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台湾老男孩

2012-12-14 08:09 | 作者: 曹顺妮 来源:《中国企业家》 台湾 男孩

【编者按】12月15日,任贤齐将在台北小巨蛋举办个人演唱会“齐.不信邪”,达芙妮CEO陈英杰与其他商界兄弟邱翰华、马良骏、楼更深、吴在位也争着要上台与小齐合作一把。二十年前,他们都是名噪一时的台湾赤蛇乐队主创,如今任贤齐仍在音乐圈,其他人早已投身商海。虽然如此,陈英杰说,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音乐圈,这二十多年的经商生涯不过是“误入鞋途”。本文为2012年第2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文章,中国企业家网特提前发布以飨读者,更多相关精彩内容敬请期待最新一期《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_本刊记者 曹顺妮    编辑_萧三匝

曾经摇滚,如今商贾,他乡遇故,最难忘情。    

摇滚让人疯狂,也让人眷恋,尤其是对曾经的摇滚青年来说。

12月15日,任贤齐在台北小巨蛋举办个人演唱会,陈英杰、邱翰华、马良骏、楼更深、吴在位争着抢着要上台与小齐合作一把。小齐给多年重聚后的乐队命名“CEO Band”。

有必要介绍一下他们如今的身份:陈英杰,达芙妮CEO;邱翰华,金牌大风大中华区新媒体总监;马良骏,亿动广告传媒创始人兼CEO;楼更深,台湾奶茶连锁店五十岚老板;吴在位,北京飞行者音乐学校创办人。

二十多年前,他们是名噪一时的台湾赤蛇乐队主创:陈英杰,键盘手;邱翰华,贝斯手;马良骏、楼更深,吉他手;吴在位,鼓手。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任贤齐是主唱。

当赤蛇活不下去时,他们风流云散。巧的是,他们后来都到了大陆,但只有任贤齐坚持在娱乐圈苦熬。倘若想到大陆这三十多年的经济增长,你就不会对他们不约而同的渡海行动感到惊奇了。

兄弟们在此后的日子里从来没有放弃对彼此的关注,尤其是对任贤齐,因为在他们看来,“小齐”代表兄弟们延续着昔日旧梦。

最关注任贤齐的或许是陈英杰,每逢任贤齐的演唱会,达芙妮必然赞助。陈说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音乐圈,这二十多年的经商生涯不过是“误入鞋途”。

“如果大家都知道我玩乐队,达芙妮股价不会跌吧?”陈英杰勾着吴在位的肩膀,忽然转身问我,然后忍不住和吴一齐大笑。

安永企业家奖今年颁给了招行行长马蔚华、新浪董事长曹国伟、谢瑞麟珠宝总裁谢邱安仪等13位企业家,陈英杰是1/13。强烈的灯光下,这个曾被《福布斯》评为全球时尚界25位华人之一的CEO一头褐红色头发分外显眼,与其他获奖企业家形成了鲜明对比。颁奖现场,别人都面带微笑,反倒是他一脸严肃。“那是故意装酷。”事后他说,“乐手一登台,就要酷。”

颁奖晚宴开始前,想起2004年就在北京定居的邱翰华,陈打电话让老邱来参加晚宴。老邱告诉他,吴在位也在北京。陈高兴坏了,不再装酷,冲电话大喊:都得来!

吴和邱到了宴会厅,远望陈神情严肃,走到近前,他瞬间眉飞色舞,表情切换之快,唯老友知其内里:陈是乐队中最容易紧张的,在商业场合尤甚。只有在摇滚老友面前,他搞怪的细胞才会被激活。这一点,在陈坐下来正式接受采访时得到了验证,两个小时采访,他抽了四根烟,只在聊摇滚时才会一展笑脸。坐在一旁的吴和邱都纳闷,他什么时候烟抽得这么厉害了,“每次去他家里,都没发现他抽烟。”

老友在场,缓解了陈的紧张。趁陈接电话的空档,吴、邱摇了摇头,感慨着在他们眼里的摇滚男孩,现在头戴CEO的帽子,掌管着数千家门店的集团公司,还要对数万员工负责,真不是什么好差事。为了让大家都开心,他们都愿意“想当初”。

“我们拿了第二届雅马哈大赛第二名,本来是第一的,主办方公布名次时,全场都喊赤蛇,后来公布的第一名遭到全场嘘声。”吴在位说,那场比赛让他们首次领教了什么叫运气。虽然那场比赛结束后是赤蛇代表台湾去日本继续参加比赛,但比赛捧红歌手的幸运没有落到赤蛇身上,而后来成名的张雨生正是那场比赛第一届冠军,赵传则被追加为第0届冠军。

获奖后赤蛇凌空起舞,最风光的事是连续两年参加台湾校园巡回演唱,两个月的演出季里有五六十场演出,密集到几乎天天登台。爱整人的吴宗宪主持演唱会。“每次宪哥都要玩套把戏。他一介绍马上登台的是赤蛇,台下大叫,然后他又说,现在介绍最帅的乐手。”灯光此时已打到最受女生关注的陈英杰身上(年轻时的陈长得跟郭富城极像,甚至连郭富城本人在电梯间撞到陈都吓了一跳,用香港腔喊着:“怎么会这样!”)。高潮来了,吴宗宪忽然跳到外形“最凄凉”的吉他手楼更深那里,递上话筒,让楼介绍一下自己。台下又是尖叫。陈被晾在那里,一脸尴尬。

现在回忆起这些轶事,吴、邱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实的陈英杰在吴、邱眼里,本来就不是“同一卦的人”,但他们发现陈很喜欢和他们这群“疯子”在一起。“我们都是能玩的人,他可能也是为了逃离严厉的家教而到乐队放松的吧。”陈是富少出身,常开着奔驰接送大家,大家回赠陈少的是带他去当时有名的站街女聚集地边上兜风,“他从没见过这场面,车都开不直了。”

彼时赤蛇每场演出能挣五六万台币,但因为没有唱片公司跟他们签约,这种自在又有钱花的日子说结束就结束了。这并非是单个乐队的偶然结局,模仿欧美风格的台湾重金属摇滚,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独显异类,但因其不具有轻松消费元素,只能在娱乐至上的流行音乐大潮中走向边缘,甚至转向地下。香港和大陆的摇滚乐队,也曾经历类似的命运。吴在位去服了兵役。陈英杰大学毕业也先去服兵役,后来直接进了家族企业。马良骏发奋考了MBA,一开始不支持他玩乐队的老爸看着儿子玩乐队如此执着,遂态度大变,愿意花钱供他去美国学音乐。可马良骏知道,台湾没有重金属摇滚的市场,便绝然投身到商业领域。乐队灵魂、贝司手老邱当时为了不工作,甚至故意挂科,大学读了五年才毕业。他坚持得最久,直到36岁才转行。“有一天,忽然在酒吧一分钱都赚不到的时候,才意识到该另谋出路了。”

就这样,做了五六年的乐队,散了。

乐队生涯给这帮人留下的,除了快乐,就是牢不可破的情谊。老邱与大学同学一个都不认识,朋友全是乐队的。马良骏也是如此。“毕竟全部时间都花在乐队上。当年感觉错过了很多东西,现在又觉得什么都没错过,该有的都有。”马良骏说。

晚宴时,陈英杰一见吴在位,便问他怎么也来北京了。吴说,他在北京创业了,和北京飞行者唱片的曾宇合办了一家音乐学校,地址在朝阳门,12月份试营业。

来大陆办音乐学校,原本是陈四五年前跟吴提议的。“当时他跟我说,他在上海可以买下一幢楼做音乐概念馆,从培训到唱片消费,还有Club等等,总计投资上亿。事儿太大了,再说内地市场和台湾不一样,我没敢答应。”吴虽然相信陈的商业运作能力,但不相信自己能把陈的商业梦想落地。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