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黄奇帆提问重庆金融改革:不靠利差吃饭

2012-09-25 10:11 | 作者: 程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黄奇帆

委托“一行三会”分支机构做规划 要求当地三家银行中间业务费占比三年升至30%

现在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依旧有7%~8%,在全球经济体中仍是高增长态势,即使遇上风险冲击,能够抵御风险的防弹衣我们还有三件,每件都是3万亿美元的概念,都很厚实

重庆市19日召集该市68家金融监管机构及金融机构开了一个“协调联席会”,委托“一行三会”在渝机构为重庆“西部金融中心”目标做规划。

会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提出了重庆金融改革的一些思路和设想:即2015年前,重庆市市属3家银行中间业务费占总收入比要提升至25%~30%。

此外,他还为当地金融机构“打气”称,中国至少还有3套3万亿美元的抵御经济风险的“防弹衣”。

委托“一行三会”做规划

“大家注意一下,学习一下深圳、温州,或者现在广东,它们都在搞金融改革或者发展规划。”会上,黄奇帆就当地金融改革向与会者提问,“我们下一步应该有什么?”

重庆市于2007年获得“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资格。2009年,国务院下发《关于推进重庆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意见》(国发【2009】3号文),其中有多条有关金融改革的政策,包括设立六七个要素市场,金融结算、银证保改革及农村金融改革等。

“现在沿海地区搞的有些金融改革,我们‘3号文件’里都有,这几年都是根据这个展开。”黄奇帆说,“我们不一定要有‘金融改革试验区’这顶‘帽子’,但实质性内容要有进展。”

所谓“实质性内容要有进展”,是指重庆计划推进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并在2017年兑现此目标,以及当地政府想借助“一行三会”在渝分支机构的力量,促进地方金融改革。

“除了原来归纳的一种体系,如银证保、非银行金融机构、要素市场这种板块分类之外,能不能考虑根据行业来拟定相关规划和政策?我们在产业金融服务上怎么搞?科技金融服务怎么搞?农业金融怎么搞?”黄奇帆说。

目前重庆市政府正委托“一行三会”在渝的分支机构草拟有关重庆金融业发展的规划和路径,预计此规划将在3个月后的新一轮该协调联席会上讨论。

银行改革:不靠利差吃饭

黄奇帆还在会上就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四大行业存在的问题发表了看法,并就此提出了重庆版金融改革的一些思路和设想。

其初步构想是:要求重庆市属3家银行在2015年前,将中间业务产生的收益占总收入的比重,由目前的几个百分点提升至25%至30%,借此反向刺激其他银行跟进;要求西南证券突破现有的发展思维,在现有的IPO、自营业务、经纪业务基础上,增加理财、投资及融资业务,并通过收购、兼并的方式介入银行、保险等行业,打通全牌照通道。

此前,重庆市在提及打造金融中心时,主要提“另类金融中心”概念,即通过快速构建国内电子商务结算中心、全球离岸金融中心,以及一批吸纳国内私募基金、非银行金融机构聚集,构建一个“结算型金融中心”。

重庆市这次为什么会选择“银行中间业务占收益比例”作为改革突破口?

“我们要逼一下重庆的三大银行,不管是三峡银行、重庆银行还是重庆农商行,我们给你定一个指标,到2015年,中间业务费占总收入的比重要达到30%,至少25%,2020年到40%或者45%。”黄奇帆称,“要有这个勇气,如果你们带头,其他银行也会跟进和超越你们。未来利率市场化以后,银行存贷差利润会下来,如果中间服务费用又没有上去,银行会有很大的困难。”

3套“3万亿美元防弹衣”

黄奇帆还就目前经济学界唱衰中国经济的一些“流行”观点发表了看法,为当地金融界“打气”。他说,现在“许多经济专家像娱乐节目主持人一样讨论问题,经济专家八卦化,其吸引眼球的噱头就是唱衰中国”。

黄奇帆认为,中国对付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冲击有杀手锏,即中国比欧美、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多了至少3个3万亿美元的调控能力。

首先中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对付收支平衡的重要杀手锏,“哪个国家看到我们有这一块总是肃然起敬”。

其次,“我国政府债务只占GDP的40%,中央和地方各占20%,美国、欧洲的债务与GDP比是100%。通常65%是安全警戒线,我们债务余额有25%的余地,大致为3万亿美元,这也是我们(对)国家形势依然看好的自信心。”

其三,“大家一定要明白,中国政府是拥有国有资产的政府,美国基本没有,欧洲也没有,所以它的政府一旦破产,没有东西好卖,只能靠政府再举新债还老债。中国的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算在一起是几十万亿总资产,即使只算央企,也有3万亿美元净资本,我们当然不是说都卖掉,是万一有事、实在不行,卖掉一块也是钱。”黄奇帆说。

黄奇帆认为:“中国调控有弹性,防弹衣很厚,唱衰中国的人很容易忘记这些基本特征,把欧洲一些情况听过来唬人,人家生病我们一起就跟着吃猛药、吃错药。”

黄奇帆在给当地的金融机构负责人“打气”时说,现在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依旧有7%~8%,在全球经济体中仍是高增长态势,即使遇上风险冲击,“能够抵御风险的防弹衣我们还有三件,每件都是3万亿美元的概念,都很厚实。”

此外,黄奇帆还驳斥了中国人口红利消失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城市化率仅为50%,城市化进程至少还有20年,用不着惊慌失措。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