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导师论坛】黄怒波:民营企业家应避免内斗情节

2012-12-09 11:46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黄怒波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先生参加了本次年会导师论坛,就“中国民营企业的生态问题”发表主题演讲。

在演讲中,黄怒波认为,当前出现民营企业家“都在谩骂、都在互相抹黑”,斗争清节过重的现象,这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生态问题,由此产生负面效应,对整个民族伤害很大。

对此,黄怒波指出中国企业家应避免内斗情节,不应该再有文革情结和文革基因。应该放平心态,多想想应该为社会做些什么,有承担精神和责任精神,为社会带来正面积极的效应。

以下为演讲详细内容。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我们今天上午的导师论坛,历史的经验证明有房地产商的地方,就有掌声和虚声。黄总不仅仅是地产商也是一个慈善家,也是登山家,也是诗人。大家知道黄总另外一个名字叫什么吗?骆英。黄总演讲的题目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生态问题。给我原来发的题目更火爆,讲我们民营企业家的内斗问题,延展到我们的斗争。掌声欢迎我们黄董事长给我们做精彩的演讲。

黄怒波:很开心终于混成导师了。参加企业家杂志社领袖很多年,从听众到对话到演讲现在混成导师。挺高兴,来这跟大家聊聊我带几本书,按书的思路谈一下。这个题目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生态问题,副题是狗咬狗一嘴毛。这个不是贬义的,大家看了我做的这么一个很简单的版,把最近的博士论文放在上面,大家都在看企业家的表演。当时说走到哪一说地产商,现在大家露出假惺惺的笑。笑两个含义,一个这些坏蛋把房价弄这么高。第二个含义看你们乱七八糟乱的还敢站在这。我们这一单位是一个社会的产物。最近大家在网上看的都是民营企业之间的斗争。我讲几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既然是市场经济一定有纠纷。要法律干什么的?法律就是另一种谈判。从你合作谈判用法院裁决方式谈判。媒体干什么?媒体是公正表达不同意见。网络是干什么的?是一个信息的东西。无论如何不能拿它用作武器。你们最近看到这些官司,我们都走到法律了,大家都在谩骂都在互相摸黑。这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生态问题。史帝夫原来写CEO的秘密,在亚马逊网站排名第一的人,最新出一了一本书梦想常青。采访中国一百万的企业家,想得到的都有,这个书从经营理论上它不是很系统的。有一条可以看到中国这些企业家他们都在想什么?正在做什么?这本书尤其参考的意义很大,你们最好买一本,你们过五年看看谁在谁不在了?这个很有意思。今天来的有些学生,他们都挺优秀的,就是光华管理学院,我是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我们愿意给北大后来的学弟学妹做贡献,当所谓的导师。我们教他们教什么?不是简单教一个挣钱的技巧,他们在学校学了,EBA就是一群没有挣到钱的人,交EMBA怎么挣钱。我们现在怎么过来,我们现在是什么?我们以后应该是什么?

讲这个问题以我为例,我是怎么过来的。我另外一个笔名骆英,小的时候写诗。我们在普尔回来误机了,就坐着聊天。坐着慢慢大家忘掉了身份开始谈自己过去。突然问出来,你说说你愿望是什么,现在实现了没有。每个人开始讲,轮到我讲我想了半天,我其实挺难讲,我现在没有什么愿望,现在都超值了。想挣钱,我哪知道今天站在这当导师。小时候最大愿望长大以后买一堆苹果,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但是现在成了福布斯富豪,超值了多少倍。现在我觉得我在天堂一样。第二个愿望小时候想什么时候能出一本诗集,现在出七八本了,这个第九本的。再一个愿望能不能去北京天安门,后来我上了北大,在中南海工作的10年,我所有愿望都超值了,这个时代我是获得者,得到太多了。别人讲这个话假,我讲的是真的。

我讲一首诗,我写的文革记忆。我没有冯仑会讲段子,我只好给大家念诗,我讲讲我小时候。《我是谁》,我名字叫黄玉平,我们家玉字辈,排的。

“我的名字叫黄玉平,60年快饿死的时候,母亲差点把我送人,我姐姐抱着我大哭死不松手,然后我活下来,然而一点不太平,因为没日没夜的哭,家人叫我嗓门神,掉下土炕,我总是太也爬不上去。秋收在菜里捡菜叶,我被农民关在羊圈。又黑又亮刀枪步入,上大学我是班里的贼,同学打对鼓,我羡慕的哭,没带红领巾。”

大家看今天很风光,但是那么过来了,还有一代人,九二派,这本书,这个讲的题目太理想了,新时代企业家的商道。这个讲了陈东升,一大批人都是从这个年代过来的。我们这代人,从文革的这么一个前,到文革到现在做成企业家,我们究竟带来了什么?我们带来了苦难的记忆,你看这次非常好,就是新的常委班子七个人五个人是知青,都有苦难的记忆。

我在北大做论坛,你把知青生活太美好化了,那个时代很差,你怎么讲的那么美好,对我来说那是我的青春,失去的都是挺好的,你们年轻人想不到有那样日子,对我也是美好的,因为我吃过苦。我们带来了斗争情节,这个苦难和后来文革让中国整个道德体系全部崩溃,崩溃到哪?因为谁都可能不相信谁,谁都可能杀死谁,谁都可能举报谁,我们到现在睡不好觉,不敢相信这个财富是不是真的,明天是不是没了,明天文革是不是回来,我们这些人打倒,这个安全感没有解决到。然后用泼妇手段进行商战,这是大的问题。

但是其实现在年轻可能不知道文革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最近写了一本诗集,文革记忆,这个诗写完,第一个苦难前传,当时社会腐败很严重,毛泽东不得不搞文化大革命,有群众基础,都是对着走资派去的。大革命大的革命暴动,最后伤害一个民族,伤害普通大众,伤害民族的未来。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红卫兵精英。

当过红卫兵基本上你就有了谁敢惹我的作风,有人踩你脚,你想以牙还牙,踩人家三脚。俄罗斯人在喝酒唱民谣我心生歹意爬起来拿他们的头打烂,我像一条风黑又跳又叫,在山上就要忍耐,不能计较,图的就是为了下来。我无法回答,可能是过度疲劳引起的反映,一场文革改变我们生存状态,人人都是爷,人人都被损害过,所以人人都有权损害别人。山友知道遇到俄罗斯,波兰人就完了,他们带着到处走。我在文山峰登顶,他们一喝沃德嘎(音)就疯了,他们就又喊又叫,中国人当过红卫兵忍不了,在阿峰加瓜(音),实在不行,我叫他们闭嘴,他喊我就不,他喝多酒了,我急了,其实外国人都忍耐了,我们经过文革的人有一种我是爷谁怕谁,拿起来打他,在高山打架是致命的,等着我起来冲顶,他们把账篷挪走了,我这个气还没有消,为什么这样,我想经历了那么多东西,像狼一样撕咬过来的,我身上有很多红卫兵的印记。

以我为例讲到现在。我们跟远大有一场纠纷,跟张月,不管怎么样这个纠纷报纸都报道了,大家可以看。一种试图用谈判方式解决。当时对远大张月对他挺尊敬。他带我绝大机器面前一天,我对微博和机器都是恐惧的,我怎么也接受不了那么多钢铁在那个地方,他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说话,必须听他讲,所有人拿本子,一定记下每一句话,这么一个个性的人。后来有纠纷了,有纠纷是商场的规矩,我们跟其他外国企业纠纷,大家表面上很好,明天会受到律师函,不归我,归律师之间去打了,这是正当。中国不是这样,你意思是你想要钱,我也想要东西我们好好谈,不谈判,必须按我要求来,否则我会开新闻发布会,否则我们给冰岛的大使馆讲中坤是什么烂的。文革杀人不是简单打死你,把你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这一代企业家都是文革过来。我要从你名誉上毁掉你,跟外国人想象都不一样,外国人我让你赔赔你心痛破产,中国人老子不要钱,让你名誉扫地。这样下来走法律吧,好好应诉,最后发微博,讲的很难听,他认为你是名人,我不是大的名人,他以为你会妥协,他不知道我也是红卫兵,我也可以不要脸,当地产商天天被骂,骂的脸皮很厚,无所谓。后来有一个女的发微博,第一次发我不太懂,新浪微博给我开我不会用。

咱们走官司了吗,我们叫他删掉,晚上说删掉我还挺高兴。第二天又发,我说这要干什么?当中任志强找我协调过,又说我们明天删掉。有人突然发短信了,怎么到处都是你的消息,我突然明白这是我们老总用的文革的做法。一封匿名信发给所有人,这个信出去了,这个微博真的太土了,爱它好多人,可以把他的删掉,爱他那些人不会删,各种信息回来了。你是用文革的办法让你从名誉声誉上没法辩解。这个做法土不土,忘了这是双刃剑,我们都文革过来的人。你想把这个事这么用,别人不会用你吗?网络暴力无论如何不可取。那好我们见媒体,媒体采访,有好几篇报道了,中国房地产报我不再接受,我讲一句话中国企业家不能有文革情节,是非判断请法院判断。我们无论如何把这个企业家,红卫兵记忆挖掘出来,他者进地狱。遇到问题都是名誉精神上毁灭你,这个双刃剑,把这些东西全部公布到媒体。媒体采访,采访出来,你们不会说黄怒波对,张月不对,只会说这些家伙多么乱七八糟,搜狐打成这样,三一重工打的你死我活,伊利和蒙牛打的武斗都出来了,给社会极坏的效应。你们以为经营企业就是这样经营,比谁泼皮谁获胜,对民族伤害很大。我们这代人走过来,我们不能斗争情节过重,谁踩我一脚我怎么也把他打死他。我不承认中国有企业家,第一我们二三十年,你过三代看你企业在不在。

多少大的500强企业有几个还在,我们刚刚开始,我们规则都不懂,我们像狗咬狗一嘴毛这么打,企业家有远大远景,有他社会责任,有他的担当,还有他经过磨厉的灾难,你没有经过大的磨难,这次这么多的问题出来,就是因为水退了,都光屁股了,就变得都不要脸了。原来一直水很大,一个时代浮起来,财富不断集中在这些手里,道德没有提高。没有从红卫兵出来。财富论坛由富到贵的生活。我心里笑了,这个由富到贵讲我们,我们都是暴发户,贵是贵族。贵族是什么?所谓贵族精神就是承担精神,责任精神,讲的这个问题。

意味着我们从一个暴发户我们要走到一个承担责任的企业家,由富到贵。反过来说我们就是真的暴发户。梦想常青这本书建议看看,过五年看看谁在谁不在,过十年再看,过三十年那时候可以讲中国有一批企业家。

总体来看我观点就是说对我们来说,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希望不要给你们树立一个坏的形象,你们看到这两天企业领袖论坛来了很多很优秀的人,看看他们好的一面。我们从九二派看看这本书,像毛振华少跟我在一快,东升、袁岳一大批人,都是从体制内出来的,这次冰岛事件全球引起大的哗然。他们认为黄怒波是中宣部出来,建设部出来,就认为你是共产党的棋子,你到冰岛来是为了北极。

只有中国有特殊现象就是九二派现象,西方企业家成长在商业环境中成长出来。我们突变,突然从一个政治体制为主的社会生存,突然变成商人了,为什么?因为改革开放了。我从小梦想来天安门,没想上了北大,毕业直接跨进了中南海,那时候中宣部在钓鱼台上班,我在哪个楼办公?就是15号楼。那谁的楼?江青的楼,江青的屋子都是一个门通的,在屋里散步,那里办公什么样?后来搬到中海南,万东兴,做一号工程,给毛泽东盖的一个办公的地方很大。而且里边有游泳池,那时候有空调了,原来没有空调,那个水冷,我们搬到那里办公,毛泽东一天没有去过。

我在中南海里骑自行车,有一天我看两个人走,我打铃铛,那两个人站在前面很愤怒看着我,回头一看是赵紫阳和秘书,大家当时说见到首长要下自行车不要按铃,他们很平等,看不出来他们有什么特殊的。不像后来一出门都是警车开道,市委书记出门就是警车开道的。因为有改革开放除了做官有另外一条出路,可以做企业。那样陈东升一大批人,冯仑跟我在中宣部,我在外宣局,每个有一个大收音机,可以收听“敌台”,冯仑就经常来我这听“敌台”。那是80年代了也不容易。这一批人,就下海了。

下海以后干什么?就鸡飞狗跳做企业,这一批人在历史上有特殊的地位,敢于抛弃对体制的一种幻想,对权力幻想不要了,不当官了。老子不当官不要经商,要自己命运。为什么?因为有改革时代,有小平九二南巡,这一批出来我们经历了多少,每天夜半经,好不容易到今天像野狼还你撕我咬的,多可笑。在当下变成简单的经济动力,不能变成后文革时代的红卫兵。应该仔细想想我们受文革的什么影响,每个人有责任把红卫兵的记忆,文革的冲动情节要从自己血液去掉,回到法制上来,回到这样商业环境上来,这才是安全的边界。

要讲的很多,起码今天一个观点,就是讲我们不光哪一人我们年轻人做企业不要学我们过去,不要让那个时代回来。我本来有一首诗念,我就不念了。在文革的当中其实很多的造反派当时都抱很大热情,大家都说是毛泽东号召我们革命,我们就革命,那么大家都是勇于斗争,文革到后期是什么时代。都清算,走资派都回来了,都官复原职,都当了革委会主任副主任,都当各省领导,群众都完蛋了,尤其是造反派,记得住的后来一场清算都被毙掉了。

《凶手的后来》:

“后来是一个清算的时代,许多命案必须有人负责,谁打死过谁,谁被谁打死都有帐可算,他们没有仇恨只有对毛主席的忠诚。人与人的斗争,一个让人红眼的时代,把同学关进教室,打个死活。挨打人高呼毛主席万岁,打的口吐鲜血。那年他20岁别着毛主席的像章,后来凶手也死了。”

听说他被枪毙后家里人拒绝收尸,被医学院拿去解剖了。家里人那个时候尸体不愿意要了,那个年代的医学院解剖的尸体特别多,讲一个暴乱的年代,永远倒霉的是群众,绝不是你们受益,打倒走资派又回来还当了走资派。现在腐败更严重,在蛊惑的文革回来当中,你们不要轻信所谓的政治图谋毙,他们有他们政治图谋只是工具,无论如何不能让无序乱的时代回来,无论如何我们再也不能做红卫兵了,谢谢。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