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孙大午:不怕政府不干事(2)

2013-03-07 07:51 | 作者: 孙大午 来源:《中国企业家》 孙大午 政府

强势政府号称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也有人认为强势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是一种现实选择,我觉得这种观点是不成立的。强势政府可以强化法治,高效管理,未必是强权政府,延续集权惯性。比如新加坡。新加坡的面积大约是715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平原地区一个普通的县,我的企业所在的徐水县有723平方公里,人口在50万-60万之间。但是新加坡是500万人口,相当于一个平原县的10倍,其中外来人口近半。在这样一个狭窄的区域,聚居500万人口,肯定需要强化管理。新加坡是以管理为主以服务为辅的社会,不然秩序都无法维持。那么小的面积有3个飞机场,13个高尔夫球场,没有政府的强化管理不行。我去新加坡考察,发现新加坡最大的优势就是有健全的法制可依循,民众自由空间很大,不像我们事事都需要审批,而且事事都批不下来。

政府权力可以无限膨胀,造成民营企业普遍处于非法生存状态。茅于轼先生概括过:“中国问题就出现在没地方去讲理”。我和一些政府领导喝酒,也说你们从来就不说理,我干企业30年,没见过哪个政府部门讲过道理,更不要说懂法。什么《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他们都不懂,但他们可能随时闯到企业来,或到老百姓家里去检查、搜查。如果依法行政,有事由,得下达通知,亮出证件,查不出问题还要对后果承担责任,不能扰民。可是这些道理是讲不清楚的,因为他们的大脑里充满特权意识,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即使打官司也解决不了问题。立法是他们,执法是他们,解释权是他们,司法还属他们,哪有地方去说理?

我跟政府很多部门打官司打了多少年,也打了多少次,没有赢过也没有输过,结局都是息事宁人,撤诉。

现在政府管得太宽太细,基层执法人员故意难为企业的事情更多,“打土豪,分田地”的心理普遍存在。

作为企业家,我希望政府弱势一些,哪怕不干事都可以。政府管制太多,社会就会失去自律功能。

企业的安全感更多来自一个受民众监督的法治政府。对政府来说,“法无授权即禁止”;对老百姓来说,“法无禁止即自由”。世界上很多先进国家都做到了,我们现在为什么做不到呢?这是因为,如果我们的官出了事情,民不能问责,法也不能问责。现在的法是政府用来治企业的,企业随时随地可以“被非法”“被违法”,什么时候法能治官、民能治官,官员才能想到依法行政。当然,你也可以说,现在官员也会落马呀,但怎么落的马?通常不是民问责、法追责的结果,而是上一级官员不喜欢他,程序是双规、开除党籍、交法院。而对于企业家、老百姓呢?有问题抓起来就判。法律是直接对民的,对官是有一个天然的保护槛儿的。为什么人们愿意当人大代表,当官去?这道理还不明显吗?

政府应该为企业提供宽松的创业环境。大午集团现在所做的办学、办医、养老、修路、社保等等,都应该是政府的事情,政府不做,企业才迫不得已而为之。做这些事情,企业负担很重。所以大午集团是可彰而不可学的,因为这不是方向。企业办社会不是方向,企业的责任就是创造社会财富,多纳税,增加就业。

大午集团是个农牧企业,从1985年开始发展,经历过这么多坎坷,毕竟站起来了,好比一个小孩子长到了壮年,有了一点儿抵抗的力气,死里逃生活过来了。回头看后来这二十年,老的民营企业像联想等做起来了,新的民营企业不多。在管制、规范之下,创业环境越来越逼仄。每一部法律出台都是一重对民众的束缚。法律不是怎么让你把企业搞好,让社会更多姿多彩地发展,而是越来越压抑社会活力。

比如说教育,《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以前,保定市起码有几十家上百家民办学校,现在只剩下十几二十家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法出台以后,规定学校的面积多大,图书馆有多少书,操场多大,师资、微机配备等等,全按标准来要求企业,那么企业敢投下巨资再去招生吗?事物都是由小到大逐渐发展起来的,社会有个认知过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是民办企业的常态。

对行业规范本意是好的,但恰恰扼杀了民办企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发展可能。现在中小企业不容易发展起来,想做成品牌、做大企业更难乎其难。

还有税收的问题,废除农业税之前,政府一年在农村收400个亿的税费,却要花1200个亿养收税的队伍。在工商业领域,就算在集市上卖个鸡蛋,还要办个个体工商执照,弄得鸡飞狗跳,小商小贩办这些执照有什么用?有什么必要纳税?这其实是在给政府官员找饭碗。社会上的人哪有社会保障,今天挣点钱,可能明天就不挣钱,这个月赚钱,可能下个月就赔钱。谁来管这些事?既然管不了,税就应该减轻。其实中央有钱,省里也有钱,越往下越穷。大量的税应该放在资源上或者消费环节上,我们却收产品税,生产出来的产品还没卖出去就要让企业缴税,政府应该征流通环节的税,不应该从生产环节征税。

不仅环保、教育、医疗、修路、养老等创业环境的疏通保障都不到位,还有一些民间的特殊意外事件(如撞车),我们国家也是没有救济机制的。这是不符合权责对等的行政法治原理的。既然权责失衡,就应该致力完善法治政府,改善“八个大沿帽管一个破草帽”的部门管制现状,简化合并税种,给企业松绑减负。政府的权力过度介入市场经济有什么好处?很多发达国家根本没有工商管理局这类部门,也没有营业执照年检。如果企业要年检,为什么没人年检政府?这是根本上的不对等、不平等。

有时候我想,压缩政府权力,这个社会能乱到哪儿去?1978年,人民公社解散了,领导很发愁老百姓的地怎么种,可是土地一分,老百姓都种得很好。农业局、粮食局、食品站不都解散了吗?包括钢铁,放开了,不是发展得都很快吗?开放社会是能够做到行业自律的,但是需要一个开放的政府。

小国讲管理,大国讲治理。分权、限权、确权,才是大国长治久安之道。

注:本文详见2013年第5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8折优惠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