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雷士阎焱:投资人是弱势群体 自己是被董事长

2012-08-24 09:23 | 作者: 来源:经济参考报 雷士照明 阎焱 赛富 投资人

资料照片

高管离职、股价跳水、股东内讧、员工罢工。雷士照明———这个曾稳坐中国照明行业头把交椅的香港上市公司,近来一直在媒体上演绎着企业创始人和P E大佬公开对决的场景。继8月10日本报发表《PE与创始人“战争”中的雷士照明》,8月17日本报发表专访吴长江的文章《<pe与创始人“战争”中的雷士照明>续——— H股复牌股价大跌 吴长江称“阎焱在攻击我”》后,8月21日晚间,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也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电话专访。阎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雷士最主要的问题都是由吴长江造成的,他出尔反尔、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董事会的意愿,而自己完全是“被董事长”。阎焱在大倒苦水的同时,称在此事件中“投资人是弱势群体”。

“复牌攻击说”没有依据

记者:吴长江曾表示,8月15日雷士照明的问题还没解决,股票就先复牌了,这是你在攻击他。对此你怎么看?

阎焱:我们上市公司的股票每天都要去做交易,当有重大信息要公布时可以要求停牌。我们公司是因为罢工被香港联交所要求停牌,停牌的过程中要求董事会提供很多材料。当信息要求完成后,必须尽快复牌。我们从停牌到复牌已经很长时间了,复牌是上市规则的要求。上市复牌股价是一视同仁的,对谁都一样,不复牌是违法的。而且,我们所有做的东西都是董事会做的决定而不是我一个人。我们董事会全体投票,赞成恢复交易。

只要稍微懂一点香港上市公司规则的人就知道,复牌这是规则要求的。说我攻击他完全没有依据!一个公司不能因为你把股票抵押出去了,公司的股票就永远不做交易,这怎么可能呢?而且他在媒体上无端说我操纵股价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自己肯定赢 其他细节等公告

记者:吴长江表示近期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并称将通过股东大会得到中小股东的支持,解决目前公司的经营问题。你对此有何评论?

阎焱:吴长江要开股东大会,可以呀!但我认为他最终不可能赢。(召开股东大会)是他的权力,我们支持。但我有我的看法,我认为我肯定赢。经营方面,(公司)早就不罢工了,一切都正常。他的亲信、他的弟弟控制着公司重要的岗位,经销商要进货,但他不发货。

记者:针对这个事情,董事会没有什么新的措施吗?

阎焱:派出去的高管都让他们工人挡出去了,罢工把我们这些人都赶出去了。

记者:您不是说一切恢复正常了吗?

阎焱:勉强恢复正常,就是说开始生产了,和过去正常公司的生产还是有点不一样。

记者:发货的事情怎样呢?

阎焱:你别问这么详细,你还有什么问题抓紧问一下好不好。我们作为上市公司该公告的都会公告的。

投资人是弱势群体

记者:公司总部搬迁问题又是怎么一回事?

阎焱:去年年底他(吴长江)背着我们和重庆南岸区签了一个合同,把公司总部搬到南岸区。作为回报,南岸区给我们一块好地,还有补助。他把这个东西放进个人公司了,我们独立调查委员会向他要签合同的复印件,他到现在还没给。

当时董事会只同意在重庆花两个亿建一个销售公司,从来没说把总部搬过去,相反,董事会9票中有8票反对把总部搬过去。后来他做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过董事会,他拿土地的公司不是雷士照明,而是他拥有的私人公司。在董事会明确决议总部不搬,他还要强行搬走,我不认为这是好意。

这还不是第一次他把土地纳入个人账上。2008年,在四川万州,当时雷士还没有上市,他背着董事会在万州签了一个雷士公司建立生产中心的合同,为此地方政府给了700亩地。吴长江把这700亩地给了他个人的一个叫雷士房地产的公司,雷士照明在里面没有一分钱股份。我们发现后专门讨论这个问题,他当时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说下不为例。他总是以公司去投资,承诺给地方税收、销售额,得到的好处装到个人公司。说句老实话,投资人是弱势群体,不是到了万不得已,不是事情太出格是不会弄到前台来的,所以我在微博上说我是“被董事长”。我们在国内投资两百多家企业,我没有能力、精力去管,更多都是倚靠公司管理层去做。实在不是被逼无奈,我是不会到前台来的。

记者:吴长江曾经表示,赠送过手下两个关联公司的股份给你,你怎么看?

阎焱:当时作为一揽子投资,(赛富)也有那两个公司的股份。但我们从不参与那两个公司的管理,上市规则要求关联股份超过30%要披露,我们只占百分之十几,我们就没有披露。我们从一开始就反对关联交易,即使我们有股份,我们也反对关联交易。

这个关联交易都是挂在公司的账上,我们当时投资一揽子交易。假如你开了餐馆,同时你还有个菜园子,我投资你的餐馆,肯定要投资你的菜园子。这在投资上是基本常识,叫防止利益输送。这是2006年的事情,那时我们公司销售几千万,现在我们一年50多个亿,怎么能把那个时候的事拿来说呢?

是“悲情牌”还是“阴谋论”

记者:2008年8月份,吴长江说打算收购英国的一家照明企业,他自己说十万英镑简直是地板价。但他一提,董事会就否定,原因是海外收购很少有成功的先例。最后,他自己就收购了,直到公司盈利了,董事会才给他150万的本金。

阎焱:他又在撒谎。我们公司有规定,投资行为要经过董事会批准,他去伦敦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他当时签的是把整个公司都买了。我们通过其他渠道了解,这个公司快破产了。我特意去了伦敦,回来我跟他说这个公司不能投。我的建议是买资产不是买公司,你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签的东西肯定是个人的。他总是讲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博取同情。

记者:关于吴长江向经销商借款一说又是怎么回事?

阎焱:我们董事会有一个担心。他对我们独立调查委员会承认,他从十个经销商那里拿了钱。作为上市公司的职业操守来讲,(吴长江)是不能向经销商借款的,他把个人的利益和公司的利益混到一块,这违背基本的职业操守。现在他在外面打两张牌,一张是民族主义,说施耐德要控制雷士,但施耐德是当年他给介绍来的;一张是悲情牌,说投资人联合要把他赶出去,我们怎么赶?我们哪有那么大本事?

记者:有人问,作为投资人刚来的时候都是为了盈利,赛富投雷士本钱应该早就收回来了,为什么还要控股?

阎焱:我们比较看好照明行业,照明行业在中国做到第一就在全球做到第一,因为节能灯百分之七十都在中国,这个行业中国是全球N O .1。坦率地讲,我们非常了解吴长江,我们如果没有足够的股份在公司抗衡的话,他什么事都敢干,我们不放心。控股也是为了获得更大利润。

选择雷士不后悔 满足条件吴仍可回来

记者:如果吴长江满足了此前你提出的三个条件,他还能回来吗?

阎焱:首先他必须按照香港上市公司的要求,满足独立调查,不符合规则要求就不能回来。他现在很多重大的事情没说清楚,拒绝提供证据。(雷士照明)大门都是敞开的,但独立调查小组不同意他回来,他回不来的。这个独立调查小组是我们董事和律师组成的。满足这三个条件是不变的,现代企业制度最基本的就是你必须按照董事会的要求做事。他有责任配合独立调查委员会把调查完成,必须要把合同副本给我们。

记者:你现在后悔选择雷士吗?

阎焱:不后悔,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成功。另外我仍然认为照明这个行业特别好,没什么值得后悔的。

记者:事情发展到现在,你感觉最可能怎么收场?

阎焱:必须按照上市规则来做事情,不能把公司当成自己的钱袋子,不能违背上市规则和董事会决议的事情。如果吴长江能做到,我们仍然可以合作,但必须按照上市规则,这不是你要回来就回来,必须得到联交所批准,负法律责任。

我觉得现在一个不好的倾向是,把一个商业上是否遵守合同的问题变成民族的问题,这是扯淡的事情。媒体千万不要把这个事情政治化、民族(主义)化。自己没有按照合同办事,就说成是民族(企业)问题。如果中国的企业都是这样,中国的企业是没有希望的。

(注:本文根据电话采访录音整理而得 未经当事人审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