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李毅中:人口红利已过去 低工资不可持续

2013-03-10 09:46 | 作者: 戴闰秒 来源:21世纪网 人口红利

3月8日,全国政协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原工信部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就劳动力短缺该如何解决、产能过剩等问题接受了媒体采访。

李毅中对21世纪网表示,目前,我国劳动力红利已经过去的问题确实存在,长期低工资是不可持续的,企业家要认识到这一点。 

\

 

李毅中认为, 目前劳动力紧张是人才结构的问题,在充分就业的基础上,企业要重视生产线的自动化,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

此外,对去年钢铁工业冶炼和工业加工利润下降了37%。李毅中认为,这是由多重因素造成的,但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产能过剩。

在这样的情形下,钢铁行业到底该如何进行“自救”?李毅中建议,首先,企业还是要提高质量,开拓新的用途。其次是淘汰落后过剩产能。“按照现有的技术衡量,15%到20%是应该淘汰的。另外,就是要重组兼并以及进行产业转移。

劳动力紧张是人才结构的问题

2012年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转折点,15到59岁劳动年龄人口在这一年出现了绝对下降。根据根据国家统计局2013年1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比上年末下降0.6个百分点。

此外,中国劳动力供给的状况可能比预想中的严重得多。受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刚刚完成一份名为《中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发展战略研究》的报告。报告测算,若保持当前农村劳动力工作负荷和土地制度不变,到2013年,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已经为零。

应该如何面对和解决我国劳动力短缺?李毅中对21世纪网表示,应从技术进步的角度给劳动力提供更大的空间。

李毅中认为,目前,劳动力红利拐点已经过去,长期低工资是不可持续的。提高劳动力的基本工资是“以人为本”的体现,也是企业家应该认识到的一点。

另一方面,李毅中指出,劳动力紧张是人才结构的问题。当前,就业者中缺少具有相当科技水平的高级工,也缺少从事“苦脏累”等艰苦岗位的劳动力。因此,在充分就业的基础上,企业要重视生产线的自动化,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

“我 之前去富士康,发现流水线上的工人完全是熟练工,将零件从架子放在流水线上,不停的重复劳动。我当时就问管理者为何不使用机械手?其实我理解他为什么不使 用,因为搞机械手所用的投资比雇几个人的成本高很多,所以管理者宁可用人而不搞自动化。但是现在如果企业确实出现劳动力紧张的情况,那就推进机械手的上 岗,将剩下的劳动力进行培训,提升劳动者的技能去干更复杂的工作。”李毅中向21世纪网举例表示。

钢铁业要“走出去”

根据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黑色金属冶炼工业利润大幅下降了37%,钢铁业亏损严重已经成为了众所周知的事情。

对此,李毅中首先提到了铁矿石的定价问题。

“我们买了全世界矿石贸易量的70%,理应更有话语权,但实际上是国外卖家说了算,不是卖家非要卖给你,是我们非要买人家的铁矿石,我们曾经下决心三个月不买,那第四个月买不买?说到底,铁矿石定价权不在我们这里。”李毅中表示。

根据粗算,我国每年用铁矿石为21亿吨,其中自己生产13亿吨,进口7亿吨左右;不过,按照质量来说,我国自己生产的铁矿石含铁量仅为30%—40%,而国外进口的铁矿石的含铁量为62%。也就是说,如果按含铁量来说,我们进口量达到50%

在这样的情形下,钢铁行业到底该如何进行“自救”?李毅中提了自己的几点建议。

李 毅中表示,首先,企业还是要扩大内需,提高质量,开拓新的用途。其次是淘汰落后过剩产能。“按照现有的技术衡量,15%到20%是应该淘汰的,政府工作报 告里也说了,淘汰了五六千万吨,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淘汰的标准还在提高。如果真把落后的淘汰掉,那我们就不是这么严重过剩了。”李毅中称。另外,就是要 重组兼并以及进行产业转移。

李毅中认为,我国的钢铁业是可以实现“走出去”的。我国钢铁业总体水平并不低,发挥强项才是化解现有存量的有效途径。

不过,除了钢铁产业外,从大范围来看目前我国工业的库存状况,李毅中表现得比较乐观。

“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去年主营业务的收入大概是97万亿元,库存是3万亿元,这样算下来,总体也就是七八天的库存,还属于正常范围。虽然库存也在增长,但是库存的增长要比主营业务的增长要慢。”李毅中称。

政府限“两高” 力度不够

事实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产能过剩或者适度过剩是正常现象,但是如果遭遇严重的产能过剩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在谈到区分“产能过剩”与“严重产能过剩”的界限时,李毅中给出了行业利用率75%的说法。也就是说,当行业利用率小于75%的时候,这个行业就属于严重过剩。

根据李毅中给出的数据,钢铁工业现在的产能利用率为74.6%,电解铝为74.3%、风电设备为69%,光伏电池和多晶硅分别为57%以及35%。

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根据之前媒体报道的情况,我们目前面临的不仅仅是产能过剩的问题,而是在产能过剩之后,地方的企业仍未停下扩张的步法。

以电解铝为例,去年全国的产能是2700万吨,实际的产量是2000万吨,但是地方上目前仍在建的电解铝产量达500万吨左右,还有拟建的1600万吨。

对此,李毅中也给予了解读。他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首先是企业经营者水平不高,缺乏科学决策;第二是信息传递的不够及时、存在误导;第三则是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找不到更好的经济增长方式;最后则是中央政府虽然限制“两高”,但是力度仍然不够。

“每次都说建大(企业)关小(厂),但是最后,大的建起来了,小的也没关,这就造成了产能过剩。”李毅中称。

然而,对于将产量完全交给市场定夺的说法,李毅中同样不能认同。在他看来,“市场的手”有时会失灵,如果完全放任自流问题会更加严重。

“我 们国内有这样的教训。当初,电视机的生产是比较放开的,很多地方都在生产,到现在可以说已经经过了很长时间,但是最后各企业见竞争的头破血流,造成国家资 源流失以及环境污染等巨大损失。如果能够适度的宏观调控,将政府的引导和市场机制结合起来,我觉得可能更好一点,我们不能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李毅中表 示。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