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主题演讲】宋志平:企业安全必须靠制度完成(2)

2012-12-09 18:18 | 作者: 宋志平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中建材 宋志平

刚才宁高宁在演讲过程中讲到都过剩,过剩并不可怕,我也觉得过剩不可怕,我想再讲讲过剩以后我们该怎么做?我对过剩提出来的就是四个字“整合优化”。因为经历了30年,我们建立了足够多的工厂,我们摆上了足够多的机器,我们的生产终于过剩了,这个过剩不只是中国市场,我们在全球市场都过剩了。像我在的水泥,全球35亿吨,今年我们的市场是22亿吨,大家想想22亿吨和35亿吨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关系?所以,它真的过剩了。但是,在过剩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呢?就是要整合,全世界解决这个的方法就是要联合重组,就是要兼并收购,没有任何其他的方法。所以,我们搞实业经济,我们搞实体经济,我们还得立足于这个系统,把这个系统行业做好,我们必须重塑我们的系统。所以,中国建材在过去这些年,我们推动了水泥行业的联合充足。我去了国耀,也推动了医药行业的联合重组。今年这样的一个场面,钢铁是全行业亏损,但是水泥还赚了一些钱,中国建材今年利润也会超过100亿,中国医药集团增长30%,利润增长20%,其实就是在同样这样一个情况下,如果我们把系统能够健康,我们也能在里面得到发展。

所以,我就感觉到,有时候宾大家讲,说市场我管不了,我只能管自己,我这句话不准确,大企业就得管市场,政府这只无形的手退出之后,大企业就是市场中无形的手。大企业之间的竞合,一个稳定的竞争,其实是这个社会经济的稳定器。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各行各业,尤其是制造业,都要历经一番整合,同时去优化,优化就是转型,技术转型和企业管理的提升进行优化,我觉得也没有其他的道理。

在这个整合的过程中用什么力量呢?我提出叫国民共进,昨天何振红女士讲到现在的国进民退,大家也觉得是一个安全上的问题,刚才宁高宁也讲到,我们不要纠结这件事情。我倒是说,从另一方面来看,其实今天的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来讲不是一只狼,它是民营企业的好朋友,我们可以相融,事实上我们已经相融了,中国建材也好,中国医药也好,这两个企业在充分竞争领域里面,我们现在从股本结构来讲,国家只占40%,社会投资人和股民占60%,再看看下面的企业,我们几乎每一个企业里面都有民营资本的投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这个结合我觉得和一些传统的市场的经济学家他们所想象的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的经济向纵深发展,实践永远先于理论,理论要被实践所检验。所以,我常常讲,如果一个事情长期发生,最后和长期相违背,一定是理论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应该尊重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尊重这些国企和民企他们的实践的活动。我记得我也是站在这个讲台上讲,我重组400多家水泥公司,没有一家公司去后悔的,也就是说,国民共进是非常好的方式,我们一起结合起来,共同发展。其实过去几年,假定不是中国建材,在水泥行业进行大规模的重组,我敢说今天很多中小企业的水泥厂都倒闭了,倒闭意味着什么?投资者的损失,债券人的损失,银行一堆烂帐还有,就是我们国家的一大损失。我们非常尊重民营企业家,这是可以互相包容的,多生共赢的。

最后一点,随着整合的出现,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出现了,去年有70多家进入世界500强,我想很快有100家进入500向,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企业的稳定,大企业的安全,就今天提出来的问题。中小企业的安全危害小,但是一个大企业哄然倒下,这个影响就会巨大。所以,当我们出现这么多500强,我们为它高兴的时候,我们同时必须要想到它的安全。作为中国建材来讲是一个500强,中国医药集团,我相信它今年也成了500强,这两个500强,我都是它的董事长。其实我每天都在想它的安全,怎么保证它的安全呢?我觉得也没有更多的方法,就是严格的管控,建立一套科学的管控机制,没有人有三头六臂,只有靠制度体制来解决。中国建材搞了一套“格子化”理论,打上格子,每一个企业装入这里面。企业出现问题,第一行权乱,第二投资乱,我觉得一定要把管控做好。

最后几句话,刚才茶歇的时候《中国企业家》杂志社采访我,提了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看待企业家?企业家在这个社会里是弱势的一个群体吗?企业家还是英雄,企业家应该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在中国的经济、社会、生活里面,企业家应该站在什么样的一个高度,我觉得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美国人讲美国的事业是企业,其实中国的事业也是企业,企业是所有经济的基础的核心。企业家在企业里面又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企业家是英雄。所以,我就觉得我们整个社会,不管我们经济快速增长的时候,还是我们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不管是我们企业过五关斩六将的时候,还是我们企业走卖场的时候,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包括今天在座的媒体都应该给他们以包容和宽容,既鼓励他们去创新,做英雄,也要包容他们的失败,甚至挫折。同时,我觉得企业家也应该站得更高一些,我记得印度的IT之父写了一本书叫《与世界同步》,我读完以后大吃一惊,我们的企业家在这个讲台上大多讲建材、医药怎么发展,2020年怎么样,我看了外国的企业家,我觉得他们站的很高,站在民主国家的历史使命上来看。所以,对于我们中国的企业家,我们已经不是早期的企业家,我们已经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企业家了,我们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我们应该有更高的境界,同时我们也应该受得了委屈。我的时间已经到了,我想到的就这些,谢谢大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