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吴英上诉 要求调查审判人员是否徇私枉法

2012-12-11 09:04 | 作者: 王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上诉 审判 人员 调查 吴英

不满“资产贱卖案”的重审判决,吴英再次提起上诉,并致函金华市中院要求法院调查审判人员有无徇私枉法、贪赃枉法。

本报独家获得了函件和上诉状。函件里吴英怀疑这起案件有法院人士参与勾连才会错判并于6年之后重审。她质问称,如此明显的虚假诉讼,为何拖了6年之久,至今尚未查明案件事实?为什么有人敢于制造虚假诉讼,利用司法进行诈骗,至今未被追究?

其上诉的主要诉求则是撤消判决,认定吴英与胡滋仁等购房协议是否伪造,以及吴英是否收到了两人的购房款等两项事实,并将相关三人以涉嫌诈骗移送公安机关。

这两起吴英资产被贱卖的“案中案”重审于11月27日宣判,浙江省金华市中院推翻了此前的判决。

委托书不全

两起“案中案”为本色集团起诉胡滋仁、刘贤富,要求其支付购买本色集团14处房产的尾款,提起诉讼的是自称吴英代理人的毕健。但吴英本人屡次申诉称自己并未起诉,吴英父亲吴永正称两案为假案,原告编造案情的目的是通过所谓的欠款追讨,由法院立案判决房屋的产权归属,从而侵占房产。

2006年12月28日,金华市中院曾对两案进行民事调解,调解结果是购房者付清上述490万元余款后,即可执行房产的过户手续。

11月29日,金华市中院下达裁定驳回了毕健的起诉,但未认定吴英与胡滋仁、刘贤富的购房协议是否伪造,以及吴英是否收到了两人的购房款。这为吴英所不满,并因此上诉。

吴英代理律师、云南里程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建伟以“委托书不全”为主要证据,质疑法院相关人员在程序上失职。

“毕健只有吴英签署的委托其起诉刘贤富的委托书,而没有委托其起诉胡滋仁的”。11月27日开庭时,朱建伟提出这一问题,“法庭当场在所有证据资料里找了十分钟,庭审结束后继续找,都没有找到”,他说。

“既然毕健连吴英的委托书都没有,6年前金华市中院立案时是怎么把关的?”朱建伟质疑。2006年12月21日,吴英因债务纠纷被债权人杨志昂(杨亦是吴英集资的下线)等人绑架,12月28日晚被释放。而就在当天,毕健在金华市中院起诉,并当天立案,当天调解成功。

吴永正因此怀疑,这起案件是杨志昂与法院内部人员勾结,意在侵吞吴英财产。不过,目前14处房产仍在本色集团名下,“6年前胡滋仁、刘贤富曾申请强制执行过户,但被撤销了”。吴永正说。

追责审判人员?

在上诉之外,吴英的追责意图更为强烈。

在函件中,吴英提出,请金华市中院“调查审理本案的审批人员有无徇私枉法、贪赃枉法。并将调查结果反馈本人”。

此前法官因贪腐被追责的案例颇多,如最高院前副院长黄松有等,大都是通过纪检系统追责。而法官因为错判被免职的案例却不常见,赵作海翻案后法官被停职是较为典型的案例。

中国人民大学刑诉法副教授程雷告诉本报,当事人如认为案件审理时法官有徇私枉法行为,可向法院纪检系统反映,亦可向检察机关举报,“后者为正式司法程序。前者中,如纪检系统发现涉嫌徇私枉法犯罪行为,也应移交起诉”。

但吴英代理律师朱建伟告诉记者,吴英并未向检察院举报。截至目前,吴英及其代理人也未举出任何此案法官涉及贪腐的例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