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冯仑:政府要往后退

2013-03-08 07:52 | 作者: 冯仑 来源:《中国企业家》 政府 冯仑

【中国企业家】民营企业家既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也不是什么话都不讲,只扮演一个去挣钱的角色。

中国目前在这样一个转型中,前30年的改革我们边破边立,以破为主,把计划体制、非市场的东西统统去掉。今后30年应该是以立为主,主要是创造新的制度,这个挑战比破还大,因为到底新的制度以什么为蓝本?所谓顶层设计,这个分歧会很大:对未来的预期不一样,设计的制度也会很不一样;对中国未来发展的目标定位不一样,我们整个顶层设计就不一样。

立的难处在于不同的价值观、意识形态、社会发展目标、执政党的理想、理念,以及不同的解决冲突的方法,这导致在立的方面有很多岔路,其中会有很多机会,也会有很多陷阱。

我们希望进入一个法治、民主的轨道,民主和法治的轨道就是会场的轨道,所有事在会场解决,不是在战场、广场上解决,这个会叫人民代表大会,叫国务院办公会,叫听证会,叫咨询会、论证会,不管叫什么会,总之在会场解决。

中国政府与西方国家政府的重要差别在于,我们的政府承担经济发展职能,其它国家的政府大部分做的是公共服务,在公共服务中让民间的企业家和企业成为经济成长的主角。

大政府究竟是优势还是劣势?应该说从经济的快速成长角度来看,特别是有改革和经济发展双重任务的时候是好的,能迅速集中力量,把基础设施工作做好。但是在这个任务完成之后,它的角色要改,逐步地转到我们叫做纯粹的服务型政府,要把看得见的这只手弱化,逐渐隐形化。

政府职能的转变有几件事情很重要:第一,央企的利润要百分之百交给财政,这样的话央企就知道它的角色是公共服务,它的责任是承担全社会的事儿;第二,央企要变成普通企业,所谓普通企业,除了资产纽带关系不一样以外,它在市场面上跟其它企业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政府面向所有企业提供公共服务,而央企在市场上并无特殊性。政府的公共服务要去研究怎么制造更好的市场环境,怎么去鼓励更多人创新。比如从360周鸿祎讲的微创新,到张近东也在讲颠覆,包括我们讲立体城市,都是企业家在讲,越多的企业家去琢磨这个事儿,而不是琢磨别的事儿,就说明政府工作到位了。现在有时候有点儿错位,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彼此都过界,政府在想企业做的事,企业在想政府该做的事。

现在央企只上缴其利润的15%,剩下的85%变成央企利益集团自我循环了,这都是要处理的问题。假如说央企税后利润,全部纳入公共财政,然后由财政统一分配给教育、医疗等等,那我们每个人每年都能从国企得到分红。目前国企垄断了大部分赚钱的资源,占用70%的信贷资源,而民企创造80%的就业、60%的GDP、50%的税收、65%的公益捐款,才占了30%的信贷资源。

新加坡整个国家的发展政策、方向很清楚,就是“社会主义目标、资本主义手段”。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