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施正荣众叛亲离揭秘:空手套白狼 惹怒无锡政府(2)

2013-03-12 10:37 | 作者: 来源:财经杂志 白狼 无锡 手套 政府

彭小峰的逆袭

3月,中国光伏行业突然进入“重大新闻爆发期”。

几乎在施正荣被尚德董事会罢免董事长的同时,中国光伏行业另一“出局巨头”彭小峰突然归来。其和施正荣一进一出,折射出两者不同的政商关系。

3月6日晚,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NYSE:LDK,下称赛维)发布公告称,赛维第六届第三次董事会会议决定,免去佟兴雪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职务,委派彭小峰担任董事长、总经理。

随后,佟兴雪以赛维总裁兼CEO的身份,对外宣布了赛维制定1200人招聘计划的消息。

次日,彭小峰在其微博中难掩兴奋地写道:“春天到了,鸟儿回来了,树枝开始发绿芽了!”

2012年4月30日,在2011年连续三个季度业绩报亏后,赛维公布的2011年四季度财报数据更令市场担忧——四季度共亏损5.887亿美元,负债60亿美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7.7%。

彼时,市场非常担心,这个江西省首家在美上市公司和第二大纳税人无法承受行业下行周期及财务状况持续恶化的冲击。一时间,曾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年轻新能源首富”的彭小峰,成了各路讨债人焦急寻找的“杨白劳”。

重压之下的彭小峰,却一直在传达积极的信号。他曾公开表示:“现在的赛维,就像十年前的乔布斯。”

其背后的底气,正是良好的政商关系。对于江西省新余市而言,赛维是发展地方经济无可置疑的核心。

2005年,赛维凭借5亿元自有资金及2亿元政府信托借款,在新余市成功落地。自此,新余发展地方经济的重点工作均围绕赛维展开。

与此同时,新余市在赛维的产业基础上陆续引进了超过100多家光伏制造企业。2011年,新余市光伏企业销售收入的409亿元中,赛维贡献了60%以上。

业内人士评价称,“在处理政府关系时,彭小峰低调谦虚,善于给别人弱势的感觉。”不善言谈、性格随和、内心豪爽而有点赌性,这几乎是所有彭的熟人对其之共识。

这一迥异于施正荣的性格及光伏产业在新余乃至江西的重要性,为陷入困境的赛维赢得了转机。危机升级后,新余市火速出手,通过曲线输血的方式为赛维的债务埋单。

新余市工信委负责人,将政企间的关系直接界定为“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来做,墙外的事情我们来参与”。

在当地政府近几年的各种工作汇报文件中,对赛维的融资支持一直是工作汇报的重点。在官方通报中,赛维近几年的贷款满足率一直是100%。有知情人士甚至称,赛维是新余市政府的“义子”。

2012年7月,新余市八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一份议案,决定由市政府将赛维向华融信托偿还信托贷款5亿元资金缺口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

赛维与银行暂时摆脱了危机,而长期风险将由纳税人承担。这一做法,曾引发国内财经界激烈讨论。

新余市人大常委会新闻发言人赵鸿鸣称,在商定这一信托计划时,尽管赛维已经以资产作为抵押,但相关信托机构仍要求政府将贷款还款计划列入年度财政预算。因此,该信托计划的实际担保人除彭小峰外,还有新余市政府。

此前的四五月间,赛维已经以硅片、组件等产品作为抵押,获得了地方近亿元贷款输血。

随后,新余市对赛维的“抢救”进一步升级,发展到了股权层面。

2012年10月22日,赛维宣布公司已与一家名为“江西恒瑞新能源”的公司签署股权购买协议,后者将以25%溢价即每股0.86美元的价格,购买赛维约19.9%的对外发行股份。

恒瑞新能源公司,由北京恒基伟业投资公司及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共同出资组成。其中恒基伟业、新余国资分别持股60%和40%。这一做法不仅缓解了资金链紧张,亦给市场注入信心。

2012年11月16日,赛维被纽交所告知,其普通股的平均交易价格已经在连续30个交易日期间低于平均每股1美元。

根据纽交所规定,赛维被要求自收到通知或下届股东年会股东提议行动起六个月内,必须促使其平均收盘价达到1美元以上,否则将退市。

在地方政府的一系列紧急救助措施下,2012年12月31日交易结束时,赛维股价达到了每股1美元以上。

2013年1月30日,赛维又获得国开行逾4亿元贷款,用于其已停产的硅料厂的冷氢化改造。

据了解,这是国开行2011年以来首次对赛维新增贷款,也是2012年国开行圈定重点支持“六大六小”光伏企业后批准的首笔信贷。

畸形政商关系

放眼中国光伏产业,几乎全是畸形政商关系的产物。

短短十年间,中国光伏组件产能占到全球50%以上。全球前十大光伏组件生产商中,中国的企业占据半壁江山,这一切都离不开地方政府对地方明星企业的大力扶持。

2001年,施正荣带着十几项专利和40万美元回国创业,辗转接洽了杭州、大连等多个沿海城市。最后,手里那份250页的材料被无锡市领导相中。

在无锡市政府担保下,小天鹅集团、山禾药业、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公司等八家当地知名企业共同出资600万美元,加上施正荣的200万美元(40万美元现金,160万美元技术入股),2001年9月正式成立尚德太阳能有限公司。

外界看来,这位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博士是以高科技的优势竖起行业门槛,获得了政府的信任,进而取得光伏领域的成功。

事实上,光伏组件生产的门槛远非高端。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副所长李俊峰曾指出,“没有核心技术的光伏产业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控制市场,造成事实上的垄断,很快就会陷入红海。”

简言之,中国制造企业的尴尬并未在光伏行业上消减,光伏企业的竞争力仍然来自于规模效应和成本优势。

制造业企业欲上规模、提产能,资金和生产用地是最重要的要素。无息贷款、零地价等优惠条件,成了地方政府鼓励旗下支柱企业扩张投资的主要行政手段。

“在热火朝天的2005年前后,光伏企业在各地与政府的谈判中非常强势,一般建厂房都是无偿的,几百个亿的低息银行贷款都不带谢一声的。”一家龙头光伏企业的高层告诉《财经》记者。

这是全国几百个城市在当时光伏热潮中的一个缩影。投入大量资源后,地方政府却发现其技术门槛不如企业当初宣传的那样高。

在这些企业褪去高科技光环后,帮助企业继续扩张拿地、用政府信用背书担保贷款,则成了地方政府的应有之义。2005年至2010年间,此举催生了多家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明星光伏企业。

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第一的英利集团所在地保定高新区,在英利入驻之前并没有明确的产业方向。用时任保定市高新区管委会主任马学禄的话来说,就是简单地按照招商引资比拼优惠政策的路子。

“有时候会牺牲资源和生态环境换项目;而且后期项目一旦离开,会造成当地经济的空心化”,保定高新区甚至面临摘牌之虞。随着英利的壮大和上市,高新区确立了明确的产业发展方向——新能源,并以英利为核心,相关配套产业快速成长,走上了正轨。

现在,保定高新区综合经济效益超过不少省会城市的国家高新区。

故事发展到这里,倒也是一出“双赢”的喜剧。

随着欧美等地对中国光伏组件产品“双反”调查逐渐展开,中国光伏组件的主要出口地市场大幅萎缩。政府在光伏企业创业初期投入的成本,及一旦破产将面临的大幅失业压力,令其欲罢不能,不断以行政措施干预产业走向。

在业内看来,尚德与赛维的命运,不单单掌握在施正荣与彭小峰手中,政府及银行的支持力度才是关键。

《财经》记者近日在采访江西、江苏、河北等光伏大省发现,商业银行早已不愿意介入陷入债务困境、现金流枯竭的光伏企业,对其信贷评级一再降低,但仍有部分曾在税收和就业方面贡献巨大的光伏企业,能够获得政府背书的银行贷款。

最近的案例,正是前述的赛维以资产抵押向华融申请信托贷款、地方政府以财政预算做担保;而东营光伏50.38%的股权,则由东营市政府作价1000万美元收购。

这一切,都在侵蚀财政资金和政府信用,损害纳税人的利益。

但这种畸形的政商关系却很难让人指责,甚至其中自有逻辑:一个有进取心、寻找当地GDP增长点的地方政府,在接受到高科技自主创新企业创始人的项目书后,见猎心喜般将手中所能掌握到的资源,包括政策、国有资本、技术、市场等与之整合,扶持企业;一旦企业经营陷入困境,对当地GDP、就业、税收又将造成极大影响,必须依靠行政手段对其进行拯救。

中国光伏产业,正在上演金融危机中一些华尔街投行“大而不倒”的故事。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