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领袖年会】魏本华:外汇管理要积极动脑筋

2012-12-08 12:0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魏本华

 【中国企业家网】12月8/9日,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大饭店举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前副局长魏本华先生参加了年会开幕论坛“2012:改革临界点”论坛。

针对改革的临界点,魏本华认为,商业安全现在是没有边界的,因为欧洲债务危机的因素波及到我们,从欧洲到全球,包括亚洲地区,包括我们。所以讨论问题时应该分两个方面,从我们国家自己内部如何加强政策上的制定,为民营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创造一个更加良好的发展环境,我们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向外发展,开拓新的市场,找到新的发展途径。这是非常重要的。 

以下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前副局长魏本华论坛发言全文实录。

国家外汇管理局前副局长魏本华先生

     魏本华:主持人提出的题目之前,听了上一场“重塑商业安全边界”这个题目的讨论,我有一点议论。

第一、所谓商业安全,我认为现在是没有边界的,如果要看2012年,不光对我们,对全球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困难,甚至是最困难的一年。为什么?就是因为欧洲债务危机的因素波及到我们,从欧洲到全球,包括亚洲地区,包括我们。所以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分两个方面,从我们国家自己内部如何加强政策上的制定,为民营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创造一个更加良好的发展环境,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一轮的风险我认为真的是从外部传染到、波及到中国,怎么预防这个外部风险?我认为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当然,限于时间不好展开讲。

主持人刚才提的问题我也很感兴趣,我认为“十八大”报告我们都在学习之中,我只能从金融角度谈一谈自己的看法。第一,我觉得“十八大”报告向全世界发出了一个非常有利的信号,新一代的政府领导人将继续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这一点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核心有力的声音,起了非常正面的作用。因为西方国家往往担心政府换届的时候有没有政策连续,当然政府即将出台的这些改革开放政策,我相信全国经济工作会议肯定很快就要如期召开,大家会马上体会到,毫无疑问的事情,这一点我觉得外界理解中国领导人将继续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

谈到金融领域未来的改革,一是党的一个总体报告,用了大概114个字形容改革,我觉得其中有一条和当前的很多话题很有联系,就是逐步实现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从这个角度,我觉得因为本轮金融危机简单地说是一个金融市场、资本市场的危机,波及到我们,进而影响到实体经济。金融未来的改革方向重点就是强调要改革金融机构的服务质量,使他们能够更好的为中国的实体经济服务,怎么为这个实体经济服务,我觉得有几方面的风险。比如汇率是一个风险,怎么回避汇率风险问题,我们当前推进的实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这就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帮助企业回避过去人民币和美元或者其他货币之间的兑换损失以及风险。所以,资本项目如果我们逐渐的实行开放,为我们中国的企业,无论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企业,甚至包括个人。他们如果有能力,有兴趣愿意到境外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条件,在这些方面,我觉得外汇管理要积极的动脑筋,想办法,比如目前的QFii都是成功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第二、这个企业要发展,目前刚才听了国家统计局领导的发言非常有感慨。总体上来讲,经过34年的改革开放,我认为我们中国的实体经济已经有了一个相对很强的基础,不论从企业的管理水平,人员的素质,包括宏观的大的环境,基础设施这些具备了很强的竞争力。现在中国面临的可能在很多领域里是产能过剩的,供给这方面大大的超过需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其中有一个方面,我觉得真的是要企业走出去,向外发展,这点如果我们回顾日本企业它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也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目前我们成为WTO成员已经10多年了,但是美国还有一些国家仍然对我们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怎么解决这些问题,除了政府之间的谈判,通过WTO渠道解决之外。另外,我觉得要开拓新的市场,特别是比如说我们亚洲地区的周边国家,东盟国家,另外非洲对我们来讲,我们中国的技术非常适合他们,产品也很适合他们,当地也欢迎我们,只要我们政策有力的推行,引导他们,相信中国企业能够找到一个新的发展途径。

如何限制这只政府看得见的手,

如果用冯总的故事很难回答,政府的作用要客观的看到,一个是和平繁荣时期,政府的作用,特别是民营企业希望作用小一些。但是,我觉得从法治环境,政策环境,从文化,包括教育,政府仍旧要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如果你不把这些条件创造好,企业很难得到发展。

第二、侯主任也谈到,比如这次金融危机期间,其实西方政府,我看比我们中国政府发挥的作用恐怕还要大,如果美国不救市,欧洲不救市,全球的金融市场就会崩盘,怎么看待这些问题,要有一个历史的眼光,也要有全球的境界。不管怎么说应该是市场取向,作为政府,作为行政部门,应该树立一个非常明确的旗帜,你是为企业服务,为百姓服务,我觉得拿一个做指导,这个工作应该是有所改进的。

国企形成的历史就是工业化过程中形成的历史,我认为中国国企改革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没有的成就。大家觉得国企垄断,是不是跟民企获得的资源不等同,其实肯定是。大家不要把国企看的那么重,因为国企我坚信社会保障的要求,未来变成服务性政府,公共性政府后,我们要大量的钱花在老百姓身上。现在国企的改革没有太大的制度性的障碍,这是交给历史说的。还有市场上国企和民企看起来都在市场上竞争,所取的资源,还有政府中组部的任命,党的高级干部,政企不分。

所以,国企和政府改革,我觉得坚持改革的方向,大政府变成小政府,是十年,是二十年,是三十年,是五十年,一定要从一个投资性的政府,建设性的政府,逐步过渡到一个公众性的政府。还有一个最大的转变,就是变成球员和裁判间的一个政府,所以政府的改革还是有一个很大的进程,还有一个我们过去是共产党一包天下,计划经济走过来的,还有从无限政府,走向一个有限政府。我相信这个市场里面没有政府是不成长的,经济就是个人、价值、企业,社会就是政府,这三位一体构成了经济社会活动,政府也是市场的一部分,也是市场活跃的一部分。所以,极端的市场主义说不要政府,这是一个理想主义,是不存在的。

所以,政府往往你看西方历史的过程中很有意思,当经济危机的时候大政府就出来了,产生了凯恩斯主义,罗斯福新政,一直到市场化改革,到克林顿,现在08年大危机,诞生了奥巴马的民主党,又一个大政府。政府和经济是一个互动的关系,经济繁荣的时候,政府的作用小一些,当经济危机大一些,政府要干预,可能政府作用大一些。

我觉得中国的改革应该是有一个承上启下的因素,我们要继承以往的成绩,走向新的前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