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会沙龙】柏广新:税收不能一层不变而应适时调整

2012-03-06 16:1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减税

导语:在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关注的其生存发展问题中,减税是呼声最强的,很多人认为,在当前的经济 形势下,如果政府能适度的减税,会让促进他们的转型升级,让他们温暖过冬。针对减税问题,《中国企业家》杂志用2个月时间对100家企业进行了调研,发掘 企业的呼声,在2012:减税能否让企业温暖过冬——第十四期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与著名企业家和学者共同探讨减税大计。

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柏广新认为,即使没有出现金融危机,或者消费不畅,也应该根据经济发展的程度,把税收作为一种经常性调解变化来调整经济发展,而不能一层不变。对于那些承担社会服务的一些企业,应该把税适当抵消些。

以下为柏广新文字实录:

吉林森工是采伐企业,现在已经和我们计划经济降低了90%,现在只有过去10%这样的一个产量。那么,人是要比计划经济翻了几番,但是现在我们一是国家有些政策。所以,今天我看《中国企业家》杂志研究这个税收问题,可能是抓住了我们这个企业发展,和企业目前经济形势不好,渡过这一段是一个关键。实际上没有金融危机,或者消费不畅也应该把税收作为一种经常调解变化来调整经济发展,不能一层不变。根据经济发展的程度,甚至是国家支出的需要来调解税收。我记得当年十届的时候,朱镕基同志作报告说,他上任是2千亿,卸任是18000亿,那个时候好象国家财政不行。

那么,现在来看,我觉得我们国家钱太多,造成几个?一个是对企业收的太恨,每年财政收入多少,包括省里开会,我谈这个问题,省长也好,包括我们总理也好,把财政收入作为一个政绩。收了多少,我说这是一个双刃剑,一说明你收上钱了,第二对企业收的太恨。所以《税法》里面,能不能把税收预算的制定纳入法律的一种规范。就说,你得把他的权威性,你像你都超预算,预算8%,收了25%,你超这么大的幅度,实际是不合理了。你收的多,就说明老百姓收的水平下降,你收企业,企业是对员工,企业成本高了,员工工资就要降低。

所以,这个对完不成预算要谈和,超预算,也要谈和,这不是成绩。或者说,你这个预算不准,不科学,你这么高的幅度收税,因为当时财政收入主要是来自于税收,还有土地出让金,这实际上不是一个成绩,应该怎么看?因为你这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定的意见,你得按人民的意志去办,因为你收的是人民的钱。

现在我在报纸看,上海一个老先生提,多收的退回去,一人发1000块钱,当然这个挺麻烦的,发1000块钱,没必要,今后注意这个事儿,要不把预算弄的科学一点。再一个,纳税人的钱怎么支出?这个东西也很难说怎么来调整,你提出这个建议,可能也不会撼动这个预算,当然这个我们也不要求慢慢来。

第二个方面,我想对一些承担社会服务的一些企业,比如说东部内蒙古,中国有四大集团,基本承担着所有的社会的职能,学校、幼儿园、生老病死,火葬场,还有消防队得养。那么,承担了这些社会职能,可以不可以抵消所得税,或者增值税。你这个时候没有钱,国家承担不了,企业暂时承担,把税能不能抵消一下,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特别是在林业行业,因为内蒙古、黑龙江深山穷林没有工人,但是,他又是一个,现在又是县长,又是林业局长,这个体制。那么,现在你政府这个开支,都是来自企业,那么这个方面能不能从这个角度上,承担凡是有社会职能。

第三,我想就是个税起征点的问题。研究起征点的时候,当时税务副司长他说为什么?他那儿定的是3000块钱,他算了几个构成,我说你落了两个,一个是教育成本没算进去,另外你住房成本算不进去,在北京租的房多少钱,我说你是北京人,他说这个我们确实没算,就按有房算,我说这个起征点太低了。他说要提太高了,我每年可能少收多少税收。我说我们不差这点,我当时提5000块钱,现在有人提1万。因为人民币升值,购买力下降,我们10年前猪肉2块钱一进,现在40、30、20。芹菜,都涨了10倍,10年前,差不多。所以,这个是个税起征点的问题。

再一个刚才就说大家鼓励实体经济,我看政府放出信号了,他一看,不搞实体经济,都搞虚拟的,或者资本的,流转,流来流去,只有实体经济才能创造增加财富。你比如说投入实体的资本,在分红的税上,不要20%,现在我分红20%,太高了。那么,你投入到实体经济的资本,你汇报能不能收10,或者收5。现在还有你股票的二级市场,个人的二级市场,就是免所得税,企业到二级市场,就是25%的所得税。所以,很多企业用个人名义到二级市场运作。但是,作为规范的国有企业还不能这么办,你要去搞,就拿25%的所有税。所以,很多不能够很细腻的研究一些税的细节规定。

刚才大家谈到赡养的问题,据说美国是这样,你独生的时候,你个人所得税是最高的,你要结婚了,可能又降低了20%-30%。你生一个孩子,可能又降了,你再赡养一个老人,可能又降了。这些细腻的东西都缺乏研究。再一个就是养老金,我也听说国外是美国,就说鼓励缴个人所得税,你缴得越多,最后退休的时候养老金越多,他那个个人所得税,是5至10还是5至几,你自愿的。所以,这也细腻的,细节的东西,应该从税务仔细考虑。总觉得,我们现在税率抬高,但是对工人工资的支付,工人的生活水平有着直接影响,因为你税负高,成本高,你劳动力价格就低了,因为你利用空间小。还有给你定一个利润指标,你还不一定完成多少。

实际现在,最穷的是产业工人。农民已经不仅不收税了,还得种一亩地补多少钱。我说现在国家抓农村,抓农民,这些人挣这点钱,在城市里生活很惨淡的。你想3000块钱养一个孩子读书,还要上学前班。如果我们按照租房算,这是很难的。3000块钱目前可以说,在城市生活很难,在北京可能都不可思议,怎么活。所以,我们在政治上应该考虑劳动者、企业和国家这个关系,把它更加细腻的,更加科学的来进行制定。同时要对现行的要不断的研究,不断的修炼,不断的结合大家的意见不断的修改,使他更加的科学,当然不见得一下能想出好的办法,我代表了我们企业的呼声。谢谢。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010-64921616-8657)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