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领袖年会】宁高宁:抱怨不应成为企业界的态度

2012-12-09 17:54 | 作者: 宁高宁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宁高宁 中粮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中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宁高宁先生参加了本次年会闭幕论坛演讲。

 

“我觉得这不是企业界的态度,也不应该是企业界的态度。”在演讲中,宁高宁先生认为,现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疑惑和抱怨的现象,特别是企业界感觉到不确定性,为此充满担心与纠结,但对现实环境的认识不应该成为包袱,改变环境需要企业共同努力,而不是单纯的抱怨。

宁高宁先生指出,今天中国的企业界在中国经济里面应该是最坚韧的一环、最有创造力的一环,而不是一直抱怨和纠结给自己带来心理负担的一环。企业自身作为一个社会里面强的推动力量,应该有企业自身的创造性,自身的推动力,和自我的生存能力,努力逐步的开辟和改变现在的环境。

 “中国企业应该真正的去回归企业属性,回归企业本质,用企业的力量、用企业的创造、企业的创新、企业的引领,来探索自然的能力,创造企业、创造环境,来引领这个社会,而不是等待和抱怨这个社会,这才是企业的责任。”宁高宁先生说,中国的企业再往前走不应该是简单的抱怨环境,不应该简单的去特别是经营上简单的重复过去投资,搞过去的规模,占用过去的资源。 

以下为宁高宁先生精彩观点实录:

宁高宁:

 

刚刚进场,还没有定下神来,还不知道说什么就上场开始了。大家下午好!每年的这个时间《中国企业家》杂志举办这么一个年会,成为了中国企业界每年一个大聚会,也是大家互相问候、互相交流的一个时机。

我虽然昨天没有来,但是我今天要来,所以我把昨天开会的情况在网上也看了。总结起来,这么多年,每次会我基本都来了,但是我觉得每次除了一般的问候一下,鼓励一下,互相祝福一下以外,我感觉现在大家越来越多地有很多的疑惑,有很多的抱怨,特别是企业界感觉到不确定性,都有这种担心,每个人都越来越纠结。

这是昨天我看了前面一天开会的网上的资料以后的一个印象。就是不断的在纠结政府的作用,企业的作用,政治的目标,经济的目标,个人的财富,个人的影响,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企业家的作用,社会的干扰,多目标要求,不断地纠结在这里面。这个纠结其他国家是没有的,我感觉到,中国做企业的人,不管是国有企业的人,还是民营企业的人,还是外资企业的人,都好象比其他任何经济体制里面的企业多了一层担忧、忧虑和纠结。

我前天刚刚从以色列回来,第一次去这个国家,去之前有了一个动机,是看了一本书叫《创业国家》,说这个国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仅次于美国,创业的资金全球第一,新公司创立全球第二。去了我一看,这个国家真该纠结,为什么呢?犹太人被阿拉伯人包围了,每天都要打仗,都是炸弹,所有的目标,军工目标是第一位的。居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个国家仍然有这么多创造性,这么多发明,我到的那个大学,竟然有8个中国博士在那儿学农业。

为什么我们感觉到很不完美,很纠结,很多问题?昨天我就看第一个录像是冯仑说的,冯仑有名的比喻,洞房里的声音(管住政府的手,不要“乱摸”企业家)。他说不是我们自己有高潮,是因为洞房声音太大了。我说你这个耳朵呢可能也太灵了,太尖了,你直着耳朵听哪儿不好,非听那儿。这些纠结,为什么呢?今天我们看到很多的不理想,从柏拉图开始写《理想国》,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实现。

但是,恰恰相反,中国承担了很多历史上的积淀也这么走过来了,这个积累应该一个是财富,也可以看做是一个包袱,看你怎么看待?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就纠结,不断处于世界争端过程中,变成一个特别是被西方发达国家、工业化国家的力量在推动。到目前为止,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决定是我们单独做出来的。

从鸦片战争开始,到太平天国打起来,再到洋务运动,再到甲午战争,再到戊戌变法,再到还有一个当时的摄政王希望搞君主立宪,一直到辛亥革命,一直到新中国成立,这段历史走到今天,我们不能把它忘了,也不能甩了,更不能说,我们没有任何包袱,我们可以往前走了,这一点,做企业的人必须清楚地知道我们继承了什么,这一点是我们的先辈留给我们的,是我们的文明古国带来的,这一点上任何的理想主义者,或者片面的说,我不要这个只要那个,不可能。

如果你不要明朝、清朝,就没有故宫,就没有颐和园,为什么今天没有人说,颐和园干什么,故宫拆了算了,可是中国的文化里面还需要,它里面代表这个。特别是作为中国的企业来讲,我觉得对我们现实环境的认识不应该成为我们的包袱,我特别去以色列看了以后,我觉得更不应该成为我们的包袱。

企业这个组织在一个社会里,它是一个探索自然,创造财富,连接人类和自然交换的最核心的机构,它里面承担了一个自身的使命性的责任感,中国的企业家就必须天真一点,必须简单一点,必须目标专一一点。不要老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结果最后企业本身没有发展起来,环境也没有改变的了,要改变环境需要企业努力,而不是一般的抱怨。

今天会前《中国企业家》杂志给我的题目让我讲经济增长放缓以后企业该怎么做?实际上我拿到题目一看,我觉得中国的企业自身对中国经济的放缓如果说从高增长期变成中增长期,从9%-10%,变成7%-8%,GDP增长,说企业怎么办?我看企业根本不需要受这个影响。因为中国所有的统计的数字,所有的数字里面的实质的含量,它的成分你都可以重新分析。

比方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掉到7%-8%。然后你就说我不行,我企业不好了,我觉得纯粹是借口。因为这个7%-8%里面,过去的9%-10%有很多政府的投资在里面,本来和你普通讲的GDP也不一样,和原来意义上的GDP也不一样。我觉得这完全不是一个借口。

比方说中国的通货膨胀下来了,物价都低,出现了企业经营有问题,我说也不是,为什么呢?中国的通货膨胀数字,它的组成,它的数据,包括政府对物价的干预,都脱离了原来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消费物价指数的定义了。你把它用来,再给企业找一个借口,企业不行了,因为CPI下来了,我们都受压抑。

比如说最近税收比以前减了,税率虽然没有大变化,但是免税少了,税收减了,这个本来政府的税收怎么收法,政府的费用怎么算法,政府其他的收费这个比例在中国的制度里面和你原来意义上的说,税收怎么影响了企业,它就不太吻合。特别加上以前用税收进行投资,退税,返还税,反过来今天这个东西,就数据本身,我们不能把西方的拿来用,东方的也用,随时可以找到一个企业本身的借口。

再一个,比如说银行的贷款,货币政策,我今天说这个题目,都是在中粮企业里面,我们讨论预算的时候,很多公司说出来,说今年不再停了,比分说某某因素,比如今天说货币政策,借贷政策,银行放款的政策。当某一天银行放款比较松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说这个东西对我们有多好,今天反过来说,银行的贷款利息怎么样了,放款政策怎么样了,这个企业不行了。本来你所生存的环境就不规范,有相当的政府干预在里面,你就必须适应。再一个比如汇率,人民币汇率升值了,这个对很多出口企业到目前为止带来了很多的影响。

但是,反过来讲,汇率本身的影响,到今天它也不是我们说的教科书里面的自由浮动汇率的影响,你还得想办法来适应。因为过去,比如你因为汇率是不是过于低了,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你得到了好处,今天说人民币升值了,你觉得这个升值变成我的一个借口,也不是,还有很多。比方说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断的争论,就使得国有企业也觉得是一个问题,民营企业也觉得是一个问题。好像这个问题永远没有减,我们就不断地交流这个问题。

但是,今天我可以说,十八大开完会了,十八大报告已经写了,坚定不移的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里面,有社会主义的道路,社会主义的理论,还有社会主义的制度,这个制度里面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有在党的领导下的多党合作的制度,有少数民族自治制度,其实也包括公有制成分,坚定不移的发展公有制为主的一个多种经营成分合作这样的一个经营制度,这个制度本身就是今天我说的,从整个中国的历史走入了今天。当然,说这个不好,也可以这么讲。

但是,如果你不能改变中国的历史,如果你不能改变中国所有的过去,今天我觉得中国的企业界就应该沿着今天中国现存的,而且是取得了巨大成功的这么一种经济制度往前探索,而不应该说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我们也发展不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误区。

当然,再一个现在大家讲的比较多的,企业里讲的比较多的,这几年的发展引来了很多的投资,投资带来很多行业的过剩,过剩带来很多行业的价格战,价格战带来很多行业盈利的下降。这个环境之下,大家说经济环境不好了,供不应求了,所以大家拿企业界没有办法。我觉得这不是企业界的态度,也不应该是企业界的态度。中国的企业界在今天中国经济里面应该是最坚韧的一环,最有创造力的一环,而不是一个一般的抱怨和纠结带来自己的更多心理负担的一环。

刚刚说到以色列,我在以色列见到了他们的总统,90岁了,跟我们讲了差不多半小时话,主要题目就是说,现在世界,政府作用减少了,政府管不了经济,美国也好,欧洲也好,整个经济的危机,债务危机,主权债务危机,都是政府带来的。第二个政府管不了恐怖分子,现在的战争,政府无能为力。谁来做这个呢?他说我认为是企业,全球50家大企业联合起来,就可以把世界改变了。那么,企业可以配置资源,可以更有效率,企业而且可以平均财富。

实际上我相信那个90岁的老人,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战争以后才发现原来企业自身是一个社会里面这么强的一个推动力量,中国企业自己定位来讲,应该有企业自身的创造性,自身的推动力,而且自我的生存的能力,为我们努力逐步开辟这个环境,改变这个环境。

所以说,中国的企业再往前走,就不应该是简单的抱怨环境,不应该简单的去,特别是经营上,不应该简单的重复一个过去投资,搞一个过去的规模,占领过去的资源,真正的使我们企业恢复自身的力量,中国的企业里面,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过去它的企业属性都不很浓,相对来讲,政治属性、社会属性受到了一个企业外的政策影响的比例和程度非常高,中国企业应该真正的去回归企业属性,回归企业本质,用企业的力量、用企业的创造、企业的创新、企业的引领、企业的探索自然的能力来创造企业,创造环境,来引领这个社会,而不是等待和抱怨这个社会,这才是企业的责任,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