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导师论坛】冯仑:我的管理就是听孙子的(4)

2012-12-09 11:35 | 作者: 冯仑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冯仑 万通 领袖年会

主持人萧三匝:接下来是一个互动的环节,大家可能对冯总的立体城市的规划很感兴趣,因为这几年他一直谈立体城市,也做了很多实践,刚才听冯总讲,不愧是地产界的思想家,思想家就得有前瞻性,所以他说他听孙子的。我先问冯总一个问题,你听孙子的,但是各个城市的大爷怎么看这些问题,就是你跟地方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对于你这个立体城市感不感兴趣?

冯仑:大爷最现实,否则也当不了大爷。为什么我们能够被大爷接受呢?比较简单,第一、省了6/7的地,第二、招商多了一倍到二倍,甚至三倍,他怎么不欢迎呢?这就是一个现实。我们又能省地,招商还能完成,地还少卖了,所以没有办法不欢迎。所以,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在很多地方被欢迎。过去我开玩笑说,可能说的有点大,但是大概是这样的,过去古人云,叫…江湖以迎将军,我们没有到这个盛况,这个盛况只有人民子弟兵可以做到,我们至少是你去敲门,他都开门迎客,然后上茶、敬烟这没有问题。我们首先是节地,投资规模和密度比传统大很多。

主持人萧三匝:价格比平时高多少?

冯仑:价格非常简单,土地成本现在住宅占50%-60%,如果变成高密度,首先土地成本大大降低,所以价格总体趋势是降的。第二个它跟就业和居住离的近了,生活开支在减少。所以,我们现在这几个具体地方,这是成都,整个交通都是有地铁,离机场也很紧,这是成都规划的一个示意图。所以,因为西安的规划14号才能公布,所以没有放进去。这些就是我们在全世界,每年现在我们在做一个竞赛研究,现在有50多个方案,研究什么呢?比如不同的地形地貌,这是首尔的一块地,2013年马上要研究越南的一块儿地,就是农业和立体城市,为什么我们在中国选这么多?我们要整个未来在亚洲,人口高密度地方都要做一些尝试,这都是现成的地,这些都是我们最终做到住宅来说,我们肯定比传统方法价格要往下降,主要是土地成本会大大降低。

提问:感谢冯总,刚才您讲到的这个概念,用最少的资源实现效率的最大化。首先理解您的优点,存在的风险第一个就是安全性?比如这个趋势会不会导致大家忽略对于地基的考虑,包括一些灾难的时候,超高层,或者停电了超高层有安全隐患。其二忽视了传统的绿色率这些指标,人生活在这样超密度的里面能否得到保障?

冯仑:灾难问题,我们已经把它变成炕上的媳妇,符合现在所有城市规划的消防安全的要求,所以都没有问题。举个例子,传统的胡同更安全,还是国贸此刻更安全,假定着火,胡同车进不去,但是这儿至少有喷淋,有逃生系统,所以密度大了未必不安全。当然,我们首先符合国内所有宅地的规范,至于其他突发性灾难,比如拉登来了,这个我管不了了,拉登以下的基本上警察都能管现在,拉登以上的只有大人管,别人管不了。

另外一个幸福的问题,密度没有那么大,大家如果说在CBD这一块,住在新城国际去央视上班,你觉得不幸福,我觉得的确,这是每个人的感受,我没法改变。但是,我们认为还能接受,只要我把新城国际里面的建筑品质,空气、水做的足够好,你走路步行到央视,我们现在规划都是步行不超过1000米,这样叫做步行城市。所以,我们认为还会比传统的现在的这样一个规划更好。因为比如我们现在CBD是一点一点顶起来的,地下也不通,上来也不通,我们将来都是通的。所以,我们怎么样提高自己的幸福感受?我觉得人最终的幸福得有三条,光靠我们是做不到的。第一条不算小帐,口袋里的钱不说太多,但是基本上到上海,到伦敦放一个鸽子能做到。第二、不算时间,时间上自己可支配。第三、是自己可以做到的,没有角色,没有是非,谁没有角色?神没有角色,佛没有角色,你是一切,所以就没有是非。人的是非不幸福感,除了前两个,你老是给自己一个角色,你认为我是牛B的人,你就跟吊丝开始吵架,你总把自己代入一个角色,是非就很多。如果我们能够国民精神再造,自我精神重建,让我们的角色变得简单一点,比如你是佛,是上帝的子民,你变成这一个角色,你会发现你心里全都是爱,你每天眼光里都是幸福,这个时候我觉得这也很重要。

所以,我们很希望在我们里面要有教堂,要有庙,用这个方法来改变,当然这是我的梦想,要在最高的300米的顶楼上做一个云之教堂,大家知道安藤做过光之教堂,水之教堂,云之教堂,让大家在这里面灵魂可以感受到直接的启示,另外大家要想办婚礼,做一些你认为一生中有意思的事儿,我们都可以在网络上竞拍,你可以办。这样一定要有教堂,有庙,然后才能改变你对世界的看法,让人和人之间有空间,于是幸福感来了,这件事儿跟我们建筑有关系,可以把教堂放在300米上,也可以把教堂放在10米上,但是它的功效应该是一样的。所以,要解决幸福,最终我觉得三个条件要具备,第一个是发展经济,第二要通过比如SOHO各种方式成为时间的主任。第三个灵魂的自我改造和重建。改革开放以后最大的问题现在是肚子吃饱了,脑子变复杂了,大家彼此之间不像以前那么宽松,所以这件事儿是一个需要今后我们在国家价值观重建,个人道德重建当中解决,谢谢!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