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私卖国有股权建公司 梦之岛掌门变身“处级首富”(2)

2011-10-13 09:42 | 作者: 罗文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国有 首富 刘礼宁

国有股权的消亡

一定程度而言,丰润公司如何从国有控股企业转变为私人控股企业,成了“处级首富”财富来源的关键所在。

根据广西科桂、公明两家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以及广西南宁梦之岛民族店提供的原始账务材料,区粮油公司所持丰润公司的股权比例,由控股89.05%变为0,大致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职工占股。丰润公司成立时,区粮油公司占股89.05%,另一国企持股6%,19个自然人持股4.95%;2001年3月,区粮油公司实施改制,职工身份置换总金额167.3万元全部量化为股权,归总职工持股会,然后连人带股转移到丰润公司,粮油公司89.05%股份切出16.73%,转让给职工持股会,形成“国有控股,吸收社会法人和自然人及内部职工出资参股”的“公私混合资本”架构。

第二阶段是股权稀释。2002年12月,丰润公司的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增加到1638.22万元,新增资本全部由私人出资认购,18个自然人及职工持股会股权增加到52.2%,区粮油公司和另一国有股权稀释到47.8%。

第三阶段是司法裁决。2004年11月,南宁市新城法院下达(2004)新执字第400号《民事裁定书》,通过一场顺利的诉讼,区粮油公司所持有丰润公司的国有股权全部消失。

而刘“采取行动”的具体做法,是将一系列股权债权的转移腾挪。

1995年6月,区粮油公司全资成立梦之岛古城店;丰润公司成立不久,古城店改组为有限公司,丰润公司以500万元认购其46.7%的股权,粮油公司只保留29.91%的股权,深圳时达公司持有10%股权。

与此同时,区粮油公司因“经营困难”,不断向古城店借款,至2004年拖欠借款总额达2500万元。

2004年9月,区粮油公司与梦之岛古城店、南宁红白蓝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深圳时达公司四家坐在一起,围绕区粮油公司应付古城店2500万元欠款,商讨执行和解方案。

梦之岛古城店、粮油公司诉讼双方法人代表均为刘礼宁,红白蓝公司又是由古城店17名管理人员共同参股成立,如此情形下,执行和解协议顺利得到签订,法院随即实施裁决。

上述司法裁决“一石三鸟”:一是将粮油公司所持丰润公司的43.086%国有股份,作价940万元抵债变卖给古城店;二是将粮油公司所持古城店29.91%股权,作价470万元分别变卖给红白蓝公司和深圳时达;三是将粮油公司持有的广西外贸大厦10-12层国有房产所对应的“广成公司7.78%股权”,作价1131.06万元抵债给古城店所有,变卖所得款项,用于清偿区粮油公司所欠的上述既判债务。

至此,区粮油公司所持有的丰润公司、梦之岛古城店的国有股权,四年之间降到了0。丰润公司和梦之岛古城店就此演化为私营企业。

大口袋和小口袋

“落到我名下的股权,比其他人少很多很多!”刘礼宁称,在这场公私股权大变动中,他维持了操守。

刘礼宁告诉记者,丰润公司成立时,按照当时法规,粮油公司法人代表个人不能在丰润公司占有股份,但职工强烈要求刘入股,以确保掌舵人的改制责任,“在群众再三恳请下,我只能拿妻子的名字顶上去了。”

刘礼宁以个人名义现身丰润公司股东名册,是在2005年。刘礼宁对此解释称,国有企业法人代表不能在关联企业占股的规定,“有关部门”在2006年予以废止,最后刘礼宁夫妻合为一股,但持股远远低于其他高管。

“梦之岛借款问题,体现了刘礼宁股权控制的基本模式。”梦之岛连锁店常年法律顾问、广西弘邦律师事务所张铭介绍说,刘旗下30多家企业,以丰润公司等数家企业为核心扩展,大多采用自然人控股的结构。

以丰润公司为例,刘礼宁名下股份仅6.512%,丰润公司副总经理王再峰、宋文江通过一份《股份出让和受让协议》,从一个法人企业名下,转获43.083%股份,加上原有持股,刘礼宁股比虽小,但发挥作用的股份权益不下50%。

张铭认为,这种将法人股打碎分切给管理层成员的做法,就好像给农民分地,起到利益共同体和“法不责众”的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企业分红极少,说明刘的控股行为,并不是基于股利,而是基于对百货企业巨额现金流量的掌控。

“梦之岛资金外流速度太猛,堆积了我和刘董事长的分歧。”钟群承认,2003年、2005年分别成立的馨梦、鑫梦园房地产公司,都是自然人股东架构,包括她和刘在内的梦之岛高管均有入股,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所有借款,都均未经梦之岛民族店股东会和董事会同意。用资如此不规范,房地产运作多年又不分红,让钟耐心损尽。

而梦之岛各分店之间的矛盾、钟群及各高管与刘礼宁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各有利益诉求的双方不仅将矛盾诉诸广西商务厅,而刘礼宁“处级首富”的离奇身份也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张铭分析,刘礼宁以国企处级干部身份运作10年,基本上维持以下逻辑:先由区粮油公司按照同样的行业性质和同类经营范围,成立国有控股的丰润公司,作为最初的“大口袋”;然后根据需要,通过丰润公司投资建立多家控股或参股企业,以此作为“小口袋”;接下来,借助对各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刘不断地创造业务机会,将区粮油公司名下各家直属企业、各类资产、权益及业务经营权证等进行大腾挪,分装入上述“大、小口袋”中,以此构建丰润公司旗下的企业集群。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