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秋杨:登上珠峰的女富豪 为拍电影当上开发商(2)

2011-11-22 10:47 | 作者: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王秋杨 张宝全 开发商 拍电影

王秋杨的父亲曾参加过胶东反扫荡、平渡战役,有过8次受伤经历。从小,父亲就是王秋杨心目中的英雄。

童年,她跟随当野战军副司令员的父亲在福建山区生活:破烂的校舍,木讷的老师,孩子王的她带领大家去抢水,和男生大打出手——当然,还有头上养着满头快乐的虱子,睡觉的被窝里经常可以抓出一窝一窝刚出生的小老鼠……

她一直在部队大院里长大,16岁以前没见过女人骑自行车,20岁以前没见过下雪,福建闽南的山水和景色构筑了王秋杨童年的全部记忆。后来离开乡村,回到了城里,先是南昌,再是南京,后来到北京,她觉得很不自在。她认为,在骨子里自己还是个山里人。

厌倦了城市生活,于是,她出发了。

王秋杨的户外探险始于2003年,她的登山引路人是著名登山家王勇峰。自从2003年西藏之行以后,王秋杨一直在想:“噢,原来人生可以这样。”于是,她漫长的探险旅程就开始了。

徒步北极时,每天早晨醒来,帐篷里全是冰,除了眼睛轻微眨动,王秋杨一点都不敢动,每一次动都有可能会让冰掉下来:“直直的冰溜子有可能直接扎你的眼睛”。她所能做的,就是慢慢把冰拨到一边,一点一点暖和自己,然后再小心翼翼地从睡袋里爬出来,做饭吃,慢慢等着太阳升起来,等待征途开始。

每次登顶的路上,很多遇难者的遗体在那里静静地躺着。“那么多死亡就在自己眼前,怎么看待死亡?” “不想。”一度,王秋杨就是这样的心态。2010年的珠峰回来后,王石与黄怒波曾描述擦肩而过的死亡:“近在眼前,很有可能下一个就是自己”。

谈到丈夫张宝全对她登山的看法,王秋杨说,不反对就是最大的支持。“我们彼此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对方的人”。

“如果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你要选择艰苦的,它会把你最好的给榨出来。”一位藏族老人无意间说给王秋杨的话,让她在行走多年后,忽然彻悟了行走的意义:“历尽艰险之后,人会重新学会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感恩,那些常态中被我们忽视的事物,变得格外珍贵。”

平常日子里,王秋杨的日程一般是这样的:上午健身,她长期坚持每隔一天游泳1公里和每隔一天跑步5公里,周末练习瑜伽。中午到达办公室,整个下午处理公司日常事务。晚上7点以后还会在办公室工作,与约见的下属们谈话,回家通常是在夜里10点钟以后。

张宝全如此评价王秋杨:“她自然、简单。结婚前话不多,小鸟依人状。结婚后发现她也未必小鸟依人……”

张宝全,1957年出生于江苏镇江,理想是当一名作家。19岁时,他成为一名5级木匠,每天的工资是2.25元,后来参了军。在军队中,张宝全热衷于业余创作,出过报告文学集《强兵强将》、中篇小说集《啊,哈雷》、《火祭》等

1987年部队投资2万元拍摄《一百首歌》,在这个过程中,他认识了王秋扬。 他们一见钟情,那一年,王秋杨19岁。几天相处后,分别时,张宝全向王秋杨求婚,她答应了他。

家里人激烈反对,张宝全比王秋杨大10岁,还是个婚内人。事情后来发生了点变化,张宝全转业到了镇江电视台,也离婚了。一年之后,张宝全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同一时期,王秋杨在北京广播学院上学。

两人住在一起,那时张宝全没有收入,两人拮据地过了一段时间,张宝全喜欢吃肉,每次路过卖肉的摊子,王秋杨说买点肉吃吧,他都说不爱吃。几经周折,5年后,他们结了婚。

她告诉记者,从13岁开始就自己做决定。19岁,她决定嫁给一个比自己大10岁的男人。44岁,她告诉儿子:“你们的爸爸妈妈都没上过世界名校,一切都是自己选的,一旦做出决定,就应该去付出努力。”

大多时候,她都是理智的。

当然,故事也并非多年后那么风轻云淡,他们也曾经历了转型的阵痛。“深夜开车往回走,眼泪一直流”的情况持续了好一阵子。有一次夫妻俩陷入困境,站在院子里商量房子卖掉后,家具往哪儿摆,王秋杨问张宝全:“我们是不是要完蛋了?”

接下来的故事变得顺畅起来,就像王秋杨说的,他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1997年,王秋杨和张宝全开发的“今典花园”一期开售,成为当时京城最热销的楼盘,据张宝全回忆,“稀里糊涂就卖完了。”1999年,今典的“空间?蒙太奇”开创了中国楼盘的新模式,这种小户型住宅“4天就成交253套,成交额1.36亿元”。之后,今典又开发了 “今日美术馆”、“苹果社区”、“二十二院街画廊”。如今,今典集团经营范围已经包括房地产开发、酒店管理、影视文化等多个领域。

在胡润2008年的女富豪榜上,王秋杨以35亿身家上榜,成为人们通常所说的“富一代”。而张宝全曾说:“换个人当我老婆,还有没有今典集团不敢说。”

在某种程度上,走着,是一种状态。

2003年,她给自己印了一张名片,叫西藏教育原生态考察员。车一路行驶,她在思考很多问题,正如一些人所说的,50万捐给希望工程就可以建一个希望小学,后来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建学校,要考虑选址、师资力量、区域基础人口等等一系列问题。

事实上,捐款的人也不会去看自己捐款建的学校怎么样了。王秋杨看到过一些废弃的希望小学,后来就变成了一堆石头。她下定决心自己做。王秋杨打电话给张宝全说,要帮帮阿里的孩子们。张宝全问,要多少钱。王秋杨来不及细算,说,要200万元,张宝全却给了1000万元。

王秋杨想在阿里地区做点事情,整个阿里地区,3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0个台湾,或者一个德国,人口却只有9万人,平均海拔4700米。有一次,王秋杨去改则县,县长说改则县是阿里地区的人口大县,人数达2万人。

在西藏转了一圈,王秋杨的“苹果基金”成立,每年投入500万元用于建“希望小学”和“赤脚医生工程”。迄今为止,“苹果基金”在阿里的138个行政村设立了基层医疗网点、培训村医和接生员,每年冬季向阿里地区提供130万元的药品。

在此之前,王秋杨做公益的方式很感性:“教育局局长说,我们缺电脑,给个电脑吧,我就给台电脑;又遇到一个人说,你给我台拖拉机吧,我就给台拖拉机。”更早时,“看到报纸上说一个小孩子怎么样了,报上有电话号码,也有地址,就拿上几万块钱,冲到现场,把钱放下,自己抹着泪就走了。”

现在,她在学习如何让每一分钱都用在该用的地方。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