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会沙龙】王林祥:同一个市场,不平等竞争

2012-03-06 15:52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王林祥

在市场这个经济的主体中,同一个市场,不平等竞争,更不要说垄断利润的存在了

编者按:

3月3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减税能否让企业温暖过冬”主题沙龙在北京长安俱乐部8层召开,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林祥参与此次讨论表示,在中国市场经济环境下,存在“同一个市场不平等竞争”的现象。

王林祥指出,譬如“两桶油”之类的垄断企业利润那么高,应该上缴60%,惠及全民。同时,政府也应该给予中小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不能被“审批”拦住路。

以下是王林祥观点实录。

王林祥:

今天参加我们企业界这个沙龙特别高兴,因为我在之前看到今天沙龙主要讨论的问题关于减税。我觉得这个选题选的很准,因为大家都知道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我们国家的趋势下行趋势成为定局,特别是中小企业面临相当大的困难。因为去年一整年,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严厉,资金收紧,再加上民间融资的断裂,造成资金,中小企业需求需求解决不了。我在08年的时候,在人代会,08年中国的经济急速下行,我当时讲了五把刀,我认为我们08年那次经济急速下行,金融危机不是主要原因,是我们自己的五把刀造成的。

现在到底中国的经济下行到这个程度是什么原因?我认为还有待与认真的研究,不是到了周期了,应该下行了,我认为与我们调控不是那么准确,政策实施的不是那么到位,或者是对经济,宏观经济的预期把握不准确,致使一些政策多变导致目前这种状况。

所以,我们现在谈问题,老谈客观的角度,发生了什么问题,不是外国的经济不景气了,下行了,速度慢了,就是主观上找的原因太少了。所以,过去我们讲,学哲学,学马列,内因是决定的因素,外因是交界。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为什么成了这个状况,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令我信服的很有说服力的东西。现在大家谈到减税,我非常信服,我非常希望减,我搞企业,搞了30多年了,我认为咱们国家目前税对企业而言,确实是税种繁多,税负也多,另外,区别政策还是我们讲的实事求是这一点,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在08年,07年温家宝总理去我们鄂尔多斯市视察工作的时候,那天晚上找了我们8个企业开座谈会,我提了三点建议,其中一条建议就是刚才李教授讲的,我认为对于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国家的税收应该给予充分的考虑。因为过去我同意咱们WTO龙部长,我同意他的观点,中国还是要看中国具体实际情况,不要老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就代表着落后。我们有差不多10亿农民,农民工进城一天就要让他搞得一些技术不可能。现在劳动密集型企业做了巨大的贡献,对这些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我们应该给予适当的税,因为他大部分这种企业,他的盈利空间是很少的。实际上,比如我们鄂尔多斯羊绒集团,去年经营的情况,法制税这块来说,税大于利。刚才苏局长讲的香港的情况不是那个样子。只要你在过程中,纺织企业,现在我们那儿这几年下来实际税负是9%左右。

所以,我那时候提这个建议的意思,就是说还是要考虑我们国家就业问题,因为拉动消费三架马车,现在两架不行了,去年我在人代会发言,我讲拉动内需也需要一揽子计划,不是一个措施,两个措施就能解决的,包括我建议把这48万亿,45万亿国有资产的50%,甚至60%,70%卖掉,过我们教育也好,卫生也好,基础设施也好,消费没有钱消什么,现在上个学,幼儿园搞一个孩子要多少钱?所以,老百姓放在银行的钱你就看,看那个是几十万亿,多少亿扔了,没有钱消费。所以,减税明天我们纺织工业协会要开会,他恰恰议题和今天晚上我们这个一样,因为纺织企业现在更困难,劳动力价格大幅度上涨,各种原材料涨价。所以,实体空心化这个问题确确实实存在,如果不采取措施,可能中国的经济,工业发展就是一场灾难。所以,我特别高兴今天能参加这个会议。

但是,到底能减多少?百亿级,千亿级?我觉得减也难,免更难。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财政现在还是赤字,几千亿的赤字,好几年,我是从十届,到十一届,今年是第十年参加人代会了。为什么GDP 9、10、11,财政收入20多,30多,不是同等的问题,大家觉得不太平衡。另外,我们这两年说国有垄断企业,税后利润,实际上缴的5点多,说全民所有制资产,在过去计划经济的时候,我那时候也搞企业,最起码的你那个分配,你只能分配20%,55%利润要上交财政。现在我们是实际上缴了5点多,政协委会两会后了半天以后,说把垄断企业的利润10-15%上缴,国资委那块。

所以,我们就是全民所有制资产,国有制资产是为一小部分人服务,应该是上万亿,两桶水,两桶油也好,那么大的利润,应该向财政部缴。你60以上就应该缴财政部,财政部,反过来惠及全民所有制,不能惠及少数。就这个小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喊了多少年了。

所以,作为以后在市场这个经济的主体中,根本是不同的竞争,税后利润大家要分红,你还有产业升级,还要发展生产。所以,就是不平等竞争,同一个市场,不平等竞争,更不要说垄断利润的存在了。所以,现在到底是减利的空间有多大?我觉得大家在呼吁吧,喊得多了,能解决一点问题就算一点。所以说,到底什么时候能到上万亿,我觉得难,难在那儿?我不准确的说法,关键在于中国的官僚机构太庞大了,我们养活财政人员太多了。刚才辜胜阻主席的分析,我绝对赞成,土地出让金减少了,有的省市财政50%都是土地财政,那没有了,不是要减,更收的紧了,收不上来,公务员吃什么,中央的拨款是有数的。所以,到底减利的空间有多大?我们的10万亿,我们的开支开多少?第一是工资,再一个就是消费,还有我们的国防,还有我们国家机器的维护,还有救灾,这个那个,太多太多了。关键是我们现在走到今天,快十八大,下半年就要召开了,但是我们总体的经济优势,根本没有做到。我现在的感觉是这个结构越来越大,比以前还庞大,国务院你们大家看看过去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那边有一个消化,我们鄂尔多斯那边,谁家小孩儿不听话,大人朝那个打一下,说你再哭再闹,让你当干部去。那个时候讲万元户,80年代万元会了不得了。现在官本位不得了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话扯的有点远了。我想给大家提醒一句,期望不要抬高,需求太大了,我们这套体制、体制,十四大提出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理论来实施我们这套管理机制,这可能是未来要考虑。现在我们改革到了十字路口,到底怎么改?政治体制怎么改?经济怎么改?

所以,现在我认为,我搞企业我知道,我的感觉,现在管的比计划经济那时候管的烦琐,管得多了。我在我们内蒙人代会上,包括今天我和茅于轼老师讲,我不知道下一步这个经济该怎么搞。我只讲一个现象,我们鄂尔多斯的好多企业家现在坐在一起,大家谈起来是感觉到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搞下去。比如我们内蒙古是少数民族地区,要发展特色产业,但是我们发展我们的特色产业,又有市场,审批,一个大箱子,没有5亿批不下来。那天我一个部下跟我讲,有一个项目7年没有批下来。专家论证要论证26次,你们记者们也可以知道,现在虽然是黑种人,每一个,包括水土保持,多了,过去没有的,计划经济时候没有的,现在都有了。

但是,实际上审批的,谁又为审批负过责任?就是审批根本不符合。所以,现在不合种,你就不可以感,去年锦涛总书记去,我提了就是下发审批。少审批一点,不是没有办法,我们也建议过,你的市场准入,你的经济杠杆调控,你的产业布局的确定,这个你加大,只要符合你的政策向上,才能形成市场中的优胜劣汰。那么,批吧,审批就等于腐败。所以,咱们现在的问题,我感觉大家的心情都可以理解,都是好的。但是,能解决一些近期看,能通过我们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呼吁,我们再提一些具体的方案,国家还是能够做一点算一点。我觉得大幅度,大范围内光所得税喊了几年才搞了那么一点,除非再死上几万家企业。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