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马化腾两会答记者问(全文)(6)

2013-03-10 22:25 | 作者: 袁茵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腾讯 马化腾

提问:你的着眼点是自营还是平台。

 马化腾:刚才讲了自营是标准类的东西,平台很多是非标准类,或者是我们没有拥有的一些标准类,也可以让它进来。

提问:将来的赚钱点是靠返点还是说你收平台的这种。

马化腾:都会有。

 提问:哪部分最看重。

 马化腾:现在还很难说,可能都有。

 提问:应该是像淘宝那样的做平台的。

 马化腾:也不一定,因为可能是综合的,你说哪个最大很难说。

 提问:您说重资产投入,我还记得,重资产投入您是想在后面做物流做大的这一块儿。

 马化腾:有一些是要自己投的,但是也不会全部自己投,一部分还是要去外面外包的,但是你说你就三个城市,那你这三个城市还是要有自己的仓储。其他外面的我们可能就,那些单也不接,或者说用租用的方式了。

 提问: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你们的研发团队,就是微信跟移动QQ这两个研发团队内部是有竞争心态吗?您鼓励吗?

 马化腾:多少有点儿竞争心态,我确实有鼓励,互相学习吧。QQ上有很多的责任以及它承载着很多的业务,以及它跟PC的互联互通的转变,其实也要本身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就刚才跟你讲的,基于微信或者说手Q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可以由一些项目是大家分头承担,也不一定差异化。比如说你这边来不及做,人数不够多,有的底层大家都差不多,那基于这个接口或者说垂直整合,刚才讲的跟电商或者说团购整合也好,其实底下是接手机QQ号,包括社交手机游戏是接微信也好,其实是一回事儿了,那这样的话它有一些工作是可以分摊两个团队联手一起做,成熟了大家一交换就可以比较快速,是可以这样的。

 提问:这个资源分配是根据具体的案子来做,就是说不会强调这两个团队你们要有差异化,有不同的。

 马化腾:我不会强调有什么差异化,但是他可能事实上承担不同的东西,可能一出来就是有点儿差异化

提问:我想问一下两个问题,第一个还是关于自主创新的,我们也注意到您这一次提的建议里面有关于营造自主创新的环境,促进科技创新的发展这个,我们想问您一下,在您的感觉中,我们现在的创新环境跟体系,还有哪些障碍?在您看来大企业、小企业和这个之间,是有怎么样的关系,在创新这个领域,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是关于我们也注意到,两会的进程过半,作为您第一次参会,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另外一个就是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您的履职中有什么样的规划。

 马化腾:终于有一个跟两会有关的问题。

 我递上了一个讲创新的一个建议案,其实很多的议案我相信都跟这个有关,但是我们的角度是说希望能够,因为政府出台政策扶持,其实过去在很多城市、很多政府都已经是有这些举措了,因为一定都是好事儿嘛,肯定都是支持。我们的角度更加是针对不同的情况来去分析。比如说对行业领军的企业可能更多地要他承担一些引领的作用,包括这个产业链的打造,以及或者是承担走出去、攻克难关的这种责任,但是对于微小的创新企业来说,要更多地是从政策优惠,包括人才吸引等等的这种政策出台来去支持。

因为腾讯其实也是从小到大去这样变化的,所以我们感受比较深,因为我们所处深圳其实是环境比较好的,但是我看到深圳以外或者说其他地方,不一定是一线城市,其他二线城市的这些企业其实就是蛮痛苦的,他就没有受到重视的程度。你要人都要不到的,也没有人愿意在,大家都待在一线城市,都不肯去二线城市,但是其实会发现很多的产品是可以在二线城市诞生的,但是我们看到没有这样的一个政府重视的举措出来,所以说我们也是呼吁能够更多地关注这一点吧。

因为未来的这个互联网有关的产业链,一定是很丰富的,他从业的这个企业和个人是多种多样的,绝不像以前,过去十来年都是集中在一线城市北上广深这么简单,实际上还是蛮综合的,虽然北上广深比例还是很大,但是一定会是有很多人肯定是在,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在哪里,他就是有创意,突然间创造出一个很出名的内容或者说应用,就在一个不出名的地方,那是有这个可能性的,所以说也讲更多的这些有关系的吧。

当然也提到说创新的一些管理方面吧,总之还是希望怎么讲呢?就是说从财政收入、从税收也好,甚至是一些办公场地也好,比如说我们以前看韩国他真的是有一些,除了他的宽带战略以外,他有一栋楼是政府修的,让这些创意产业入驻免房租等等,是有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做出来的。也看到为什么韩国很多新的,亚洲很多最新的一些东西都是从那边出来的,动作很快,所以也是跟这个有关系,所以说他这方面,在亚洲来说创新做得相当不错,所以你也可以看到政府在里面起的作用,不是锦上添花,真的是有可能雪中送炭,还是会发挥作用的。

 提问:您当两会代表大概的感受。

马化腾:因为我从来没有开会开那么久过,才过一半,所以感受很深,也学到很多东西,因为第一次做全国人大代表,然后我自己除了从我们行业里面代表网民、代表行业提了一些建议案以外,其实我也在做一个代表,学习了很多、听老代表、其他代表的发言,其实很大程度地扩展我的知识面,也了解到别人怎么去做建议和提建议的,我们看到有几类了,就是说一个是从政府角度的代表,他很生动地阐述他们怎么在政府管理方面关注的一些点,比如说我们过去我们在行业里面,其实没有机会看到这么深,也有看到像我这样是一些各行各业的代表,也有看到一些他更关注民生的基层代表,他们所反映的问题也都是非常实在的,也是跟民生、老百姓更关注的一些有关。

所以说对于我来说,我学到很多东西,而且是从我们行业来说,可能更加不能说你只讲这个行业或者说只为一个企业代言,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不好的,我觉得可能应该要更多地看网民、这个产业需要什么,从行业的角度和网民的心声,你要去做调研、要去网上看东西,能够总结出来。也包括说这个建议也未必是在开两会的时候能够提,像闭会期间也一样可以提的,我看央视的节目也在介绍两会这种,一开两会人均两个建议,可能总数有六七千个建议出来,但是闭会期间的355天只有200个左右建议,现在发现这个途径其实是敞开的,不一定要等着两会的时候。

我也很高兴现在有一个直接通到全国人大的途径,因为以前包括我们遇到很多问题,大家知道人大是最高权利机关,他的主要职责是立法和监察,立法的权利是很强的,我们是有实际需求的,我们过去在06、07年的时候,我们盗号最严重的时候,最后立案的时候没有办法抓到人,因为没有虚拟财产这一说,帐号也没有说这是能值钱的,没发立案,最后只能搞了一个什么妨害通信自由。其实人家偷你的号不是要你的通信,他也不想妨害你通信,他是要里面的虚拟财产,但是你只能拿那个来套,所以很多法制法规套不上。

也包括后面这个黑色、灰色产业链,包括网上诈骗,种木马、生产木马,包括验证码有人开发了一个人工智能,电脑算验证码不用人输的软件,他其实都是为了犯罪做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在法律上定不了案的,它不是直接实施者,他是生产的工具,但是又是这个中间产业链,你一抓全都抓到了,但是没法立案,所以跟这个立法又很难推动,所以我们当时也是以为推不动,当时我不是全国人大,我就找深圳全国人大帮我们递这个东西,找全国人大推动刑法修订案,所以2009、2011年有两次修订按里面,包括计算机犯罪,以前入侵网站都不算的,原来的条款是以前的,没有互联网之前定的,当时有计算机网络,只有说事业单位、政府部门的计算机网络,还不是互联网,那个时候是内部的网络入侵了才算犯罪,像我们这种商业网站入侵了没有规定的,所以还得要修改条文推动。

当时以为说这个推动没有十年八年不可能的,幸好还挺快,真的两三年就修订好了,这些工作很重要,要不然无法可依的,无法立案的,所以这些是实实在在跟我们息息相关的。

我相信有很多东西都是新情况,互联网用在金融、用在游戏、用在手机上,会有很多新的东西,肯定是法律条文,还要及时更新,所以我觉得有这个通道,我们应该更多地去发挥人大代表的作用,能够推动好建议及时地向全国人大这边提交一些,包括一些法案修订的建议,能够与时俱进,这样的话才能真正去保护这个网民的利益,这样发展。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