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会沙龙】李稻葵:减税要中央财政“救急不救穷”

2012-03-06 15:3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李稻葵

我认为最最值得可以做的,可以让企业能够温暖过冬的就是中央财政,拿出一部分钱给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救急不救穷

编者按:

3月3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减税能否让企业温暖过冬”主题沙龙在北京长安俱乐部8层召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学讲席教授参与此次讨论表示,谈及减税,最应该做的是中央财政拿出钱,给一些不该被淘汰掉劳动密集型产业,真正做到“救急不救穷”。

以下是李稻葵观点实录。

李稻葵:

感谢何社长给我创造的机会,跟平时很难见的老前辈,像王老师在一起讨论如此重要的话题,包括辜胜阻主席,有些日子不见了,这些都是我们多年的我的老前辈,我的学长,还有我们的老领导。

我想关于这个话题非常重要,谈三个层面的认识:第一、我到觉得减税这个事情应该成为当前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应该站在这个高度看。现在谈了很多,改革碰到的困难,有人讲政治不改革,经济改革进行不下去,改革不就是从现在经济运行中,我们最感到切肤之痛的地方入手做的吗?包括政治体制改革,也是在经济运行中间推动的。1978年经济改革还没有推开,就已经实行了经济政治体制改革。所以,我的观点是应该结合经济问题。为什么减税,可以上升成政治改革,也是经济改革的一点事情。税说到底是纳税人,是企业家和用钱的人之间,他最终是有一个,也许我们没有写明白,是一个潜在的合同。我们是纳税的,比如说去年我们讨论个人所得税,我缴了个人所得税以后,得到了什么样的福利,我的孩子上学,我的养老,我的退休,我的看病,什么都看不到,所以百姓的意见很大。

同样,现在很多企业家对高税负有意见,我想这里面也有这层含义,一方面缴了很多税,正常的经营的不到保障。所以,我的建议把这个上升到一个体制改革的高度,我们让各个地方,从地方开始做,咱们有来自与安徽的、郑州的、河南的很多企业家,还有海南的。找一个地方,找各个地方试点,这个地方的纳税大户,定期的跟当地政府见面,要监督,要问这个钱怎么用的。我是纳税大户。你拿这个钱抢了我经营的空间,还是你做了公共产品,民生事业,社会稳定都可以,改革是从基层,改革永远是从基层开始的。这是我第一个认识,把他上升到整个体制改革,包括政治体制改革的高度,让使用税收的部门感到一点监督,他必须要公开自己的使用方向,必须要透明,必须要有交代,这也是刚刚大家谈到了税收不能用太多,不能收太多的一个基本原因,政府的支出要得到控制。

第二个层面,我们一定要对整个中国的公共财政的整体的机制有一个认识。这个认识搞不清楚,减税可能是比较盲目的。中国的公共财政体制,我的看法跟西方的,跟发达国家完全是两码事。我们的政府手里既有资产,国有资产,包括外汇储备,包括大银行,现在利润很高,也收税,既控制了国有资产,国有资产可以生钱,去年大部分的银行都是国有的,民生银行也是唯一的例外。

所以,我们国家手里一方面从控制大量的垄断性的国有企业中间获得财政收入,也控制土地,土地也是国家的,当然从农民的,这要有改革的问题了。土地收税这点跟香港是一个体制,土地收税,国有企业收税,除此之外,增值税有没有?有,企业所得税有没有?有,个人所得税有没有?有,营业税也有,受钱。人家发达国家的所有税收我们都有,人家没有的我们也有,香港没有的,香港有的我们有,土地的税收我们有,国有企业也有,这是中国公共财政最基本的结构,最基本的图象。所以,这个事儿国外不明白这个道理,中国现在地方来了以后,银行完蛋了,我说你不能拿西方的观点拿到中国来看,中国公共财政的问题不是钱少,而且钱太多,都是问题,也许我们的问题比他们少一点,这件事儿要认识。为什么?认识了这个事情之后,才能够把减税的认识提高一步,所以把结构性减税扔掉,就是减税了,不要谈结构。既然有了这么大公共财政的基础,还稀罕拿点税吗?没有必要,这个认识我觉得应该有。如果没有这个认识,我们谈结构性减税,我看不见得根本,至少作为学者,我觉得站不住脚,要从根子把这个事情讲清楚。中国的公共财政体制就是一个字,多。钱多。

第三个问题是操作层面,我觉得短期最应该减的是跟劳动用工相关的税?为什么?因为我的分析,先不谈国有企业,就谈税种,咱们的税种里面对劳动力创造的收入是双重收税,甚至三重收税。咱们企业家雇一个工人,他一年创造了100块钱的增值,缴不缴增值税?缴,你这个缴,营业税也得缴。这100块钱里面,如果这个税,如果20块钱作为你的利润拿走了,利润要教授,又扒了一层批。然后80块钱发给了工人,工人拿回了家,很可能还要缴个人所得税,不是扒了三张批,重复缴税。我还没有说五险一金,这个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是非常不公平的,我就税种,没谈土地和国有资产。

所以,如果要减税,最能应该短期做的事情就是跟劳动相关的,跟劳动用工相关的税收,而且在这个里面,我认为最最值得可以做的,可以让企业能够温暖过冬的就是中央财政。我之前也提过这个建议,拿出一部分钱,5千亿给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包括那些出口现在碰到困难了,呼吁升值的这些产业,给他在一年,或者两年的窗口里面,替这些企业缴五险一金,目的就是让这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如果这个产业应该淘汰,行啊,救急不救穷。我建议中央拿出5千亿,我替你们缴税,你工人有个人帐户也好,保险也好,继续享受你的这些好处,我替你缴税了,企业甭缴了,就缴一年半,帮助企业过冬。谢谢各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