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年会】竺稼:政府不要轻易拯救经营不善的企业

2012-12-09 17:08 | 作者: 竺稼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竺稼 贝恩投资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贝恩投资(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竺稼先生参加了本次年会闭幕论坛“基业长青的安全边界”,并担任特约主持人。

竺稼先生认为,大企业能够从小做到大,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者都是因为你有能够适合市场的产品、技术和服务方式,能够获取足够的资源,这样把这个企业作大。

对于应不应该救市,竺稼以光伏企业为例,光伏业这么多有困难,是不是应该去救每一家光伏企业?你如果去救,本来这个行业当中有一些经营不善的企业,商业模式不对的企业,可能在变革当中就退出市场了,这时候整个的行业反而会更加健康。

以下为竺稼先生精彩观点摘录:

主持人罗振宇:竺稼先生您的身份比较特殊,既是来自投资界,又是来自外企,看看您眼里的不确定性。

 

 

竺稼:我自己觉得安全是没有的,刚才徐总讲到,做企业要如履薄冰,要战战兢兢,我觉得安全不应该有,也不会有。讲到企业的时候,如果我们看小企业,这个很容易理解,在每一个城市,每一年多少家新的餐馆会开出来,一年以后还有多少家餐馆能力存在,这种小企业的不安全是一定的。大企业呢,大家会觉得大企业怎么会不安全?我觉得大企业能够从小做到大,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者都是因为你有能够适合市场的产品、技术和服务方式,能够获取足够的资源,这样把这个企业作大。但是,能做大,也并不等于这个企业就安全了,因为变革总是在,有的时候更快一些,但是任何时候都有变革,都有不安全,所以我觉得不安全是一个必然的东西。

由此来想,怎么样让自己安全?我自己觉得,首先让自己安全,第一点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不能有安全感,有了安全感就不安全了。这时候我老在想,我自己想问题的时候经常跟我的同事们,跟我们投资的企业大家谈问题的时候也经常说,我觉得一定不能用后视镜来看未来。因为大的企业,成功的企业都是因为有自己的一套取胜的一些原因,容易让自己认为我自己过去能够致胜,能够取得成功的这些道路,今后也一样走的通。

那么,这个时候其实完全不尽然,用后视镜看未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一个固化的机构,固化的思维方式是非常成问题的。所以,我自己觉得,如果咱们想要怎么样能够让我们的企业安全,我觉得就一定要记住我们寻找安全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永久的安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大的企业都有可能失败。大家经常讲到比如柯达以前感光的胶片,那时候占据这么强的市场份额,这么领先的时候都会出现因为数码的出现而倒闭。所以,这个一定不能有这样的固化的安全感,一定要想到我们自己的这个企业,我们的产品,我们的技术,我们的服务是不是还适合未来的世界,是不是能够在未来的世界当中生存,这个是一定随时都要想的问题。

罗振宇:竺总,我现在想问,此时此刻中国经济带来这种不安全性的因素,您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竺稼:我觉得大家刚才谈到了一些,比如政策层面上的因素。我自己觉得,如果我要带着一个果子的帽说话,我自己觉得现在的国际形势也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我觉得一方面可以看到以前对我们来讲是一些有利的东西,是拉动的东西,是推动的东西,现在可能是我们拉后腿的东西。

比如国际市场,中国成为世界的制造中心,我们的产品能够有广阔的国际市场,从现在来看,至少从中期、近期来看,这个国际市场一定不像在过去的二十年,过去的十年,就从中国入世以来的这十年,对我们这么有利。所以,这个我自己觉得对于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很大的风险。刚才辜胜阻主席也谈到,比如到海外去,怎么去这是一个风险。我自己觉得海外的市场,不管对于我们作为一个商品的市场也好,对于我们想要去做企业并购,做一个投资的市场也好,我觉得都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我自己觉得其实在变革的时代当中,有一些企业要落伍,要淘汰,要推出市场,这本身也没有什么不好。所以,我自己觉得到不是说有的时候你在新的技术出现了,新的商业模式出现了,就是要取代旧的技术,就是要取代就的商业模式,如果有一些企业没有办法适应新的环境,它就应该退出。我自己觉得,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们不必要挽留,要保存每一家企业。

比如我刚才讲,光伏企业这么多有困难,是不是应该去救每一家光伏企业?你如果去救,本来这个行业当中有一些经营不善的企业,商业模式不对的企业,可能在变革当中就退出市场了,这时候整个的行业反而会更加健康。所以,我自己觉得我们不用过度的担心,不用过度的想要拯救每一家企业。

我觉得其实走出去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我觉得大家在考虑走出去的时候,其实我觉得可以参考一下很多跨国公司到中国来的经验。其实跨国公司到中国来,跟中国企业走到别的国家去所碰到的问题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觉得大家可以从这里进行一些分析思考,吸取一些教训。

从我来看,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其实走出去我们要想我们具备不具备走出去的条件,最重要的条件不是有没有钱,最重要的条件还是有没有人才,能不能够管理这些企业。其实跨国公司在这个问题上走过很多的弯路,有过很多的经验,最终跨国公司要想在中国站得主脚,能够在中国取得成功,一定要有理解中国的经营环境,了解中国市场,能够管理中国企业的这样的人才,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有可能成功。

反之,中国企业要到别的国家去,也一定要有能够在那个国家的环境下面运作的人才和经营,否则也是不能成功的。我投资了一个企业,跑到德国设厂,最初我们觉得有时候可以想象很多事情,比如有一个今天来看,我们自己原来的想象是错的,就是我们认为德国的工人一定能够操作德国的机器,所以我们在制造上面不应该是问题。我们当时想,我们到德国生产一种包装材料,我们觉得最大的风险,最大的问题是能不能打开市场,能不能把我们在中国生产的材料拿到欧洲卖,觉得运输成本太贵,觉得到德国设厂能解决这个问题。后来回过头来看,不是德国工人能不能操作德国机器,而是怎么样管理德国工人,这个对我们来讲变成一个最大的问题。所以,今后我们考虑走出去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想清楚。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