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施正荣众叛亲离揭秘:空手套白狼 惹怒无锡政府

2013-03-12 10:37 | 作者: 来源:财经杂志 白狼 无锡 手套 政府

施正荣“被辞职”一剧,正在急剧发酵。

3月4日晚间,尚德电力(下称尚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公司创始人施正荣已经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由SuSan Wang接任尚德董事会主席,并立即生效。施正荣将以董事身份继续留任董事会。

施正荣次日即通过

美联社发表声明称:尚德董事会的做法“非法且无效”,他将竭尽全力保护公司。

3月6日,尚德董事会回应称:董事会坚信,根据开曼群岛的法律,任命SuSan Wang为董事长有效且合法。 同日,施正荣表示现任董事会无力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称,本月对于尚德而言非常关键。超过4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即将在本月到期,但尚德迟迟拿不出解决办法,这是董事会撤换施正荣的直接原因。

这40亿元的债务包括,3月15日到期的一笔价值5.75亿美元的可转债,和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贷款。

欲解决这笔可转债,一是到期转股。尚德在纽交所备案的发行文件显示,这笔可转债发行于2008年6月,单个ADS(美国存托凭证)价值为41.13美元,每个ADS相当于1股普通股,这与当时的尚德股价相当。

3月7日,尚德收报仅为1.22美元,常理上而言,债权人不可能选择债转股,因为差得太多。

二是兑付,这种可能性则近乎为零。尚德目前账面资金仅能够维持日常运营,除非能够在3月15日前筹得巨款,否则无法对债券持有人进行兑付。

第三种情况是无力还债,尚德进行破产清算。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也较小,接近无锡市政府的人士介绍称,“尚德破产不可想象,江苏省政府方面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第四种情况是债务重组。此前,尚德一直就债务重组事宜与海外债权人谈判。“有好几种方案,或是延期付款,或是先付利息,或是先偿还10%的债务。”一位接近尚德的人士称。但无论是哪种方案,都需多数债权人投票通过,“不过现在看来,上述方案中,没有一个对债权人而言是有利可图的”。

3月7日上午,这笔可转债忽然出现转机。尚德方面宣布,与此前发生纠纷的GSF资本达成协议:GSF资本已经放弃了其在环球太阳能基金中的全部股权(下称GSF基金),这使得尚德在该基金的股权从原来的79.3%增加到88.15%。而施正荣在该基金中的股份,由原来的10.7%增加到目前的11.85%。

尚德的公告并未显示股权转让所涉及的金额。GSF资本已不再拥有GSF基金的股权,其涉及的反担保问题对尚德而言也不复存在。尚德在该基金中的资金被激活,为困境中的尚德带来一线希望。尚德可以通过出售该基金中的股权变现偿债,或用该基金作抵押担保。

尚德内部消息称,目前尚德已与债权人达成解决方案,5.75亿美元可转债中的一半将转股;另一半在GSF基金做担保的前提下,分期偿还,年息6%。

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贷款则“不是问题”。接近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的一位金融人士透露,“国内银行比海外债权人好说话得多。”相对于可转债,银行贷款可解决的办法很多——延期,先偿还利息,或者免息,只偿还本金……这些都是可行的。

该金融人士称,在江苏省政府影响下,国有股份制银行“不会为难尚德。无论是江苏省政府还是无锡市政府,都不愿意看到尚德走到最坏的一步”。

GSF悬疑

在宣布撤换施正荣的第二天,尚德就给出了可转债问题的解决办法。这一点颇为蹊跷。

解决方案的出炉,完全得益于GSF资本的所有者、西班牙人罗梅罗(Javier Romero)放弃了其在GSF基金中的权益。而尚德的公告并未显示该公司为获得这部分权益支付的金额。

尚德2011年报显示:2008年6月,尚德曾出资2.58亿欧元,认购了GSF基金86%股份。2011年11月,尚德方面为表彰罗梅罗对尚德的贡献,几乎以赠予的形式,将持有的GSF基金6.7%股份转移至罗梅罗的私人公司GSF资本名下。

2012年7月,GSF资本反担保骗局事发,该事件使得尚德通过出售GSF基金股权补充现金流的计划流产。

2012年初,国内多位财经记者的邮箱中开始收到匿名举报信,内附详细文字和图片材料。由此,施正荣转移资产、掏空尚德的报道纷纷见诸报端。

2012年7月,尚德再次成为新闻焦点。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发现GSF资本的反担保“可能存在瑕疵”。

彼时,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作为GSF基金主要投资人,尚德居然在多年之后才发现合作伙伴的反担保有假,“这简直不可思议”。

事实上,即便是GSF资本提供的反担保存在问题,对尚德的影响也可能并不如舆论渲染得那样大。这一丑闻只是给尚德增添了一笔“或有负债”,但只要GSF基金投资的电站稳定发电,正常运转,尚德就不会有任何损失。

反担保骗局直接打击的是施正荣在尚德的威信和市场形象。尚德将因可转债问题破产的言论广为流传,其股价一路走低。一个月后,施正荣丢掉了尚德CEO的职务。

3月7日,尚德进一步撤除施正荣董事长职务后,火速与GSF资本达成协议,重新激活了其在GSF基金中的投资,给出了可转债危机的解决方案——此举被认为是在巩固金纬和Susan Wang在尚德的地位。

此前,尚德内部的分歧已经十分明显。由于施正荣屡屡利用关联公司进行交易,转移资产、掏空尚德,并抵触无锡市方面的援助方案,海外投资机构的不满日益增长。

机构投资者早有撤换施正荣的打算,施正荣称董事会已有一个月不让他参加会议。现任CEO金纬和新任董事长Susan Wang,代表的正是机构投资者利益。

施正荣众叛亲离

激活尚德在GSF基金中的投资,解决可转债问题,对无锡市政府、机构投资者和施正荣三方而言,均是利好:机构投资者和施正荣持有尚德股份,无锡市政府在乎就业和银行贷款问题。

然而,施正荣在处理尚德危机中的表现,让机构投资者愤怒,更让无锡市政府失望,接近无锡市方面的人士指出,是施正荣自己造成了他今天的局面。

施正荣在接受彭博通讯社采访中表示,撤掉其董事长职务的做法错误,“所有股东希望和我谈,所有银行高管也希望和我谈。他们想知道为什么施博士没露面。”

但接近无锡市政府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施正荣的说法“不完全错误,也不完全正确”。无锡确实不熟悉金纬和Susan Wang,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认可施正荣。

施正荣曾一手缔造了“尚德神话”。他在无锡政商两界长袖善舞、人脉深厚,为尚德的发展助力不少。在尚德发展之初和陷入危机之后,无锡市乃至江苏省官方一直在给尚德输血打气,保证其持续发展。

2012年以来,尚德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无锡市方面曾拿出各种方案给予尚德帮助,甚至想到直接出手救助。

无锡市国资委麾下的无锡国联集团,曾准备以财务投资者的身份进入尚德;无锡市方面也曾同意在施正荣以个人资产抵押的前提下,为尚德输血。但这些都遭到了施正荣的抵触。

施的做法损害了其与无锡政府的关系,“政府也不能白给你钱。作为尚德的董事长,施正荣在维护个人利益,而非尚德利益”。

上述人士称,作为企业的创始人,施正荣其实和地方政府利益一致,他们都不想看到尚德破产。但此间,施正荣却要同时兼顾个人利益,且手段生硬,引发诸多官员反感。

“政府的利益在于不能让尚德破产,社会成本实在太大”。但无锡官员亦担心,金纬及其代表的海外投资者也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此前,海外投资者曾希望无锡市政府提供资金,帮助保住上市公司尚德电力,而让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这一做法引起无锡方面的强烈反弹。这意味着无锡市政府将为无锡尚德的破产埋单,就业和银行贷款等所有压力都将转给无锡,而投资者却可保全上市公司进而抽身而退。

施正荣曾希望借助地方政府力量和海外投资人博弈,但显然未获成功。在处理尚德危机过程中,施一切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的做法,“导致众叛亲离”。

尽管施正荣高调“喊冤”,但多位观察人士认为,尚德董事会罢免其董事长的决定合法且有效。政府和海外投资者,被认为是影响尚德前途的两股最大力量,但施正荣没有赢得任何一方的支持。

接近无锡市政府领导的人士称,解决尚德40多亿元的债务,对于无锡市政府而言并不困难,而且市政府亦不希望尚德的控制权旁落外人。“但是,施正荣空手套白狼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