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热点人物

俞渝:不用紧张,好的故事自己会讲

2011-03-11 09:06 作者:《中国企业家》记者 雷晓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1)T|T

她是一个正在被自己的财富、名声和偶然性的命运所包围的女人。关键时刻,她能够焕发出男性所不具备的某种力量

 

俞渝

 

【中国企业家网】(记者 雷晓宇)即便单单从衣着上来看,2011年的俞渝和两年前相比也差别甚大。

2009年3月,她在当当网安定门的办公室里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那是一个阴天,她穿着黑色的西服套装、黑色的系带皮鞋,灰色的毛衣。她坐在一张老式的黑色人造革沙发上,脸上没有一点儿笑意。她一边在不开灯的屋子里抽烟,一边说:“我现在最操心的是当当网怎么做大,至于上市,我没想过。”

两年之后,当俞渝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掌门人。1月24日,我们在东直门崭新的写字楼里见到了俞渝。尽管这也不是个艳阳天,但是房间很宽敞,也亮堂得很,让人总有一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幻觉。女主人看起来也比两年前放松多了。她穿着嫩黄色的毛衣,搭配一条蓝色、黄色和棕色相间的丝巾。当她跟记者谈笑风生的时候,你想象不出来,她是一个正在被自己的财富、名声和偶然性的命运所包围的女人。

客观地讲,俞渝是当今中国最富有、最有成就的女性之一。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交所上市,公司市值23.3亿美元。作为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俞渝持股5.1%。这一天,她个人名下的账面财富超过了1亿美元。如果算上她的丈夫、当当网CEO李国庆所持有的39%的股份,这对夫妇简直就是一对钻石搭档—肤浅地说,他们货真价实地创造了令人炫目的财富,成为中国最富有的夫妇之一。

平淡的剧情无人喝彩,令人哭笑不得的风波很快随之而来。2010年12月1日,李国庆在新浪网开通微博。在上市前后,这位套现成功的商人来了一次心理大爆发,从剖白初恋情史、痛斥投资人到与竞争对手公开叫战。1月中旬,这场闹剧因为几条对峙性的微博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并且开始从吸引看客的闹剧转化成为一个看似花哨、实则严肃的商业命题。

1月15日,李国庆在微博上透露说,当当网将在几天之后为投行设宴庆功,而他将拒绝参加。他还即兴创作了一首“摇滚歌词”,称投行在IPO时压低当当的发行价。一位名为“迷失的唯怡”的ID自称是当当上市承销商之一摩根士丹利的工作人员,驳斥投行并没有多拿一分钱,还顺带攻击了当当的盈利、现金流以及李国庆的能力、人品和婚姻状况。李国庆紧接着也再度反击。几个回合之后,这些微博获得了极高的转发率和关注度,成为了一个娱乐界、商界和社会版面都共同关注的公共话题,被称为“李国庆大战大摩女事件”。

事实上,这个意外事件比当当网上市本身更加叫人意外。从公司层面来看,当当网上市是一件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作为中国最早创立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当当网和资本的关系从来都很密切。2000年2月,在创业两年之后,当当网首次获得风险投资。2004年2月,当当网获得第二轮风险投资,老虎基金投资当当网750万美元。2006年7月,当当网获得第三轮风险投资,DCM等联合投资当当网2700万美元。根据招股书披露,当当网创始以来,融资总额为4070万美元。

即便如此,在上市议价的最后关头,这家公司的两名创始人仍然出现了意外。当当网上市之前,承销商给其定发行区间为11-13美元,后发行价区间调高至13-15美元,最终确定发行价为16美元,发行1700万份ADS,以此计算当时市值为12.46亿美元。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首日开盘即报24.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53%,至收盘报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市值达23.3亿美元。

简单来说,原来当当网这么值钱,李国庆觉得自己卖少了。李国庆向来以脾气直爽著称。他喜欢滑雪和斗地主,觉得不刺激的事情就不够有劲。他选择了微博直播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他的妻子俞渝则表现得更加克制。这天,她坐在会议室里,笑着跟一群记者解释说:“公司和投行之间就是个医患关系。提到钱,人性都是敏感和计较的。我对于投行还是太轻信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选择荷兰式拍卖。”

众声喧哗,相比之下,俞渝的反应更加耐人寻味。她没有微博。一开始,在所有这些剧情里面,她都选择保持沉默。但是俞渝的选择向来出人意表。就在“大摩女事件”发生两天后,她仍然选择按照原定计划飞往上海,录制一档名为《波士堂》的脱口秀节目。10天之后,她选择由自己出面召开小规模的记者招待会,解释事件,并且再次强调当当向“大型网上商城”的业务转型。当时,事件主角李国庆就坐在隔壁的办公室里,却并未露面。

一个月之后,俞渝一家三口从意大利过完春节假期回国,接着飞往哈尔滨参加亚布力论坛。2月18日晚上,她从哈尔滨回到北京,在公司主持了几个业务会议之后,她回到家里,开始辅导儿子做寒假作业,并且又一次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电话采访。

没错,就连俞渝自己也意识到了她的变化。两年前,我们为“商界木兰榜”采访俞渝的闺蜜洪晃,她曾经评价说,“俞渝就是个没有自我的女人”。两年后,俞渝听到这种说法也丝毫不以为意。

“我这些年最大的进步,就是在商业判断力上。你每天都要做很多决定,而且是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就像用两个方程式来解四个未知数。”她说,“这几年,我不像男人到了中年有危机感,很辛苦,充满了刺,我们这些女的,反而对于中年有淡淡的喜悦,更多能接受自己了,不像年轻时自我挣扎,不服,着急,焦虑。”

俞渝今年45岁。她有13年的创业经验。以她的阅历来看,“大摩女事件”不值得为之花费太多的精力。事件发生之后,俞渝的一些朋友怕她想不开,专门发短信安慰她。俞渝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她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争取定价权。上市前一天晚上开会定价,我本来可以争取到18块的,最后还是定了16块。不过,我接受人生是遗憾的艺术,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