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热点人物

【领袖年会】王振耀:中国面临着慈善的大转型

2012-12-08 21:0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参加了本次年会尖峰对话“公益3.0:企业价值新境界”。

王振耀指出,在社会体制改革的新阶段,中国慈善面临着大转型,要善于利用政策空间,发现慈善政策的空间。同时,慈善也需要创新。

以下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观点实录:

王振耀:

王振耀

我最近一直在说,中国整个社会到来的新阶段,社会体制改革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这其实是中国现实中一个客观的、迫切的需求。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的一系列的问题,相当大一部分是社会问题,就包括大家天天说的儿童问题,老年问题,残疾人问题,包括许许多多的具体社会问题,而这些问题恰恰是都需要公益慈善来解决,这是一个新阶段。我们中华民族如何步入这个新阶段,其实是需要智慧的。

第二,中国面临着慈善的大转型,全世界都在谈慈善资本主义。全世界大的企业家都在这里谈,不仅仅谈社会责任,他们谈社会影响力投资、谈社会企业,现在我们到硅谷去看看,多少企业,现在已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他们都在那里谈社会创新。而我们中国恰恰也需要来一个创新,包括我们现在的慈善。

像王总,我只是知道他做的慈善有多专业,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个投资家。其实在美国,他们一百多年前,几十年前,都开始有转型,当时他们做慈善,就和投资紧密结合,就和信托紧密结合。福特基金会注册的时候25万美元,现在是110亿美元。

所以整个这个慈善和投资,和现代企业是联系得非常紧密,中国其实现在也面临着这样的一个阶段。

所以我觉得两个阶段来了,第一,社会体制改革,我们社会大众如何进入。第二,慈善,特别是现代慈善的时代来了,这两点不是非常的慢,而是因为全球化,现在大家看巴菲特来,比尔盖茨来,要请大家吃饭。他们来找中国富豪,找中国的慈善界和结伙伴。中国怎么办?我们的社会怎么办?我们的企业家,富豪怎么办?我们的政策怎么办?确实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

慈善如何打破垄断?

现在可以看,只要现在研究现行的法律框架,实际改革和发展的空间跟全世界来比还是差很多。有的人说慈善只是政府的补充,慈善是引导社会前进,提升社会前进的力量,千万别说补充。

慈善能不能投资?能不能创业赚钱?现行的法律框架,信托是允许的,包括我一直在慈善界呼吁,大家千万别再说我是草根,你能不能说我是专业,因为你一说草根,就好像有点政治性,说我是穷,说专业,大家一听就明白。很多现在社会上我们的理念中,很多需要放开,解放我们现在自身的能量,这是很大的。

我前年就和彭丽媛我们一起开世界艾滋病大会的时候,其实你看,彭丽媛到现在没有停下来,她一直在做艾滋病的慈善。现在需要技巧,需要我们更多的创新人士发现慈善政策的空间。

昨天牛根生谈了一个重要的理念,他就认为现在的政策完全可以做,关键你怎么定位,他定位了一个儿童博物馆,他来做。

所以我觉得慈善的创新,现在刚刚开始,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善于利用政策空间,就像王兵在会议前跟我说的,他原来以为自己做很多可能是政府不允许的,当他和部长深谈的时候,这个部长比他的思想还要解放。

所以我就觉得需要社会有更积极的激动,企业界有更积极行动的时候。

中国能不能有第三方慈善机构评级机构?

我们现在很多评级机构索性就找的(英语),现在开始在做,并且也邀请了。但是现在我们的指标太简单,我们公益界思维方式是需要调一调,指标太简单了,许多参加评级的人也觉得你就是那几个级。其实要复杂一点,你可以看一看,你今天的3.0,现实就有3.0。

你看到政策空间有多大,他们两个可以现场谈合作,没有障碍。我准备鼓励的王兵,是完全可以做更大的联合,他用办企业的理念在推动儿童的救助项目,他调动的资金是国际的,他完全可以做更大的。

比如说杨总,完全可以做创新性的,更大的组织实体,包括王总也在做,为什么西藏救助的平台,慈善平台为什么不可以她来做?其实创新的空间非常大。我是想说,包括今年2月份,中央已经开办了宗教进入慈善,过去我们都把宗教当封建迷信,其实台湾他们宗教做慈善,做得是很多的。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都不太会。

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换一个想法,你们为什么着急变公募基金会,千万被做公募,注册非公募,因为国家,包括广州已经开始了,公募权归所有人,广州就实行了,你都可以募捐,管你非公募公募,民间组织都可以有这个资格。

提问:请问王院长,您研究院的宗旨是什么?研究院是怎么集资的?

王振耀:我的研究院现在是做咨询、培训、教育来支持慈善行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宗旨,给业界做服务和倡导。

我们研究院的资金来自于两块,一块我们有一个理事会,我们有老牛基金会,有万达,有几个企业家来做基金会,来支持慈善事业。

另一块大量的资金是来自于服务,做服务,做咨询,包括给地方政府,比如给深圳做福利体系建设的咨询,他们会给一定的费用,主要是这两块。

提问:公益3.0是推动社会创新,今天嘉宾讲的都是公益模式本身的创新。我问一下王院长,现在中国的公益企业存在哪个阶段?是进入以基金会为主要力量,还是以单个企业为主。

王振耀:其实大部分都是企业家,他们在有意识的做着3.0的创新,他们过去做1.0,2.0。他们做创新了,是不是社会就开始创新了?最具体的,你们去年看公益,包括今年,有一个大众参与的慈善项目,就是邓飞的免费午餐,其实它完全是公益的,它推动了公益政策的创新,最后导致国务院的政策很快发生变化,现在每年投入160亿,覆盖2600多万人。只有大家开始做,一点点做创新的时候,这个社会才会真能创新,政策也才能真正创新。你们千万别等,你们行动了,这个社会才会真有力量,政策才会真有活力,你们要想等着有一天政府会把各种政策都造好了,我再去做,永远没有这一天。

因此需要大家一点一点地,从非常小的领域开始,中国政策一定会充满活力。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网友评论

0(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企业家》观点)查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