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人物】陈九霖等待召唤

2012-11-28 07:41 | 作者: 曹顺妮 来源:《中国企业家》 人物 陈九霖

他还在为重回石油行业做准备,他说,人要向狗学

文 | 本刊记者  曹顺妮    编辑 | 萧三匝

对于四年前身陷囹圄的那段黑铁岁月,51岁的陈九霖自称已经放下了。

但他不拒绝、甚至会主动提及那段历史。只不过,仿佛说的是另一个人。“海外投资,还是要警惕法律风险,我本人就曾触碰了新加坡法律。”在10月29日清华大学的一场房地产海外投资论坛上,发言者陈九霖朗声一笑,敏感的观察者会发现这笑声难掩苍凉。

陈九霖带着宠物狗爬山,他愿意向这只狗学习生存智慧

陈九霖这样的人,绝不会像出狱后大喊“草民无罪”的顾雏军那样宣示悲情。自2009年1月20日归国后,他一直在蛰伏,直到2010年在组织的安排下,重新回归“国家队”—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的葛洲坝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出任副总经理。

记者很难知晓他在葛洲坝的工作职责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他自今年5月份以来不常出现在公司。

他并不沮丧。要说艰难,目前的处境没法和1035天的牢狱煎熬相提并论,而未竟的石油帝国梦想,正让他像Mary一样活着。Mary是他朝夕相处的吉娃娃狗。他说人要向狗学习。在吉娃娃狗Mary的字典里,摇尾并非乞怜,等待主人的随时召唤,是Mary教给他的生存之道。

有着25年央企经历和能源情结的陈九霖,还在等待“组织”召唤。

“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到了57%,很危险。石油问题处理不好,会出大问题。”陈九霖还是原来那个“陈久霖”,即便在谈房地产海外投资的学术论坛上,他依然会见缝插针地谈石油。他重提2004年在《求是》上发表的《关于我国的石油安全战略》,以及2010年发表在本刊的那两篇文章:《如何扩大我国石油话语权?》、《中国需要建立完善石油金融体系》。

这几篇关于能源战略安全的文章,曾被陈九霖看作是重续石油帝国梦想的“使者”。文章提出由中、美、日、韩等石油消费大国牵头成立石油输入国组织,国内则应尽快建立石油储备、石油金融体系。当时韩国能源专家、总统顾问看到文章后曾亲自跑到中国来与陈探讨。他在给《人民日报》写的内参中还建议将广东珠海建成世界石油集散中心。

“可惜的是,他原本希望能和广东省委书记对话,但没有。”陈30多年的好友吴虹对这几篇“高屋建瓴、具有前瞻性和战略性”的文章大加推崇,认为陈一生对石油的思考,都浓缩在文章中,他现在独缺施展抱负的平台。

平台既要赏识者赐予,也需自我争取。陈九霖抓住每一个争取的机会,即便是在房地产学术会议上,他都会甩开校方给定的主题谈石油战略。这场论坛,台上演讲嘉宾加台下听众总共还不超过40人,更像一个闭门的小型研讨会。陈是第四个发言者,在前面三个美国人发言时,他不时扬头望着天花板出神,似在与上帝对话。房地产的话题令其精神难以聚焦。在这样不谈石油的场合,他是个孤独者。

他确实孤独,不少人在了解他现在的身份后认为,他操的是自己不该操的心。

2010年,组织把他空降到葛洲坝国际,负责海外投资和人力资源。但在该公司网站上,他的名字和相关新闻一概阙如。从前台到行色匆匆的同事,很多人不知道公司有他这个人,知道他的也以为他“已经内退”,或者“被调走了”。总之,他们好久没见他在公司露面,“这半年都没见他。”

他不愿解释自己与葛洲坝的关系。而知情者透露,陈目前在葛洲坝属于“内部退养”,办公室保留着,高层开会时会出现一下,但大多数时间不在公司。

“他对葛洲坝公司是很感恩的,至少人家敢冒着争议起用他。”吴虹说,只不过,在一个并非擅长的领域和已有的管理格局下,这个平台没有陈的用武之地。

“如果讲我个人的故事,真是‘一千零一夜’都讲不完。”陈还是简略地回忆了一下过去:1997年怀揣集团给他的21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出任中国航油(新加坡)总裁,2001年公司在新加坡上市,2004年以每股1.52新元收购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SFC)20.6%股权。这是关于他的商业神话。

“如今中航油已是新加坡第四大上市企业。”陈对中航油今天的成绩喜不自禁,他还在密切跟踪这家公司的一切。而中航油对他的关注却并不领情。2011年,中航油举行隆重的上市十周年庆典,作为当年开疆裂土的元老,陈未被邀请,他之前的功劳也未被提及。

不过,在吴虹看来,没有任何背景,靠读书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陈九霖,断不会因为一次牢狱之灾和备受冷落的处境而放弃梦想。他太了解这个朋友了。陈出身贫苦家庭。1977年高考恢复后,吴、陈二人结束了英语代课老师的工作,结伴复读参加高考。农村书籍有限,有文化的人也少,无人指点的困扰让两人频频陷入绝望。但1981年,年长陈两岁的吴虹考取了湖北大学外语系;次年,比吴更刻苦的陈考入了北京大学东语系。

据吴虹观察,陈对央企和石油行业的迷恋是出于他浓烈的济世情怀。从政曾是他的理想,在这个理想无法实现时,他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大型央企和与国计民生紧密相关的大行业—石油。

事实确如吴虹所言,陈不仅没有放弃梦想,而且已经为实现梦想做足了准备。

2009年出狱后,他为自己做了“三年三件事”规划,其中两件是:恢复公职、拿博士学位,如今,规划均已基本实现。

拿博士学位对他最简单。2012年1月,他就获得了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11年,他还获得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任职资格证。

但2010年他刚到葛洲坝履职时,履职的合法性问题曾引起争议。他的博士生导师马俊驹曾为他说话:一是根据主权原则,新加坡法院对陈在新加坡工作失误的判决,“并不必然在中国直接产生效力”,陈复出没有违反中国《公司法》和《企业国有资产法》;二是陈并无犯罪动机,投资失败是工作失误,不能构成犯罪。

独立董事资格证的获得,在很多人看来,一是对新加坡法律对其判罚的一记反击,二是对国内曾争议像他这样吃过罚牌的人是否能到国有企业或上市公司出任高管的回答。

“你还有可能重回能源领域吗?”记者问。

陈九霖不愿回答。“这得看组织是否愿意安排他吧!”吴虹说。他把球抛给了“组织”。客观而论,出事前,他积累的人脉资源不敢说上达天听,但至少也能让组织听到他想回归能源行业的愿望。他在政界还是吃得开的,每次到地方出差,地方领导都会亲自为他接风摆宴,他也常被政界朋友邀请去讲投资和资本运作。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