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会沙龙】李东生:关于税费改革的四点建议

2012-03-06 14:36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税费改革

导语:在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关注的其生存发展问题中,减税是呼声最强的,很多人认为,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如果政府能适度的减税,会让促进他们的转型升级,让他们温暖过冬。针对减税问题,《中国企业家》杂志用2个月时间对100家企业进行了调研,发掘企业的呼声,在2012:减税能否让企业温暖过冬——第十四期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与著名企业家和学者共同探讨减税大计。

TCL的董事长李东生认为,政府的财政收入高于GDP的增长不是好现象,是属于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对此,李东生提出了四点建议。

 

TCL的董事长李东(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以下是李东生文字实录:

从大的格局来看,根据我们这个调研报告,这几年国家的整体的财政收入的增长一直是高于GDP增长。目前,税收收入已经是占GDP的比重接近20%,这个比例非常高。落实政府的相关收入占GDP的比重高达35%,这个是我们调查报告里面提到的数字。政府的收入界定是,财政收入主要是税收,另外还有一些行政性的收费,其实我们这一块,如果传统意义上来讲,应该列为负。另外就是社保基金,这一块理论上来讲不算是政府的收入,他实际上是由企业在经营成本要承担的。另外一个就是政府性的基金收入。

2011年政府总的财政收入依然比上一年增长了24.8%,我当了两届人大代表,前几次开人大的时候,有很多经济界的代表提出政府的财政收入高于GDP的增长,这个现象好象不是很好。当时,政府相关主管官员也是,每一年解释了很多,说正增长有一些短暂的临时性的因素,是不能持续的,可能他们真是这样判断。但是,结果证明这种判断是不对的。就是增长之后第一年依然是高增长,这说明不是临时性因素的影响,而是属于一个结构性的问题。

特别在去年整个经济已经放缓的情况下,财政收入的比例还那么高,大家还得反思一下,我们整个税务,财税的结构,是不是需要有一些改变的地方。以目前这种经济的水平,以目前中国企业面临的竞争环境,是不是应该考虑这个事情?所以,我继去年提出建议之后,今年再次提出建议,希望政府考虑降低税负,帮助支持企业业务的发展,支持经济的成长。

具体建议是有几个方面:从税的方面我建议是不是可以考虑降低增值税。增值税最终是反映在企业来支付,实际上最终是落到消费者。降低增值税的比例,实际上就是降低商品的价格,对于降低通胀是有直接的帮助。这种好处实际上一个是让通胀率能够得到一定的缓解。另外一个能够提升市场的销售,我们一直想说拉动内需,实际上你通过调低增值税,我们觉得对拉动内需会有一个直接的作用。而且调低增值税在操作上来讲应该是比较容易,因为他是一条链条,在生产、经营的某一个环节,都能够受惠,而且最终落到消费者购买产品的价格的降低。

第二个建议鼓励企业的发展,特别是所得税这一块,目前的税率定的是25。我现在建议对企业利润当中转投资部分应该鼓励再投资。以前的政策在早期对于外资企业是实施过,外资企业在中国的企业他获取的利润如果是转做投资,可以不缴所得税,后来这一条政策取消了。但是,这一个政策,我觉得在目前情况下是可以重新考虑,对所有的企业,包括内资、外资,这两个减税政策是对所有的做了不同的所至之的内资、外资、国有、民营都是可以实施。而且我相信这种实施的行政的难度并不大,而且降低增值税能够拉动市场消费,控制通货膨胀。所得税转投资,能够鼓励内资企业。

另外一个减就是减负,这一点提了三点,我们企业除了税收之外有很多的行政性的收费,各种各样的比较大的。一般来讲是跟企业的营业额走,本身各地政府对收费的政策这种尺度有比例,和税不一样,税现在我们的管理非常严格,不同的地方政府都支持同样的政策,这一点空间,就公平性比较好。但是,行政性收费,他是归地方财政收入,所以各地政府对于执行这个行政性收费的政策差异是比较大。因为我在全国各地都有投资,当然我不太方便讲,但是,确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最终来讲,税主要是地方政府所得。所以,地方政府对这一部分的收费有一定的控制权。另外一个,本身负和税不一样,像增值税是每一个环节,增加值部分收取,但是我讲的教育附加还是按照增加值来收。像我们工业企业压力挺大,我一个产品,我提前的比如说我的增值税,我个税比如说最后下来是200亿,但是我算工业产值,我的个税总额就变成600亿,因为我这个东西做出来是100块钱,卖给下一个工厂,他再增加100块钱的增加值变成200块钱,最后我是100+200+300的个税。实际上我对增值税来讲我是个税200块钱,但是如果是行政性是按照600块钱。我们会把这种情况反映,最好是把这些费用慢慢的转向税上减负,因为税相对稳定。现在政府开始好了,完全可以在正常的财政收入预算里面把教育这一块放进去。

第四,对小微企业的减免税,这一点我主要是关注的就是社会和供应商。我理解小微企业在就业税收方面是承担着整个经济很重要的一个角色。所以,国家对小微企业减负减税当中力度可以大一些,这是我提的四个建议。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010-64921616-8657)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