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人物】鲁冠球:企业家要把握政策大方向

2012-12-06 07:59 | 作者: 鲁冠球 来源:《中国企业家》 鲁冠球 万向

往期报道:

万向:“阿甘”正传

鲁冠球:有目标,沉住气,悄悄干

鲁冠球:思路决定出路 作为决定地位

“常青树” 鲁冠球

改革越深化,企业家的地位肯定是越来越高,但不能超过当官的地位,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保持安全距离

文/鲁冠球(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

过去十年,万向的重大决定简单说就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怎么从国内走向国际,怎么融入全球化。我们现在在国外搞得也比较好,比较稳定,国外搞得好也带动了国内。第二件事是调整、理顺万向产业结构,向新能源和清洁能源方向发展。

万向当年做出国际化的决定,难,真的很难。首先是符不符合社会舆论?符不符合社会的发展需要和党的政策?我们不能让舆论说民营企业发展好了,就把钱卷走到外面享受去了。

过去你到国外去,钱是出不去的,你要去投资,政府要批准,在审批过程中,可能别人就把你看中的项目拿走了。我们前一段收购A123,10月份做方案,报到萧山,当地政府当天就批给你;报到浙江省,第二天就批给你;报到中央,13天之内就批给你。现在政府效率多高啊,这在过去是一年都批不完的事情。过去我们要出去,政策不允许,现在是政策要你出去!就连习总书记都说:“世界要了解中国,中国要了解世界。”哎呀,我们听了多高兴啊!我们一直在做啊。我们要了解他们,他们要了解我们。真正的了解,要经济往来。

不过,要让国外认可我们,哪那么容易啊。国际市场也有很多未知数: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天天涨,连着涨了十天,我们的利润就损失了不少。多亏罗姆尼没有选上美国总统,他选上了,第一件事就是控制人民币汇率。

胡锦涛同志到我们美国公司去视察的时候,他跟我讲,你在中国成功了,你在美国也成功了,现在你要做一个工作,让美国了解中国。

我现在还不能宣告万向的国际化已经成功了,企业家永远没有成功的,天天都在走钢丝,今天成功了,明天就可能失败了。我们只能说今天成功,不能说明天一定成功。企业越大,风险越大。我们投资量越来越大,社会上攻击我们的对手就越多,很正常,没办法。

在清洁能源方面,万向现在还在投入,还处在烧钱、烧钱、再烧钱阶段,我看还要再烧五年,才能真正赚到钱。现在我们的能力还不够,只能去试试看。好了,加大力度,不行,就退出来。

万向现在是在铺开来发展,下一步会进行调整。比如,我们搞煤制气,现在页岩气又来了,日本的可燃冰又来了,到底哪一个好?我们要选择。还有,我们搞电动汽车,钴酸锂、锰酸锂没搞好,磷酸铁锂来了,磷酸铁锂没有搞好,三元材料又来了,都在变,都在调整,没有办法。但你要是这个也怕,那个也怕,一天天过去,你就死了嘛。我不能保证电动汽车一定能搞好,不能保证煤制气一定能搞好,一定要灵活、调整要快。

什么叫市场经济?企业家怎么把握市场经济?我觉得有三点:一要调查;二要实践;三要调整。实践的东西一定比调查要清楚,这时候是进是退,你自己判断。

万向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代表,我只是实实在在做事,要沉住气,什么时候都不能骄傲,不能浮躁。现在有些人确实太浮躁,急功近利,重复建设,浪费原料,破坏社会资源!

企业家要把握政策大方向,要有正确的思想,要有社会责任感。有这两条,可能在发展过程中会受一点苦,受一点委屈,但绝对不会走错路!

在浙江,民营企业家对政治敏锐度比较高,这也是有渊源的。浙江是沿海地区,刚解放的时候重点企业都在北方和西部,浙江这边国有企业很少。另外,浙江资源少,土地少,这也逼着民营企业发展得快。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跟北方的企业做生意,他们不是说这批产品出去了钱马上还给你,而是贷款拿到了才把钱还给你,是不是颠倒了?浙江企业是货出去了才发工资,不是贷款来了发工资,因为我们不能吃国家的啊,我们是靠自己操劳的。其他地区政府主要还是吃国有企业,但浙江当地政府主要还是靠民营企业。这样他们对民营企业就比较重视,他要听你的想法,交往就多了,政府出政策也会往民营企业靠的。过去不是法治,是官治,政策就是法律,如果民营企业没有政策,你做得对也是犯罪!

十八大期间,大家比较关注民营企业家跟政治的关系问题。政治应该更放开嘛,不要担心。国有企业跟民营企业,在经济总量中基本各占一半,就业大多数都在民营企业,那么你选党代表相应地也应该按这个比例。不应该区分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都是企业,都在为社会创造财富嘛。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什么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我们都是其中一员嘛!我1987年就是十三大代表了,党代表中民营企业家应该越来越多,要改革再改革。

我当党代表的时候,也有中外记者像如今采访梁稳根那样采访我。日本《读卖新闻》采访我,我把一个天机泄露了:我说邓小平要退了。所以,所有媒体中第一个说邓小平要退了的,就是《读卖新闻》。

企业家参与政治很有必要。在企业发展当中,什么事儿同党和政府都有牵连,不可能没有牵连。我们如果有机会提意见,有机会参政就挺好,领导也希望听真话,如果我们不在这个圈子里面,领导怎么能够听到我们的意见呢?

我们需要政府,经济要发展,政府也离不开我们。政策只写到纸上没有用,是需要我们去干出来的,真正创造财富的是我们和工人、农民。我跟政府官员关系比较融洽,因为我不跟他们争权,我是给社会创造财富的。

当红顶商人是绝对不行的,官不能经商,商不能做官,不能官商勾结,官商勾结一定腐败!搞企业的不能去当官,搞企业有搞企业的性格,当官的有当官的性格,不一样的。柳传志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企业家群体在政治面前比较软弱,我完全认可。企业家有提意见的权利,听不听,要由当官的决定。现在大家的期望值不能太高,期望值太高,社会又不安定了。

中国下个十年的任务,中央现在定下来了,就是怎么把GDP再翻一番,收入也翻一番。这两个翻一番,一个是创造,一个是享受。这两件事都要我们企业去做。不过,下个十年的发展速度肯定没有前十年这么快,我估计GDP增长率可能是6%-8%,有这个速度就够了,因为基数大了。我们不要讲规模、讲速度,而是要真正创造价值。所谓创造价值,一定要生产社会需要的商品。万向已经提出了创世界名牌,做受社会尊敬的公司,就必须生产出好的商品。所谓好,就是不能破坏环境,价格不能太高,还要培养优秀的人才。所谓优秀的人才,就是全面发展的人,要有本事、有思想、有技能、有道德,不损害消费者和社会的利益,要尽心尽责去干。

我们希望政策不要多变,就按照现在的政策深化改革,不要想一步到位。2019年是万向第五个“奋斗十年添个‘零’”的截止年,到那时,万向的目标是每天创造利润一个亿,现在一天利润大概有3000万吧。

在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方面,我希望真正做到公开、公正、公平,公开、公正、公平一万年以后还要讲,因为要绝对做到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不希望全部做到,相对公平就好了。

我对深层次改革的理解,就是国家应该控制住经济命脉,大多数竞争领域都应该还给市场,这就够了。

改革越深化,企业家的地位肯定是越来越高,但不能超过当官的地位,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保持安全距离,一定要听党的话。

改革面临的最大危险是如何破解利益难题,任何改革,都是权利的再分配。未来十年改革会很难,越到下面改革越难,但再难也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所以“四个坚持”不能变,这个底线不能破。

(整理 | 本刊记者 马吉英)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23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