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刘永行30年再上路 新疆千亿投重化工

2012-09-17 09:58 | 作者: 来源:投资者报 刘永行 东方希望 重化工

乌鲁木齐往东,再往北穿过200多公里的戈壁滩,来到地处准格尔盆地东部边缘的昌吉州吉木萨尔县五彩湾镇,这里的新疆省级经济开发区——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犹如荒漠中的绿洲。

在这里,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常青树、东方希望集团的董事长,已经64岁的刘永行开启了人生新的征程。

“占地15平方公里,5至8年内投资近千亿,主要包括240万吨电解铝及配套项目、煤制180万吨甲醇转60万吨烯烃、水泥三大块业务。”这是刘永行为东方希望在新疆勾画的新蓝图。

8月29日,在接受《投资者报》独家专访时,刘永行告诉记者,“新疆的电解铝项目2010年12月在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五彩湾工业园成立,一期工程于2011年4月开工,当年10月投产,目前产品已经出来了。”

在电解铝行业90%以上企业亏损、经济危机持续时间还难以预料的情况下,刘永行携近千亿投资计划进军新疆可谓一次极为“大胆”的尝试。

不过,刘永行颇为自信地告诉记者,“90%-95%的企业都亏损,东方希望还能略有赢利,因为我们是行业内做得最好的。”

东方希望集团提供的财务数据显示,2011年东方希望集团重化工领域营业收入(重化工营收占集团营收的70%)为304亿元,实现净利润15亿元;而同样是2011年,中国铝业(601600,股吧)2011年营业总收入1458.74亿元,净利润仅为2.38亿元。

如此看来,在重化工领域,刘永行似乎如鱼得水。

第三次创业

在东方希望集团内部,新疆项目被称为第三次创业。

9月9日-10日,《投资者报》记者走访了东方希望正在快速推进的新疆项目所在地。记者在东方希望有色金属有限公司(简称:新疆希铝)看到,巨大的厂区被公路分成两块,南边的大块空地将用于做煤化工项目,地上堆放了大量各种钢管建材,厂区的北边属于电解铝及配套的电厂、阳极碳素厂项目,塔吊林立、各种施工车辆来往穿梭,十分繁忙。而在尚未完全建成的堆放平台上,新产出的铝锭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据新疆希铝人事行政部部长彭立中介绍,新疆希铝采取滚动式发展,目前的实际产能达到日产300吨、年产14万吨的规模,今年年底,新疆希铝要完成一个系列40万吨的投产,同时完成2个7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建设,而明年年底将完成该项目一期工程80万吨投产。

目前该项目的氧化铝原料来自河南三门峡,通过铁路运抵乌鲁木齐,再汽运到生产基地,铝锭的运输也是如此。“煤价的优势可以覆盖运输的成本还有盈余。”彭立中告诉记者。但对于当地给予的该项目的具体优惠政策,他声称政府还未最终明确。

“由于这个项目是东方希望进入重化工以来投资最大的项目,董事长基本上每个月要到新疆片区来视察一次。”彭立中如是说。新疆自治区发改委网站显示,这个自治区重点项目规划总投资514亿元的项目,截至2011年底累计完成投资25亿元。

自“十二五”规划实施以来,国内大量的电解铝拟建项目被叫停,唯独新疆地区获得豁免;2012年5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关于支持新疆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就钢铁、电解铝、水泥、多晶硅、石油化工、煤炭、煤化工、火电、可再生能源、汽车、装备、轻工纺织12个产业提出了差别化产业政策。

受助于国家政策扶持,目前新疆的电解铝产能正呈加速扩张态势。据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新疆2011年的电解铝产量为29.41万吨,已同比大幅增加345.92%,而在2012年1-4月份,新疆的电解铝产量又升至17.92吨,再次同比上涨176.06%。

电解铝、煤化工是资源密集型产业,哪里有廉价优质的资源,哪里就有发展优势。“重工业发展看西部”是刘永行经常挂在嘴边的论断,也已越来越成为行业的共识。由于看中新疆丰富的煤炭资源,和政府大力扶持新疆发展所给予的政策优势,新疆的电解铝投资已经进入“赛跑”阶段。

据新疆权威部门统计数据,截至2011年底,新疆电解铝规划审批拟建产能1305万吨,主要集中在准东、伊犁、鄯善等富煤地区,目前东方希望、山东信发集团、天山铝业、众和铝业、中电投集团等企业部分投产,更多的项目还在基础建设阶段。

记者从新疆自治区发改委网站重点项目公示栏发现,除了东方希望正在建设的电解铝项目还有四个,分别是新疆嘉润资源控股有限公司年产160万吨电解铝项目、新疆神火煤电有限公司年产80万吨铝合金项目、新疆其亚铝电有限公司年产80万吨铝合金项目、新疆天龙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年产55万吨电解铝扩产升级项目。从批建规模上看,东方希望集团的新疆希铝公司以年产240万吨拔得头筹。

河南省有色金属行业协会戴松灵会长告诉记者,“电力成本占到电解铝生产成本的30%-40%,在新疆生产电解铝煤电成本优势明显。”从河南郑州到乌鲁木齐,期间的运输成本在1700元,而生产1吨铝两地的电价差额大概在3000元。如此,在新疆生产1吨电解铝,相比内陆还有1300元左右的收益。

一路西行

东方希望集团的重化工之路始于2002年。10年来,东方希望的重化工之路从电解铝到氧化铝到煤化工、石油化工越走越宽,如果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脉络,那就是紧跟政策、接近资源、一路西行。

从最初在山东与信发铝业合作尝试发展第二主业,到内蒙古包头的大手笔投入,再到河南三门峡、重庆、山西、新疆,这就是东方希望集团完整的西进路线图。

富宝铝研究小组调研显示,电解铝的西进趋势将持续,预计“十二五”期末将建成总产能1800万吨,达到当时国内电解铝总产能的70%左右。

实际上,刘永行在选择东方希望的第二主业时,最先考虑的是钢铁业。“但是有一些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拿不到批文我怎么做啊,所以有时候逼着你能拿到什么批文你就做什么。”刘永行在专访中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重化工是资源密集型产业,而电解铝更是以高耗能著称。据行业公认的经验数据,用电成本占到电解铝生产成本的30%-40%,因此电解铝企业自建配套电厂成为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而发电用煤资源的多少往往决定企业的选址。

2002年10月,刘永行的东方希望将自己独资成立的第一个铝电一体化项目“东方希望包头稀土铝业有限公司”(简称:包头希铝)选址包头,显示出了刘永行对产业的理解和眼光。2003年6月,东方希望又在河南三门峡市渑池县合资建设年产105万吨氧化铝项目。

然而刚刚挤进重工业的门槛,东方希望就面临严峻考验。从2003年4月收缩信贷的121号文件开始,一场防止经济过热投资过快的宏观调控启动。

随后,刘永行在包头建设一个号称“全世界最大”的4期100万吨的电解铝厂,这个当地政府的重点建设项目并没有通过中央政府的审批,遭到中央相关部委调查。三门峡氧化铝项目也被紧急叫停,一拖三年。

2007年,就在包头、三门峡两个项目实现正常运转之际,行业主管部门发布了《铝工业发展专项规划》、《铝工业产业发展政策》,调控的紧箍咒依然没有放松。

“2007年、2008年我们的电解铝项目利润大量回收,我们想继续扩大电解铝、氧化铝产能,但迟迟无法获得批文,我们的利润从财务上找不到出路。企业赚了钱不是用来享受的,所以我们自己找事做。”刘永行对记者如此解释自己多元化进入煤化工、石油化工、水泥领域的初衷。

恰在此时,重庆市向东方希望伸出了橄榄枝。重庆市政府问刘永行是否愿意进入重庆的精对苯二甲酸(PTA)项目。据刘永行介绍,“我考虑了10天,这10天内,我密集地查阅资料、请教专家。我发现,PTA是石油工业的两个桂冠之一,中国是亚洲地区主要进口国之一,近几年国产PTA自给率始终在60—70%徘徊。重庆这个石化项目也是2007年国家规划的西部大开发新开工10项重点工程之一。”

10天后,刘永行决定进入PTA这个陌生的行业,其理由是,这既是石油化工业,也是纺织工业,利于东方希望扩展产业链,而且,这个项目是国家支持的、有整套批文。

2007年4月,东方希望重庆涪陵投资建设年产60万吨PTA化纤项目,控股重庆市蓬威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并于2009年11月投产。此后,刘永行在重庆的投资迅速增加。2008年7月26日,东方希望投资建设的20万吨煤制甲醇转醋酸项目在重庆万盛破土动工。本报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东方希望在重庆的总投资已超过100亿元。

如今,这些在三门峡、包头和重庆的探索和积累给了刘永行充分的自信,年过64岁的刘永行渴望在新疆这个占中国领土六分之一的省份,这个以煤炭、石油等资源丰富著称的待开发区域,迎来自己人生更大的舞台。

刘永行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说,“这个项目已经足够大,我就是希望自己扎扎实实把这个项目做好,把我们的特长发挥到极致,做成世界级的项目。”

他的愿望是东方希望从2002年开始进入重化工领域,10年积累的资金、技术、经验在这里发扬光大。

在过剩中盈利

事实上,刘永行的重化工之路,除了时松时紧的宏观调控的外部风险,还有来自行业内部由产能过剩带来的激烈竞争。“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过剩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就一直如此。”中国铝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就是在“腥风血雨”中,东方希望仍然在持续扩大重化工投资,并在新疆扩大电解铝的规模。因为刘永行坚信,“90%-95%企业都亏损,东方希望还能略有赢利,我们是行业内做得最好的。”

很显然,重化工领域不像饲料行业那样市场狭小,成长空间有限。据记者了解,早在1996年,刘永行预见到,几年后在全国将饲料厂布点完毕后,东方希望如不为资本找到新出路,就将陷入漫长的停滞期。“我们应该做一点更大的事情,再做轻工业是不可能了,随着中国逐步成为全世界制造中心,中国对原材料需求越来越大、对装备水平要求越来越高,中国的重工业化趋势是必然的。”刘永行如是说。

2002年54岁的刘永行已经为进入重化工积累了20亿的资金。然而重化工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随之而来。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