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三问项兵:长江商学院下一个10年路在何方?

2012-12-01 08:17 | 作者: 第一财经日报 来源:马可佳 何方 长江 商学院 项兵

身着蓝色毕业礼服的毕业生,随时被高高扔起的学位帽,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交织成一派热闹景象。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外蓝色的落地标语显示,这一天,是长江商学院EMBA十七级的毕业联欢会,也是长江商学院成立10周年庆。4000多位校友,代表着长江商学院的10年,也代表着中国一个独特的圈层。

漂亮的女学员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在此前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王石婚变事件中,商学院被人们想象成“艳闻”的发源地。这是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所不愿提及的事件。

“事件女主角田朴珺是长江商学院一个短期培训项目的学员,并不是EMBA。”一位接近长江商学院的人士透露。

而项兵也曾公开表示,长江商学院关注学术,而不关心娱乐传闻。

“弘扬人文关怀、全球视野、全球竞争力是我们最大的价值取向。”项兵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这样表示。

一问,如何看待富人教育?

从1900年全球第一所商学院塔克商学院创建开始,商学院就作为一种高端再教育产品进入人们视野。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商学院所代表的价值观一度被人们赋予“贪婪”的定义。

在中国,商学院则更多地被看成企业家俱乐部的一种,通过高学费等门槛,让高收入人群聚集,形成圈层效应。让富裕人群重新规划自己的社交圈。为了追求圈层效应,有人甚至对于上商学院乐此不疲。

“高处总是不胜寒”。对于企业家俱乐部,项兵这样解释:“也许权力最大的人就是最孤独的人,他成功的喜悦一般很难有人分享。所以形成了朋友关系,也不是一个坏事情。”

项兵强调,商学院的价值并非于此,“一个学校如果有竞争力,仅靠人脉是不够的。”他举例哈佛,“哈佛之所以能成为哈佛,仅仅靠人脉是远远不够的,学校是一个组合拳。到了哈佛念书,人脉也是重要的考虑之一,但还有其他的因素,组合拳才形成影响力,长江商学院也是一样的。”

项兵认为,一个好的商学院,包括到商学院读书,必须认真考虑四个方面,第一,是学校的师资力量如何;第二,是同学问题,“你要学习的话,你要和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学习,因为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背景不同、行业不同。比如山东人考虑竞争和新疆人考虑竞争是不一样的,这种差异,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顶尖的企业家,含金量也不同”;第三,是交朋友,因为好的学校有的是在课后,娱乐的时候;第四,是新的思想,长江商学院最初10年提出要成为世界10强,如今,则要提出更高的目标。

“在新兴市场,我们的机构相对不够健全,如果我们挣钱的唯一目的就是发财致富、光宗耀祖的话,那确实会出一系列的问题。”对于社会上一些人做企业的初衷,项兵表示反对,他认为,如果长江商学院能够提出这个问题,关注问题,推动问题的解决,就是一种社会责任。

二问,什么是成功的商学院教育?

过去10年里,长江通过EMBA课程积累了一批中国企业家精英学员,但同时,也有人认为长江商学院并没有形成立商界榜样效应。

成功的商学院教育首先要定义什么是精英。项兵认为,“不是说一定是两个顶级的亿万富翁才叫精英,精英是多方面的,不能因为销售额大一些、财富多一些就标榜自己,各有各的精彩。”

全球化的视野,是项兵一直最为强调的办学观点之一。他认为,中国融入全球的程度超越了任何其他国家,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企业必须整合全球资源才有可能具有全球的竞争力。这是全球视野的先决条件。同样重要的,中国GDP已经是世界第二的今天,世界对中国企业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差异化,是项兵近年来经常挂在嘴边的“从月球看地球的视野”。项兵认为,中国的企业要对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必须有 “大风流”的创新,要出一批像谷歌、Facebook这样创新的企业,不仅给自己创造机会,还要给全世界创造机会。以往中国企业习惯价格竞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打法的局限性是一目了然的,在中国占世界GDP 10.5%的今天,必须从月球看地球,才能出现“大风流”的创新。

平衡财富关系,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据统计,全球0.003%的人掌握了20%的财富。收入财富不均已经到了空前的程度。未来的发展模式必须作出一定的调整。项兵认为,打破阶层固化,是社会稳定和和谐的一个先决条件,也是“长江人”的责任,应该反对同质化,弘扬多元化与差异,在全球范围内弘扬和而不同,打造一个和谐社会,同时能弘扬“大风流”的创新。

三问,下一个10年长江路在何方?

项兵把中国的管理教育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把西方的知识传过来,把西方的先进知识传到中国,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第二阶段是通过研究为主的学校,产生一系列新的理念,帮助中国企业在国内乃至全球更好地获得资源,更好地参与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即土生土长新的东西能够服务本土的企业。第三个阶段是双向交流的问题,过去是西方教中国,在未来东方可以教西方。“在长江商学院来说,第一阶段已经不是问题,第二个阶段已经开启。”

对于未来,项兵表示,未来十年,长江将会更加重视“道”的贡献,致力于弘扬中国先哲优秀的哲学思想。长江商学院位于伦敦、纽约的海外办事处已经启动,未来将真正开启东西方双向交流的大门,“源自东方的智慧完全可与西方文明进行平等对话,并成为全球新的普适价值的一部分。”

多年以前,李嘉诚曾以一次关于“赚钱的艺术”演讲拉开长江商学院的序幕。回忆过去,项兵承认,社会不断发生着巨变,彼时中国刚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先富裕起来的企业家们也没有出现“走出去的大鳄”,而这10年中国快速崛起,李嘉诚随后又发表了“奉献的艺术”和“行动英雄”两个演讲,不仅鼓励企业家创造财富,更分享财富,让财富循环。

项兵表示,未来10年,长江不以赚钱为主要目的,“好学校都是钱堆出来的。必须有人拿钱把学校堆出来,不要想去挣钱,任何想挣钱的学校,都不会成为优秀的学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