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会沙龙】贾康:减税要服务民生,结构性减税是重点

2012-03-06 14:4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减税

导语:在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关注的其生存发展问题中,减税是呼声最强的,很多人认为,在当前的经济 形势下,如果政府能适度的减税,会让促进他们的转型升级,让他们温暖过冬。针对减税问题,《中国企业家》杂志用2个月时间对100家企业进行了调研,发掘 企业的呼声,在2012:减税能否让企业温暖过冬——第十四期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与著名企业家和学者共同探讨减税大计。

财政部财科所的所长贾康先生认为,中国税收的问题是主要集中在他的税制结构方面,希望能把结构性减税,作为我们现在贯彻宏观调控方针,以财税的政策优化为全局服务,改善民生的一个重要任务。

以下是贾康文字实录:

宏观税负,我觉得中国的宏观税负跟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相比,确实并不是特别高。但是,并不能由此引起一个基本结论,说中国的税收没有问题。中国税收的问题是主要集中在他的税制结构方面,主要的税收他来自哪儿呢?来自实际上消费大众群。另外,在企业层面,这种应该区别对待的,应该把结构性减税的地方做到位。如果放到改革开放30年,是一个很明显的微型,一开始在我们传统体制下,市场经济过渡的时候,那时候宏观税负在30%出头,以后一路降低到10.3%,以后又看到这样一个指标在往上走,现在民营指标已经走到22%左右,如果加上其他的因素,在32%左右,有些学者分析了以后,估计再高一点。

人民报告我还没看到,李东升先生说看到的数据是35%,包括社保,取大一点,取小一点,可能会出现几个点的差异。这方面我们研究者的想法,大的水平总体还是一个恢复性的增长,因为从前面的高点到了低谷的最低点又往回走,而现在我们是主张稳定,不能够一个劲的继续往上走。现在社会主体、群众、居民的呼声也都是在这方面,希望在这方面看到有新的调整。我们做研究也希望把结构性减税,作为我们现在贯彻宏观调控方针,以财税的政策优化为全局服务,改善民生的一个重要任务。

所以,这一次在政协的会议上我提交的一个文稿,就是以结构性减税为重点,服务民生,适当我会进一步把这个观点做强调的。这里面所说的内容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说进一步实施结构性减税,既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具体的论证不展开说了。

第二层是在今年以及今后几年,结构性减税可以考虑的要点,我觉得有这么几个方面要在操作的标准不放:一个是有关部门明确的说,今年我们的进口环节要有600多项进口产品,关税要下调。他这个下调以后的效益可以降低一些相关企业和消费者的负担,就要把具体的政策作息,做好。

第二,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增值税、营业税,他这方面的优惠宽松,应该按照现在的政策框架,落实到各个地方的实施细则上面。小微企业去年已经明确宣布,原来的营业税,增值税从最高5000块钱提到现在最高2万,现在纷纷都按2万掌握。但是,真正要把他做好,做实,我估计还是要有进一步的督促和检察。

因为咱们也看到了,小微企业在基层容易出现扭曲和变形,比如去年的湖州同里镇,在草根创业上来,当地举行逼着他们升级换代,但是实际上陷入了误区,经济问题政治化,而且这个道理实际上不对头。升级换代应该适合一定规模的,解决了生存的企业,草根的企业更多的是需要给予一定的宽松、优惠和扶助,首先让他保证基本生存,在这个上面使劲增加税负,这是完全拿一个好的概念用错了地方,把这个劲使错了对象。所以,现在有这么好的框架,我还是强调各地真正把实施细则做好。

第三,上海1月1号启动的以增值税替代营业税的改革,应该趁势往前推。我们已经看到了上海旁观的浙江、江苏积极的表态要跟进,这是合乎逻辑的,最后他应该尽可能比较快的把这样一个新的机制,免除重复增税的新机制不在同一市场。如果江浙跟进,北京市,环渤海的中心区域非常积极,他们恨不得4月1号就启动,很可能在不太远的将来,就能看到他的动作。这些如果看到他以后一步一步推开,一定会在中国统一市场之内是原来被营业税覆盖的建筑、安装、交通、运输和服务也,这方面放开手脚,把自己的专业化做细分,那么就是升级换代。他在这样的过程中间,自己是依托与能够专业化细分带来的活力,给消费者带来的就是性价比的提高,更高的服务,这样的一个长远的新机制,是结构性减税里面的一个重头戏。

还有一个第四点,我感觉需要再进一步做好,就是对企业的研发、投资、技改项目,可接入的项目,以及国家明确宣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些里面的要匹配,这样一些减税优惠措施。

第五点涉及到农业方面,实际也是跟农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素材的批发零售环节免增增值税,我觉得应该趁势清理相关的物流收费。你税全免了,从蔬菜的原产运到消费者手里的过程中间,还是面临层层加价,以这样的蔬菜,装箱以后,上了公路,公路收费,每过几十公里,给你收一个,职责你这儿不规范,那儿不规范,上来就罚款,这个问题多年没有解决,一定要趁着我们这个税收政策,推到实质性的降低物流全过程里面的实际负担。

还有个人所得税方面,我觉得应该积极的研讨,怎么样结合综合收入来考虑涉及新一轮的结构性减税的安全,要贯彻中央所说的培养中国税收政策。个人减税方面,去年的局部改革基础上争取创造条件,走向更有影响的,把综合因素加入了,更有效的降低低中端的税负。

还有一点,实际上我们结构性减税应该跟广义的企业,市场主体负担结合在一起,清理整顿税务负担这块要匹配。这应该是一个实质性的配合,有很多很多非规范的税外负担,确实是各个地方五花八门,这几年有所控制,但是显然还没有到位,这是我感觉跟大家说的一些操作点。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010-64921616-8657)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