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花旗1美元CEO“闪电”离职

2012-10-18 10:03 | 作者: 周佳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花旗集团 CEO 离职

2009年2月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高盛、摩根大通等银行高管坐成一排。一位褐色皮肤、印度裔的银行家,显得特别醒目。

他是时任花旗集团CEO,维克拉姆·潘迪特(Vikram Pandit)。当时,他宣称,在花旗盈利前,将只拿1美元年薪。两年后,花旗实现连续5个季度盈利。

再一年后,潘迪特“闪电”离职,并将退出花旗董事会。与他同时离开的,还有他的得力助手、首席运营官约翰·哈文斯(John Havens)。

同日,穆迪将花旗集团的信用评级前景从“稳定”更改为“负面”,并在报告中指出:“这一负面评级前景,反映了这种史无前例的管理层变更风险。”

周二美股开盘后,花旗股价一度下跌2.4%,但不久转为小幅上扬,以37.25美元收盘,较前一天上升1.61%。

激烈争吵后的决定

前一日刚公布了着实让市场“兴奋了一把”的第三季度财报,16日花旗集团即宣布一个“爆炸性”消息:首席执行官离职并即时生效。业界普遍认为,他是被体面地“赶下台”。

“整个早晨我们公司就像炸开锅一样,大家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我丈夫也在华尔街工作,他看到新闻后打电话询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自己也一头雾水。”一位员工对记者说。不少花旗员工通过CNBC的新闻才知道自己公司的CEO辞职了。

就连新任CEO迈克尔·科巴特(Michael Corbat)接到任命时,也颇为惊讶。

记者从一位接近花旗最高层的管理层人员处了解到,宣布离职前一晚10点多,潘迪特与花旗银行董事会召开了一次会议,而会议期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此后,潘迪特决定辞职。

一位资深基金公司董事总经理告诉记者,这次花旗银行高层震动非常敏感,可以明显感觉到,潘迪特并非自愿。

而花旗银行新闻发言人马克·考斯提格里欧(Mark Costiglio)则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是潘迪特自愿让贤。“他(潘迪特)觉得现在是时候让其他人来为花旗掌舵了。”潘迪特在一份声明中也说:“我把公司交到最好的人手中了。”

花旗集团董事会主席迈克尔·奥尼尔说:“我们尊重维克拉姆的决定。从受命于金融危机开始之时到现在,他对公司进行了结构重组和资本重组,加强我们的全球经营,并重新设立业务重点。”

花旗周一公布季报,银行净利润为4.6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37.7亿美元下跌88%,但净利润跌幅仍小于分析人士此前的预期。剔除出售美邦银行带来的损失,花旗银行净盈利32.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升27%;营业收入为194亿美元,同比上涨3%。

花旗生涯:争议与大刀阔斧的改革

1957年出生在印度中部的潘迪特,16岁来到美国,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他一路刻苦攻读,取得电气工程学学士和硕士,又改变专业进商学院取得MBA学位,直到最后获得金融学博士学位才离开哥伦比亚大学。

2007年12月11日,刚进入花旗6个月的潘迪特,从花旗另类投资平台主管的职位上被指定为管理这家金融巨头的首席执行官,掌舵当时正处于次贷危机风口浪尖的花旗。

分析师梅瑞迪斯·惠特尼(Meredith Whitney)当时称潘迪特面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原因是,重组需要支付“地震”般的成本。惠特尼因准确预言花旗400亿美元以上的信贷损失和资本减记而出名。

潘迪特也被很多华尔街分析师质疑缺乏掌管商业银行的经验和领导者的魅力。但所有人都承认,他绝顶聪明,是商业领域中最具头脑的人才之一。

当时的花旗主席、曾任美国财长的鲁宾,是任命潘迪特的关键人物。他曾经说:“深厚的执行经验加上长期的战略思考,使他成为花旗首席执行官的不二人选。”

潘迪特上任伊始,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其他投资人出售可转化优先股获得125亿美元资本,将公司的季度分红下降41%,降至每股0.32美元;大规模裁员以节约现金,继续出售非核心资产。

随着雷曼兄弟在2008年9月宣布破产,股市和其他资产价格一路下跌,花旗重建资本基础的努力付诸东流。同年10月28日,以美国财政部为首的联合声明表示,美国政府将动用7000亿美元的TARP(不良资产救助计划),通过购买银行优先股的办法向所有的大银行注资。其中花旗集团得到250亿美元。但到11月,花旗的资本充足率敲响警钟,潘迪特只好再次向财政部伸手,为花旗争取特别的照顾。

11月24日,美国财政部宣布追加200亿美元用于直接购买花旗集团股份,从而使花旗从TARP中累计获得450亿美元注资。

历时近一年,潘迪特解决了花旗两个心腹大患——资本金和投资人信心不足的问题。

当然,政府救助史无前例的慷慨,并非没有代价。

国会山上潘迪特遭到议员责问:为什么纳税人的钱要用来为银行家支付工资?他像教授一样笑容可掬地回答:“我已经向董事会宣布,我的工资应该是每年1美元,没有奖金,直到我们重新盈利的那一天。”

与董事会的矛盾

该行内外多名消息人士称,潘迪特辞职前与今年4月上任的董事长奥尼尔在很多问题上意见不合,关系已经紧张了数月。

实际上,潘迪特与董事会的矛盾此前已现端倪。今年3月,花旗压力测试结果不理想,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拒绝其提高股东分红和回购资产的请求。

“潘迪特此前曾试图让投资者相信,他的股息分配增加计划能够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一位基金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告诉记者。在他看来,长期与监管部门的不良关系让投资者觉得潘迪特“搞不定”,这应该也是潘迪特离职的原因。

4月的股东大会上,55%的花旗股东投票反对潘迪特1500万美元的薪酬提议。潘迪特与董事会的隔阂进一步加深。

曾经连续两年领取1美元年薪水后,潘迪特带领花旗实现连续5个季度的盈利。于是,在2011年1月,他把自己的基本工资提高为每年175万美元,加上年终奖金,一共有1500万美元收入。虽然与JP摩根CEO戴蒙2310万美元的收入相比,这不算太多,但也超过15家最大欧美银行CEO 1280万美元的平均收入。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前主席拜尔(Sheila Bair)公开表示,潘迪特辞职是件好事。拜尔曾批评潘迪特缺乏商业银行经历,并表示自己曾试图迫使他离开。

潘迪特此前对花旗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带来一些“负面”效果。

在潘迪特“临危受命”前近10年,花旗的策略是,通过大胆并购组建为个人和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的“金融超市”。而在潘迪特任内,花旗改变了路径:出售其全球服务部、德国零售银行业务、CitiStreet福利服务业务,以及花旗技术服务部门等。最大的一笔交易,发生在2009年——潘迪特同意以27亿美元的低价向摩根士丹利出售所持零售经纪商美邦银行股份。

上个月,花旗被迫大规模减记其在合资公司摩根士丹利美邦的资产达47亿美元。这对花旗来说是“耻辱性”的失败。花旗第三财季计入的支出将包括:与出售摩根士丹利美邦14%股权相关的税前损失14亿美元、对剩余所持35%股权账面价值计入税前减值33亿美元。

花旗未来重经营

新任CEO科巴特以前很少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因此,外界对他的能力以及经营策略知之甚少。

不过,科巴特被普遍期望能改善与美国监管部门的关系。

一位大型银行的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潘迪特看问题多出于战略的眼光,而现任花旗集团的主席奥尼尔却是拥有丰富经验的银行‘老兵’,更加重视运营管理。希望未来花旗能将并购组建的各个部门充分整合,提高各业务部门之间的协调性,提高运营效率。”

美国媒体也普遍提到,花旗集团从上世纪末成立以来,终于交到了一个真正的银行家手里,而不是投行交易商(Founder Sandy Weill)、律师 (Charles Prince)或者是基金经理(潘迪特)。

记者拿到的一份某大型银行内部分析报告也显示,他们认为花旗会有更好的发展,现在是买进花旗股票的好时机。

在潘迪特辞职后第二天,花旗集团股票持续上涨,截至当地时间周三早晨11点记者发稿时,股票较前一天收盘上涨1.92%,达37.97美元。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