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雅喜爱:一个小微企业的梦想

2013-03-12 07:57 | 作者: 朱汐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雅喜爱

【中国企业家网】开栏语:做有爱又专业的Change Maker

作为一个关注公益和社会创新的记者,我常常被一种幸福包围,因为做这件事的时候,遇到“天使”的机会便增加了很多,往往这些“天使”还有些疯狂,我喜欢疯狂又有责任感的人。

乔治•萧伯纳说,“理智的人使自己适应这个世界;不理智的人却非要世界适应自己。因此,所有的进步都得仰赖于不理智的人。”商业界,著名的传奇是去年过世的乔布斯(如果苹果的供应链管理做得更好一些,我会更喜欢他),但他拒绝开源。

还有另一种不理智的人,譬如尤努斯。他拥有一颗敏于观察最弱势人群需求的柔软内心、分析问题最本质成因的探索欲和强大的专业能力,能够设计可完善的体系,并且深深认同简单的施予无法获得长期效益,受助者的尊严应被作为最重要的考量……他并没有去适应那个“金融只为有钱人服务”的世界,而是用自己的行动,将世界变成了一个逐渐接受“穷人也可以享受金融服务”的世界。他出书讲解小额信贷和格莱珉模式,他希望每个国家都可以用他创造的这个模式去改变穷人的命运。

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太伟大太遥不可及?其实一点也不。在越来越多的人期待成为下一个乔布斯的时候,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成为下一个尤努斯。他们希望让弱势者也能获得平等的金融、艺术、文化、教育、医疗等等服务,他们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和他们的需求,他们有爱,却用专业的方式让爱变成一件可以持续做下去的“事业”。

他们有的是医生,有的是老师,有的曾是警察,也有的曾经是卡车司机……但是他们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些“未被满足的需求”,开始为这些人服务,逐渐寻找到一条可持续的途径。他们关注儿童、老人、城市边缘青年、贫困人群、权利缺失人群等等,用自己的智慧和专业,而不仅仅是同情去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所以,每个人都可以从力所能及的部分做起,从改变自己做起。最终你会发现,当我们变了,世界也因此改变,不仅因为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变了,也因为我们的改变让身边有了越来越多相同的人。当我们与世界正向互动的时候,世界开始对我们微笑。

故事1:雅喜爱的梦想

长春姑娘徐旭在微博上的名字是“雅喜爱行动派”,前面三个字是她最近刚刚落实的梦想——为孤儿免费看牙的牙科诊室名称,后面三个字则说明了她是实现这个梦想的途径——行动。3月9日,牙科诊室在长春市孤儿院正式开张,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诊室争相检查牙齿,有三个孩子错过了时间,跑来的时候设备已经消毒、装箱完毕,“拉着我先生的手说,‘你就帮我看看吧!’”说完,一仰脖子,“啊……”

今年38岁的徐旭在长春的一所大学教电子商务,丈夫王伟宁是一名牙医,很自然地,她从几年前就开始在淘宝卖一些闲置衣物和牙线,“当时知道牙线的人很少,总有人来问。”问题越来越多,这个商科老师也因此成了半个口腔专家。牙线生意并不赚钱,通常还亏钱,但她家的毛衣“可以试穿,不满意可以退货。”信用管理让她的毛衣销量迅速增长,牙线也卖掉了一些。其实这个时候徐旭就开始“用赚钱的生意养不赚钱的生意”,后来她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叉补贴”,那会她只是觉得财务上能平衡而已。

2006年,她的丈夫从医院辞职,在长春开了一家牙科诊所。事实上要保证一个诊所质量过硬、服务周到,成本并不低,夫妻俩将诊所定位为“做真事,说实话,讲团结,肯投入,熬得住”的小规模、诚信经营模式,几年下来,反倒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高端诊所。

在这个上高中前从来都不爱上课不爱写作业的姑娘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50岁的时候,她要成立一所学生不会因为不爱学习而挨骂的学校,“一个能够关心每个孩子需求的学校。”至于具体怎么做,她没细想,50岁似乎特别遥远。

2012年,徐旭病了,内分泌失调,让她一宿一宿地失眠,抑郁症的症状也开始悄然显现。生病后的徐旭萌生了从未有过的念头。“人生其实特别短,”她略带消极又戏谑地想,“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活到50岁呢?等那时候再去做想做的事,是不是就晚了?”她保守估计了一下自己的遗产,“到时候得有个二十万吧,与其不知道给谁花了,还不如现在就去做点事。”看到BC报名信息的时候,就剩下几天时间截止,想了想现有的牙科诊所,她报了个“给孤儿免费看牙”的项目上去,没几天竟被通知去上课。

“到了那,这么多年的商科经验和认知完全被颠覆了,原来商业规则可以用来做公益!”这个姑娘曾经想“用余生献点爱”的慈善态度被“原来商业还可以这么玩”的兴奋和新鲜感取代。她决定把零敲碎打的捐赠和义诊变成对孤儿群体长期、便利、可持续的专业支持——把牙科诊室开到孤儿院去!这样孩子们每两周就可以足不出户地接受全面的牙科检查和治疗,还可以获得关于口腔的各种知识。

BC的培训师官应廉对她的想法颇有兴趣,在徐旭之前,很少有小微企业主愿意将自己所做的小生意拿出一部分来做公益。大多数人在创业阶段都会说,“大企业才做社会责任”——他们把社会责任等同于捐钱了。徐旭曾经也用个人名义捐过一些,用来资助别人上学,捐了一阵子,她发现来信要钱的次数越来越多,语气也越来越理所当然,“那笔迹都不像是小孩子的了。”捐赠就此停止。

官应廉对她说,“你真想好了要做的话告诉我。”她跑到长春市孤儿院去做调研,这个有着近千名孤儿的大院平时没有严格的预约、审批是毫无可能进入的,但这一次她竟被允许了,后来徐旭总觉得这就是“缘分”。在午休无人的医务中心,她遇到两个去看病的孩子。她问他们,“你们有没有牙疼过?”孩子答,“有啊。”“那疼了怎么办?”“忍着。”

回来后,徐旭开始查各种联系方式,终于联系上了孤儿院的捐赠处。一开始对方根本不信她。拿着大包小包来参观、探视、合影留念的人,孤儿院一年能接待好几拨,学XX日的时候更是应接不暇,但孩子们对这事抵触得厉害,“都快有心理障碍了。”徐旭当时也有些不爽,“我这么一腔热情(帮你们),你们还这么麻烦。”但现在她说,“我特别感激他们当时的谨慎,这是负责的态度,也让我们不敢松懈。”对方考察了她们诊所半年,终于答应了。孤儿院给了一间房子做诊室,签约后,开始装修、改造,前期投入将近14万元。

雅喜爱诊室开张的第一天,兴奋的孩子们挤满了屋子,也让徐旭感到头疼,那么多的孩子来了没人照看,追来跑去的闹闹腾腾,她开始在微博上招募志愿者,意想不到的是,很多人都表达了加入的意愿,除了志愿者,还有很多当地的牙医。

“在我做这个诊室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对做公益的需求是这样的强烈。”徐旭有点意外,在BC培训的时候,来自北京、上海的学员特别多,但很少有东北的,长春更没有,她很害怕自己这事会是孤军奋战。但当她的诊室真的建起来的时候,这些隐藏着的“天使”们噼里啪啦地冒了出来,除了牙医朋友和志愿者们,甚至连保洁阿姨都跃跃欲试。“她那天跟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帮不上你们忙了,等我死了以后把角膜捐了吧。”徐旭复述。

而一个困扰了她很久的难题也迎刃而解。她一直想成立一个会员俱乐部,将诊所的顾客集结起来组织一些活动,但总想不到做什么好,诊室建成后,顾客们纷纷主动表示要来做志愿者,徐旭觉得这个俱乐部完全可以成为她在长春把“社会创新”和“社会企业”的种子埋下去的第一步尝试。

至于扩张,暂时还没想到那儿,和做诊所一样,她只想先把眼前这摊事做好,“我把该做的做好,每个人都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这个世界就已经很美好了。”而作为一颗种子,徐旭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让自己和雅喜爱诊室从现在开始,扎扎实实地在长春一边摸索,一边成长,“我摸索出诊所的模式,如果别人愿意用这个模式做点别的,很多问题就有机会被解决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