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主角】李安撒野(2)

2012-11-27 07:40 | 作者: 马钺 邹玲 来源:《中国企业家》 李安 主角

电影公司虽然主动找到李安执导,但预算要他一分一分去争。李安很少遭遇票房失利,而且也拍出了几部非常卖座的电影,在预算上有较大的发言权,照他的话说:“两三千万美元的电影随便拍。”但他终究不是拍《变形金刚》的迈克尔?贝。他的电影在亚洲上主流院线,在欧美就得去艺术院线。李安至今只接拍过一部主流大片,就是2003年的《绿巨人》,投资高达1.5亿美元,但票房不如人意。那次滑铁卢把他划到了某个圈子之外,这个圈子里有诺兰,有詹姆斯?卡梅隆,有彼得?杰克逊,但是没有他。证明自己也能玩转商业大片,这虽然不是李安接拍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但他承认,“再出发去挑战一次(执导商业大片),也是有那个心在那里。”在李安的职业生涯中,只有两部片子对他有票房压力,其中一个就是《少年派》。

无论如何,电影公司不可能给他一本空白支票簿了。李安解决钱的办法,是花了一年时间,“把海上70分钟漂流的过程一格一格的画了下来,做了一个卡通片,仔细研究好该怎么做,列了几个方案呈现给福克斯公司,经过一年半以后才拿到预算。”饶是如此,最终拿到手的钱和十年前的《绿巨人》相比,也缩水了一半,只有8000万美元。

8000万终究不是个小数目,投资方当然希望影片能按照商业片的路数来弄,至于哲理部分,点到为止就行了。安安稳稳的把钱收回来最重要。但是李安想的不一样,他是文艺片大拿,把执导权交给他,也就意味着,艺术这头骆驼已经把脑袋伸进了片场。

李安认为,这部小说虽然未瑧伟大之境,但其中的哲学思辨很有意思。一个小孩和一只老虎在海上长时间漂流,依靠内心的信念最终活了下来,然而故事的结尾,却给出了另一个版本:那只老虎根本是不存在的,是派潜意识中为了对抗孤独和残酷的人生想象出来的。人需不需要信仰,内心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在李安看来,这很有意思。“每天世界上都有宗教引发的严重冲突,这让我觉得世人需要一个共同点,而这本书创造了这一点。派热爱每一个宗教,起初这对他来说不成问题,然而当他独自漂流海上,面对大自然,神成了一个抽象的概念。他的身边没有任何宗教,没有社会或是人际关系,他得创造自己的社会,得面对自己的神智,这一切都非常有趣。这个故事的主题真的切中了生存的核心,所以这本书这么的放诸四海而皆准。”

原著将一个有关宗教、命运和意义的故事讲得兴味盎然,而且跳出宗教,回归到了人本身,这深深吸引了李安,不过,原著的思路是典型的西方式的,“马特尔来自西方,有犹太背景,西方文明把人摆在首位,讲究人定胜天。”而李安则选择从一个东方人的角度来重拍西方人的哲学故事,“我自己来自东方文化,因此我的改编难免会有所调整,我蛮期待看到这种撞击的发生。一切都按照人的意愿进行下去,这个地球终究要走向毁灭,我们是不是应该谦虚一点?好莱坞电影把人定胜天当成了一个定式,但我觉得时候也到了。我们不太信这套,人对老天爷是要敬畏的,我要在这方面做个发挥。”

对于李安来说,在视觉奇观之外,留给观众三分余味是很重要的。他希望尽最大可能去刺激观众的想象力和情感,引导他们去思考一些关于终极的问题。

但是,李安开玩笑说,有段时间,只要他一思考,投资人就紧张。“我要对得起书,要对得起观众,我觉得对观众要有种尊敬,你不能把电影粗浅化,然后就指望能靠这个卖钱。我希望能达到一个很奇妙的平衡,有一个很新的观点,然后用3D技术给大家开辟一个新的想象的空间,雅俗共赏,兼容并蓄。”

但是,怎样让商业和艺术在这部电影中共存?李安说,这是整个制作过程中最难的部分。

如果是十年前,李安可能迈不过这道坎。虽然他从来就不是拒商业于千里之外的导演,但他未曾刻意琢磨过商业电影,通常他爱拍什么就拍什么,基本上是拍文艺片,口碑好,得奖卖座了,就变成商业片。《绿巨人》的失败,影片前半部分的艺术探索通常被认为是罪魁祸首,李安自己也搞不明白东西方人“触动的神经不一样还是怎么样”。其实失败的根源是他那时候还没想好该怎么拍,或者说姿态该怎样调整。

现在,李安自认“聪明了很多”,所以,他开始纠结了。他说,拍了几十年电影,让他在文艺和商业之间纠结的,只有这部。他受足了罪。有一段时间,他有种强烈的当烈士的冲动,打算横下一条心跟片商拼了,“艺术到底,拍个最贵的艺术片,名留青史,他拿我也没办法,我是大导演……”

终究,李安还是压制住了自己英勇就义的念头,“如果你不能满足广大的观众,在社会上没有一种集体的启发性质,大家看了觉得挺受益的话,我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

这样的心理拉锯不断上演,让李安痛苦万分。他虽然认同了影片的商业性质,但一颗文艺的心灵同商人的逐利本性实在是很难和谐并行。电影公司了解一些电影的通则、卖座的公式,可李安最厌恶的就是公式化操作,“按套路拍10部赔9部,如果套路有用的话,没有人会赔钱。”他的很多创新的想法无法直观地展现在老板面前,“电脑动画一两年你才看得到,口说无凭,动画做一半也没有说服力,它那个神气到一两个月前才出来。所以这个东西就很难,很多比较别致的地方,敏感的部分,特殊的心灵沟通,”都让老板捉摸不定,拿捏不准。

老板们对于影片的理解程度和他们对导演的信任成正比。他们无法理解电影,对于李安的信任也就无从谈起,施压成了他们唯一的法宝。据媒体报道,20世纪福克斯一度决定收回对《少年派》的投资,只是在李安的努力下,投资方才收回决定,但仍然大幅度削减了投资额。

作为一个曾经的商业片失败者,李安承认,商业片比文艺片难拍,而要把商业和文艺和谐共存,更是难上加难。“文艺片你爱怎么拍怎么拍,看不懂是你的水准不够。深入浅出、老少咸宜很难弄,但我觉得最难的是既让观众体会到你的想法,还可以让他们深思。我也算会拍电影的,但有的时候真的被难到了,就像拍3D一样,也没有人给我指导,上帝啊,谁教教我怎么搞?上帝好像也没有回音。”

现在,李安再回过头看这段几乎把自己逼疯的日子,态度更加理性。他承认,在出品一部大片时,自己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你拍一部这样的片子,光讲那些哲学思辨的东西也是不行的,虽然大众都是看比较粗浅的东西,可是他们对心灵的追求也是有的,你怎么样引导他?怎么样在表面上让他不要去抗拒,能够看得懂,能够投入?”

各种矛盾相互撕扯,让李安的精神备受折磨。所幸,拍《少年派》的李安还没发疯,但随着影片上映的日期一天天逼近,他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就像电影中的派一样,跟一只老虎在一个小船上飘过太平洋,不晓得哪天到岸。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年9月28日,《少年派》作为纽约电影节开幕影片首次上映。李安坦承,其实在纽约上映时,这部电影只完成了95%,这让李安手里捏了一把汗。

但即使是未完成的版本,已经震撼了全场观众。电影节组委会主席理查德?佩纳的观点代表了大部分观影者的感受:“《少年派》完美的结合了科技创新和艺术视觉,让所有人深深感动。”

这时候,李安才终于松弛下来。接受采访时,他回忆起那时候的感受,在沙发上做了一个浑身瘫软的姿势,紧张骤然抽离,“支撑我的力量一下就没有了。”

“在电影里我不需要谦虚,我只是尽量的冲,尽量的冒险,”李安说,他和电影中的派很像,一方面非常温良,另一方面内心中又如猛虎一般充满了野性,他会把自己的野性发挥在电影之中,“尽量让大家——‘Wow!’”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23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