关系,不仅仅和金砖四国有关系,需要全世界一起来做的一件事情。 

第三个大的新商业文明就是对于知识产权的尊重。从传统来讲,虽然在一些发达国家相对来说对知识产权有一些保护,但是如果看全球,无论是在软件方面,亚勤非常清楚,还是在影视方面、文化产品方面,其实对知识产权的漠视乃至践踏是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在未来知识产权应该成为全球大家形成高度共识的资 产,它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不仅仅是法律保护,不仅仅是政府出台强烈的措施来保护,同时也是每个消费者在自己的消费过程中自觉遵守的一个重要原则。 

第四个大的转型,从工业化的生产方式向个性化的产品服务供给来转型,淘宝之所以能够做到今天这个地步,非常好地代表了这样一个趋势。虽然还会有一些大的品牌会有一些大的工厂,但是总的来讲,我们越来越多特别通过新媒体、新平台的方式来满足个性化的需求。 

最后,我们其实一直都在谈云计算,亚勤是专家,但其实云计算我理解,它的核心无非是我以前需要在我自己的主机上来做的一些事情,现在完全不必做了,它所具备的功能不必了,因为我有一个更加社会化像云一样一个整体的结构来支持。所以,在生产和消费当中其实我们也是越来越多可能,以前麻雀虽小五脏俱 全的商业模式一点一点会被全球化、高度协作化的商业模式所替代。 

“先问是非,再问成败” 

主持人乔旎:其实王先生更多谈到了我们现在不同的很细节的变化,包括像传统的工业,像个性化、绿色环保、新能源,其实在这次议题里都有显现。议题包括新商业文明的崛起,还有资本市场的新突破,还有汽车方面、3G、新能源、地产、粉红领导力等等。 

王冉:女性。 

主持人乔旎:看到这些议题我就会眼前一亮,就会觉得很新。我也想问一下刘社长,这些议题中您最关注哪个? 

刘东华:首先我要再次感谢,我们请的嘉宾详细为我们解读了。亚勤讲新商业文明的背景,全球化、互联网、中国的崛起,这三大背景。王冉真是为它画像,从灵魂到外部的表现,其实是价值取向,你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还是企业价值本身最大化,包括你是用节能环保低碳经济的方式还是掠夺型的,葬送未来型的。王冉的三个要素,包括规模生产、个性化的生产,包括云计算,互联网领域的一个新的模式。 

实际上刚才两位重要的嘉宾,其实把新商业文明背景的核心要素,基本上都说了出来。 

我简单再勾勒一下,因为新商业文明实际上说的不仅仅是商业,新商业文明在支撑着整个社会乃至人类文明发展阶段的转型。从大的方面、大的价值观、基本价值观来讲,最近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先问是非,再论成败。 

王冉:我昨天还在博客里提到。 

刘东华:因为中国传统的哲学是只问是非不论成败,西方提出来只论成败,不论是非。我们提出新的商业价值观是先问是非再问成败,问清是非之后再问更大的成功,不是不问成功,是为更大的成功。 

张亚勤:新商业背景下,其实根本的商业价值还是应该保存的,这个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因为我是山西人,最近我也在读晋商的理念。山西其实在明清的时候,农业资源相对比较匮乏,但是山西人没有固步自封,没有守土,而是走出去,当时开拓一个白银帝国,一个新的商业文明。可以说叱咤商海500年。 

晋商的精神很重要的一点是诚信,是创新。 

主持人乔旎:其实那个年代也体现了一种新。 

张亚勤:这个相当重要,对重要价值其实是不应该改变的。 

刘东华:核心的价值观。 

张亚勤:是非比成败更重要,成败也很重要,但是如果没有是非,成败是不重要的。 

王冉:其实我们以前老说所谓不破不立,我们现在应该就一个边界问题,一方面比如我们的实现手段上,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和空间上要大胆地突破,突破现有的边界和格局。但是另一方面,在基本核心价值观上,在一些商业的底线上面,我们一定要敢于给自己划一个边界。 

主持人乔旎:要坚持。 

王冉:要把自己圈定在这个边界之内。 

激辩“国进民退”:国、民能否共进? 

主持人乔旎:一方面要突破,另一方面还是要坚持。 

刘东华:刚才王冉说的突破,其实更多指的是在工具理性,你应该不断突破,不断创新。但是你捍卫的是什么?捍卫的是正确基本的最简单的价值理性,什么是对的,什么对于人类的整体利益和未来利益。人类高级的文明5000年,5000年已经证明人类几乎是无落不能的,但是现在如果这个能不加以约束,可能自我毁灭。刚才王冉讲的边界,什么你不能干,先要说清楚。在说清楚什么不能干的前提下,你什么最应该干,那就是挑战你的工具理性。现在工具理性泛滥,太 多用到了不应该用到的地方。我最近经常说的一句话,人类经常犯的错误不是因为你做该干的事不够,而是你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主要的问题在这儿。今天两位如果仅仅给新商业文明画像一个小时都不够,我们只能勾勒一下。大的框架,新的商业文明是什么?核心要素是什么,下一步我们还需要对结果负责的,如何才能做 到什么东西在等着,你这就是刚才乔旎说的,新商业文明的中国路径,中国路径具体支撑是什么?挑战的难题是什么?在全球范围内可能有很多挑战。比如美国的挑战、欧洲的挑战、日本的挑战和中国是不一样的,中国后发,起点比较低。 

比如说我们今天面临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大家现在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说改革开放30年,基本上是一个国退民进的过程。现在突然好像国进民退。国进民退意味着什么?甚至有些人看来是意味着改革的倒退,是不是真的是改革在倒退?我觉得不应该是改革在倒退。我们怎么样国、民更进,因为国有企业改革的空间也非常大,而民间的力量刚刚释放出一点点,远远没有得到应有的释放。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 

还有我们前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是一个大的主题叫繁荣时期的领导力,其实人类最需要领导力的时候是两种情况下,一种是繁荣时期,高歌猛进,开 200迈一不小心就翻车了。再就是危机时期,天气很冷,衣服不够穿,饭不够吃。而且你还不仅仅要克服眼前的困难,还要把克服眼前的困难和给明天铺路结合好,这样就特别需要领导力。所以,危机时期的领导力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乔旎:我们现在讨论新商业文明究竟要面临哪些要解决的问题?我也想请两位从企业的角度谈一下,我们现在有哪些问题要解决? 

张亚勤:刚才王冉已经讲得很好了,看一下过去这30年,我们用比较简单的三高一低的方式,高人力、高消耗、高污染、低利润这么一种模式。现在走向下面一个30年,我们需要真正更多的一些创新,尊重知识产权,更多的创新。简单的靠Copy、山寨已经不够了。 

第二,中国的国力、实力已经达到一个程度,这时我们有责任在某些方面来领导全球。 

第三,作为一个企业,企业一定要全球化,并不是说地球是扁的、平的,我自己很反对地球是扁平的观念。我经常讲四个现代化,整个竞争、合作是在全球大的背景下,技术和人才是越来越全球化,但是市场越来越本地化,产品越来越多样化,服务越来越个性化。作为一个企业,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到国外竞争,首先要理解全球化和本地化的均衡和挑战。包括中国的企业,即使你的市场在中国也要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因为这个时候你面临着全球的竞争,中国是全球的市场,一个是不断的创新,而且不仅仅是业务模式的创新、市场创新,而且更多的要有技术的创新。第二,要有全球化和地区、地域的均衡。另外,要有责任。 

主持人乔旎:张先生也是反复谈到了全球化、责任和创新这三个词。王先生的看法呢? 

王冉:关于企业应该做什么,他刚才已经谈得很好了。我想换一个角度,如果我们作为一个企业,我们希望我们的宏观环境有哪些变化。 

前一阶段,跟刚才讲的国进民退的话题有关系。前段时间马云呼吁银行不能嫌贫爱富等等。其实就这一点而言,我倒不完全同意马云的观点,因为银行确实不是慈善机构,它有它自己风险控制的一套流程,有它自己的行为方式和基本的准则。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其实我们讨论,目前像中粮投资蒙牛,表面上看是国在 进民在退,但其实最核心的一点是,国进民退也好还是民进国退,核心背后的推动力量是什么?如果背后推动力量是市场的力量,完全没有问题,在市场规则下面,无论是国进还是民进,都是有非常强大的逻辑支撑的。其实对于从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两讲,两点是至关重要的。 

第一,在准入这一点的国民待遇,是不是能够有更多的行业向民营企业开放,允许他们进来。至于这些行业里面本身是风高浪险,这是民营企业自己可以判断和承担的事情,但是你要给它一个机会。 

第二,在退出方式上。因为任何一个产业要做大,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需要资本的支持,资本的支持很重要的一点,因为资本有它自己的逻辑,它一定要寻求退出,在退出这一点上,是不是能够给和民营企业一视同仁的待遇,无论去A股上市还是去海外上市,能不能把人为设置的障碍比如10号文一点点解除掉。 

有了这两点,剩下就交给市场。任何一个行业无论是国企做大还是民企做大,这是市场自然竞争的过程。 

张亚勤:最后总是要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都要去推动,最终还是要靠市场的力量。我个人的感觉,和王冉有一点点不同,目前国企所拥有的资源以及垄断的这些事例使它起到了太过度的作用。国企要长久,要做强,一定要更多的依赖市场,而不是依赖政府的保护,依赖资源的垄断。比如说一些国企拿到很高的利润,然后又去买房地产,然后又去投资别的股票,这是不合适的,因为国企本身都是一些大型企业。我讲话比较极端一点。 

 

如何更好解读中国价值 

主持人乔旎:两位已经讨论到这次年会的议题了。 

张亚勤:希望更多像阿里巴巴、百度、腾讯这样的一些企业,真正推动消费者,推动经济草根的发展。 

我也讲跨国企业的作用。跨国企业也是中国整个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要用开放的心态去接纳它,这是我们的一部分,也对中国经济贡献力量,做了很多贡献。 

另外,跨国企业很重要的是要把自己融入到中国的整个经济体系里面,不要认为我是一个外企,我这个企业要用别的国家成功的模式。周末我看了《建国大业》,感触很深。为什么共产党的小米加步枪可以战胜国民党几百万军队,有最好的设施,有最强的装备,其实很重要一点,它有它的灵活性,它有民心,它用最简单的草根的文化。 

作为一个企业,一定要去反思,作为跨国企业一定要把自己融入到中国的体系里。我经常在讲,微软或者任何一个企业在中国就是中国的企业,要为中国的经济做贡献,也是自主创新的一个部分。 

主持人乔旎:刘社长,我们看到两位嘉宾已经开始PK了,提前进入到年会议题了,已经开始提前PK了。其实到时也可以放PK的环节,可能更加抢眼一点。我们今天节目时间确实非常有限,节目最后想请三位嘉宾分别表达一下对这次年会的寄语。社长先来。 

刘东华:像刚才大家说的,今年大的主题和大家关心的话题比较近。另外,国、民能不能共进的问题,危机领导力的问题,包括日本的企业代表团也会来参加,共建亚洲,日本民主党鸠山说,包括中日关系的转型可能都会在他这一任发生。包括我们会做各个国家主要的商务参赞到大使的论坛。过去是中国学习世界、 了解世界,现在全世界突然发现中国很重要,对中国非常缺乏了解。我们应该说支撑也还是非常坚实的,今天我们等于是刚刚破题,不仅仅是两位嘉宾,而且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各位网友,包括各位企业家通过网上也好,通过各种方式,因为还有两个多月,提前为我们的议题,为年会能够开得更好,提前做贡献。 

主持人乔旎:社长已经开始在这里呼吁了。 

刘东华:我非常坚信,今年的年会除了给大家带来原来的价值预期之外,还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新的惊喜。 

张亚勤:东华在定主题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或者是杂志社定的,其实是和很多企业家沟通、互动。我记得我们在大连参加达沃斯,晚上还参加这个话题,这个主题具有代表性,代表了大的趋势。现在整个经济重心、格局在发生很大变化,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中国处于历史最佳的时空点,我们应该探讨怎么样把中国的实力最好地释放出来,负我们的责任,领导这个世界。 

主持人乔旎:王先生呢? 

王冉:亚勤刚才提到夏季达沃斯,其实美国经济在全球上是最强的,但是美国没有一个达沃斯这样的年会。达沃斯之所以在美国没有形成,因为它太强大,它相对来说比较封闭。而欧洲看上去是一个由很多不同国家组成,但其实国与国的边界已经基本上打破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我们所谓脱贫致富也好,改变命运也好,其实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开放,我们是靠开放走到今天,这是当年邓小平先生留给我们的一笔非常丰厚的财产。由于我们有这样一个开放的心态,在未来随 着中国国力的强大,中国一定会诞生一个超级的达沃斯的论坛,我希望东华的企业领袖年会能够成为未来引领下一轮全球经济增长的达沃斯。 

在这里预祝成功什么的都不用说,因为每一届都很成功,我是希望它能够有所突破。这个突破很具体的一点,可能也是作为参会者的希望,我也希望看到我们国家更高规格的领导人对于这个会能更加重视,因为我们也看到温总理已经多次参加达沃斯论坛。作为一个本土的论坛,这么带有前瞻性和全球化议题的论坛, 我们也希望将来看到更高规格领导人的身影在企业领袖年会上。 

主持人乔旎:社长是不是会有很大的压力。 

刘东华:没有压力,我们一直在努力。而且过去像李荣融、周小川都参加过。的确现在大家有越来越强的呼吁,觉得我们的领导人的确应该出现在本土企业领袖最具有代表性的平台上。 

主持人乔旎:其实在这里你们不预祝成功,我来预祝成功,也希望我们今天在聊天室里为大家请来的几位嘉宾,共同为您解读了企业家领袖年会的一些主要议题,以及主要这一次年会的主题。更多的详细情况也请大家在125号和6号可以关注一下在北京举行的这次年会。 

好的,非常感谢几位嘉宾做客,谢谢,再见!  

注:《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