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领袖年会】刘二飞:跨国公司要坚持多行善举

2011-12-11 00:1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刘二飞

【中国企业家网】12月10日,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美银美林集团中国区总裁刘二飞参加了“跨国公司的‘中国巷战’”互动论坛。

刘二飞指出,跨国公司应该多做好事与善事,并且长期坚持。很多“欧美狼”来到中国都有水土不服的情况,让中国企业与跨国公司适当竞争能促进中国企业的发展。另外,刘二飞认为现在是开放人民币利率的好机会,他也肯定了中国政府宏观调控的高效率。

以下为刘二飞观点。

美银美林集团中国区总裁刘二飞(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刘二飞:

跨国公司要多做好事与善事

跨国公司在中国不同行业会有不同感受。我们做金融,无论是证券还是银行,开放都比较低,但都是对中国这个市场充满幻想,都觉得前景很好。中国金融机构的前景非常好,但是路程比较遥远。所以,可能是长期的一种坚持。

在坚持过程中,要多做一些善事和好事。美国人有一句话,看着这个市场要打基础,同时要做一些好事和善事,为了企业最终走向海外,或者外国企业走入中国。当然我们是不是想中国市场开放一些,我想在座所有跨国公司都会有同样的愿望,同时加快开放会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动力。

中国的金融改革,有的跟开放有关系,有的跟开放关系不太大。我觉得现在做的紧迫感比较强的就是中国汇率市场化,因为现在特别是美国人总是说我们中国汇率不够市场化,所以人民币被人为的高估了,这样的话,中国的产品就人为的比较便宜,虽然美国人占了便宜,总是觉得中国人把他们的工作都抢走了。

现在是开放人民币利率的好机会

实际上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因为现在中国的人民币、国外对中国的经济看衰,要硬着陆。把人民币利率放开,市场化也不会有太多增值,这样增值上还赚了非常大的一份。所以,人民币汇率开放,加上人民币的国际化,既增强了我们国家的实力,又对我们的出口不会有过大的影响,同时又在国际上得了一份。在跟其他国家谈判的时候,让他们做其他方面的让步,比如在美国投资受到一些限制,高科技这些产品出口问题,可能更主动一些。

当然人民币国际化,还有汇率的形成机制,有了市场化之后,对这些外资银行会有一些新的机会。大家也有一个担心,这个汇率改革会不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很大的冲击。所以,现在实际上如果汇率不是很高的话,实际上就是浮动一下,我觉得不会有很大的冲击。我记得当时80年代改革的时候,有一个特别难闯的关就是价格改革,谁都不敢改价格,什么都可以改,价格一碰整个经济就会乱,就会有通胀,社会不稳定。咱们改了,大宗商品,像钢铁汽车,好多行业都把价格改了。

这个汇率就是钱的价格,所有价格都敢碰,为什么这个价格这么难碰,钱的价格咱们叫汇率。所以,我是觉得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世界处于经济危机,我们拿这个汇改可以换来很多其他东西,可以逼着欧洲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让美国放松一些高科技出口,放松一下中国在美国的投资管制。这会是最重要的一个金融方面的改革。

对利率市场化的改革要把握好节奏

另一个金融方面的改革,是中国的利率市场化问题。现在利率还是存款利率,贷款的下限还没有放开,可能要稍微小心一点,因为现在金融机构在监管部门的保护下可以赚很多钱。但是政府不知道哪些银行干的好,哪些银行干的坏,也没有人愿意给中小企业提供贷款,给国企提供贷款太舒服了,我觉得这个东西不能一步到位,要有适当掌握节奏。

适当竞争能促进中国企业发展

作为外资来讲,中国无论是证券市场,还是银行市场,再加大一下对外资的开放,加大一下开放的力度也不会引起,我觉得适当竞争会促进中国企业发展。原来加入世贸的时候爱说“狼来了”,狼一来了我们都是羊,狼来了会任人宰割。10年之后发现,美国、欧洲的狼来了之后水土不服,老闹肚子,跑的很慢,牙也不好用,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中国企业起来把他打倒,大部分江山还在中国企业的手里。

同时,你适当市场开放了,把外国人的一些经验、先进的技术、管理方式带到中国来,实际上中国市场是有非常大的好处。我觉得这个,金融市场也是一样。为什么其他市场敢开放,金融市场步子不能走的大一点?给这些跨国金融机构提供更好的机会,同时也是帮助中国金融市场更加快、更健康地可持续发展。

中国政府的干预效率很高

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下,政府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政府在市场上,不说有特色的语言、国际通用的语言,市场作用缺位的时候政府出来进行干预还是非常重要的。美国人干预效率很低,我们中国政府干预效率很高。美国推出4600亿刺激计划的时候,美国说是可以动铁锹的项目,在美国意味着那些项目还需要两年批准和研究。中国是可以动工的项目,两年以前挖的坑现在没盖楼,一批钱就进去了。所以我们在关键的时刻,中国政府助一臂之力,让经济在8%以上增长,我们所说的保8,这是高效率的。

长期来说,政府投资是取代市场的功能。我们市场经济还没有完全发育起来的情况下,政府要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观望,什么时候退,尽量发挥市场作用。但在市场功能不能充分发挥,不能保障有8%增长的时候,政府重拳出手是非常好的事情。

很多人说中国问题很多,硬着陆,老百姓也有一些抱怨,说我们现在的改革缺乏动力,我们市场上国进民退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如贫富差距拉开。(我想问),今年是2011年,你有机会退到2010年,1991年,1981年,1971年,1961年,我想我见过的人大部分不愿意去到91年。不过说不定30年以后,我们不愿意待在今天,这就是中国的潜力。从宏观上来讲,从历史长期发展角度来讲,这就是中国。为什么我们中国优于所有的国家,这就是一个原因。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