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达沃斯】韩小红:我在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尴尬经历

2012-09-14 09:24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韩小红

【中国企业家网】9月12日晚,第二届《中国企业家》商业灵感晚宴暨“中国企业国际化指数榜”发布仪式在天津中国金融博物馆举行。慈铭体检集团总裁韩小红博士出席并发表演讲。

以下是韩小红女士的发言:

我们是这个行业当中第一个算是过会的行业,拼了十年,实现了至少对股东的汇报,不是我个人的追求,但是是我们企业股东的追求。我们今天谈国际化,医疗不是走出去,是如何请进来。中国市场这么多,医疗产业这么落后,我们如何把国外的先进的理念和技术请进来,为中国人服务是我们的理想和梦想。

我自己从医,学医,在301工作,专业创业,不断的学习,参观考察,我的目标是把国际最先进的理念拿到中国人,刚才我来晚了,但是我进来就听开复老师谈那四句话(李开复在《中国企业家》商业灵感晚上的演讲实录),他说并购不要想什么四个方面,应该有一个方向就够了。我们这个行业在三年前,当我发展到,我们因为从北京走出去,在全国开始发展的时候,我们行业的酸甜苦辣就不说了。我们夏华说,最好的行业是没有政府监管的行业(夏华在《中国企业家》商业灵感晚上的演讲实录),我很纠结,我们是监管极其严格的行业,我们都靠审批,很难很难。我们到南方发展的时候,走不进去,完全不给发照,我们准备并购了,现在回头想来,非常纠结。我到底买什么了?我没买品牌,也没买人才,技术也是自己的技术,事实上我买它的时候,也没什么客户可言,我最后总结出来我买的是时间成本,我是这样的感受。我们的股东非常不同意,我当时的股东有顶辉,有平安,平安从15%缩水到3%,但是就是因为我一意孤行要收购。

市场环境不好,大家看跌,在北京收了一家机构,在南方收了一家机构,后来在想,我总结为什么能成,过程是非常艰难的,我想补充一点,就是刚才台湾的老总说,人才的问题,当我们收购整个过程中,我们派出的人员是不一样的。第一阶段我派出人员的时候,是并购阶段的管理团队和对方谈判的团队是一个团队,第二阶段是文化整合团队,因为你收来这个企业,整个管理团队基本都得淘汰,因为他们公司体系不一样,没办法跟公司融合,所以必须把自己的团队带进去。这个时候是文化的融合,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专长,不可能每个老总都有这种能力,我刚好派出的团队跟着我一起长大的,他的文化能力一起建成,我们开始琢磨我们以技术为龙头,还是以营销为龙头做老总。我们在并购的企业中都恰到好处的做到位了,收购的过程中,他们很快产生效益,很快的最好。这个过程中,不同阶段用不同的人,不是一个人把这个并购团队能够完成的,我们要判断,要思考,如何了解,要手里有人,才能把事情做到位。另外一个事情,就是夏华讲的,没有人管的产业是最好的产业,我觉得这十年,被管着,说不出来的感受,就是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太难了。我们被管还没有标准,不让你买好的东西,李总是天狮的,我们这样的机构不可以上这样的,是你没有资格买这样的设备。大家跑到韩国体检,是因为中国不允许我们这样的机构买这样的好设备,还要控制你的照。我不知道李总感同身受,我很奇怪,我在北京是政协委员,我写了四年的提案,才买下来。我自己认为我自己已经是政府的红人了,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天下午的感受,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我觉得还是要说。我在建言献策小组,我是无党派,根红苗正,我们有12个小组,都是部长,我们的小组叫医药组,我的组长两年了,我没见着,我们理解这么大的领导,忙。我觉得今天刚好有一个机会,见到了,一方面我是民营企业,发展到现在,也算我们走出来了,想以联络员的身份跟组长打个招呼,也想代表企业跟领导打个招呼,恭恭敬敬听他讲完了,我上去了,上去以后,我就跟他旁边的围上来几个人,其他的几个,飞利浦老总都跟大家交流,只有我们的大领导马上撤,我说我是陈组的部下,我想跟他打个招呼,然后他就跑到旁边那个,旁边人说,进去跟领导说话,进去以后把名片递上去之后,说企业的出去,把我连推带架给架出去的,我觉得是奇耻大辱,因为我一直在跟他秘书打联系,我作为一个企业,觉得自己做了一点事情为国家,而且想当然认为是政府扶持了我,虽然没做什么,总是这种情缘,政府的改革方向多么到位,都是一种内心的激励,今天看到他的时候我只想告诉他我是你的联络员,我就是想告诉他我是慈铭体检的老总,总是觉得是你支持了我,但是今天无情的给我推出去了,就这么一句话,我挺受伤害的,然后我一直在纠结,我是不是把这个事情发上微博。我就是“企业的出去”我下午萦绕一下午到现在,我挥之不去。

王永:我说一下,淡定,不是他的原因,是因为他下面素质很低的一个人。就是这种事情,因为我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韩晓红:我挥之不去,弄了三个男的,一直把我推出去了,就是达沃斯的那个。然后旁边台下面就是,他当时迎着我进去,我当时我说我是部长的部下,我说我是联络员,我在中央统战部,他是组长,别人说快快进,我就跟着进去了,进去以后说你把名片给我,看他们名片的时候,说企业的出去,几个人架着我就出去了。我跟他对话他一点致歉的意思没有。所以我当时我说我要把这个事情消化下去,三个月以后我消化不出去再说。

何振红:我说一下,今年一个会议,我跟部长坐在一起,他没带随从,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了随从,你安排一下这个,安排一下那个,有的跟组长合影,也合影了,我觉得可能很多还是会议上的事情。

王永:我做个广告,晓红有一个奥亚会所,我带父母做了体检,我以前认为花点时间,这个体检花了三天三夜,7万块钱一个人,我们每年做一次体检,其实除了简单的病之外,一年做个体检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拿五年做一次体检的钱,踏踏实实做一个彻底的,彻底的放心的把未来所有可能出现的病基因检测,全部都解决了,我以前刷牙出血,老怀疑我癌症什么的,老睡不着,最后检完以后,踏踏实实了,我做了基因检测,我50年可能出现什么病,全部弄出来,给一套解决方案,我觉得如果大家做体检的话,还是要选择去晓红那个地方彻底做一个体检。

韩小红:我刚才说深度体检不是我们做不到,是原来国家不允许我们做,条件上技术上方法上专家上都不是问题,我还是要说,因为我们企业家猝死太多,告诉你们,80%、90%的癌症查不出来,猝死也查不出来,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应该做一次,了解一下你动脉狭窄的程度,不是不能做。我们是游离于政府和企业之间,我还是中国体检办法制订的委员会,我们当时制订的原则,一定是要想到经济学,卫生经济学,不应该查的不能查,没有到需要查到的程度不能查,和市场脱节的,我的使命感,不能够告诉大家上来CT,核磁了,你们又不差钱,干嘛不查,因为这个涉及到国家付费,我跟你们说,政治局以上的人员平均寿命93岁,他们就是做深度体检做出来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