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施正荣众叛亲离揭秘:空手套白狼 惹怒无锡政府(3)

2013-03-12 10:37 | 作者: 来源:财经杂志 白狼 无锡 手套 政府

政府之手何时休

新能源行业,乃至所有战略新兴产业,各级政府该不该介入,该如何介入,在尚德危机后,正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主任冯飞认为,光伏企业依靠行政命令推动、依靠“搞运动”的发展方式,违反了产业发展规律,扭曲了投资者行为,不利于光伏产业的长期发展。

中国的光伏产业作为战略新兴产业,仍在延续着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国际分工中身处低端链条的旧模式。“穿新鞋走老路,发挥的还是末端组装优势。”冯飞称。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在新能源发展初期,各国政府均给予支持,这是通行做法,“但是扶持的手法和中国大有不同”。譬如德国,其扶植政策倾向于补贴需求方。

新能源的前期研发,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回报期长、风险大、社会资金不愿进入,需要政府去承担部分风险;而后期市场开发,新能源企业需要依靠政府去协调电网等部门,依靠政府出台电价补贴来支持新能源和更有成本优势的火电、水电竞争。

冯飞指出,目前中国光伏市场利用能源方面存在的问题是,光伏发电价格偏高,与煤电价格差距过大;国外光伏多是分布式利用,建筑一体化,这也与中国国情不符,加大了推广光伏市场的难度。

江苏省光伏产业协会前秘书长魏启东认为,政府要做的是制定好上网电价,补贴光伏电价、促进光伏电站投资,自下而上带动光伏组件企业的发展。

但是在光伏产业链中,地方政府并未将大量的政策扶植花在两头。“地方政府为光伏产业生产过程提供的不当激励,是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的关键原因。”发改委产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嵎认为。

地方政府直接补贴光伏制造环节,“只会落人口实,引发国外频频‘双反’”。

在终端市场开发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位研究人员认为,现阶段中国在光伏应用市场“要谨慎”,不宜大规模铺开。

有能源专家向《财经》记者指出,现阶段在中国,试图大规模发展光伏发电、改变能源结构的条件并不成熟。中国处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发展的过程,“需要大量廉价电力,靠新能源供给不可行”。

冯飞亦认为,政府对新能源不能无条件支持,不能扭曲国内经济的基本面。“核心问题,还是要摆正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从对微观经济的直接干预,转变为一种创造环境,特别是公平环境的创造角色。”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员称,由于中国特有的制度环境,各级官员控制了大量重要资源。由此催生了扭曲的政商关系,“不光是光伏,几乎每个重要产业都是这样。”

这种政商关系背后的扭曲政绩观,正被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质疑。

去年“两会”期间,包括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和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曦在内的代表委员,都曾对《财经》记者表示,应在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中添加GDP之外的因素,如保障房建设和环保等民生指标在政绩考核中的权重。

资料显示,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也都曾举政府之力扶持某些企业,人称“东亚模式”。但其“财阀资本主义”“大而不倒”的后遗症至今犹存,关于该方面的研究汗牛充栋。

其中的一大反思是,政府应更多出台普适性的、鼓励行业发展的政策,而非由政府支持具体的、个别的企业;在实施过程中,产业政策不能妨碍经济规律发挥作用,而应顺应经济规律。

正如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资料

尚德盛衰史

2001年,38岁的施正荣博士结束了20年的海外学术生涯回国创业。在无锡市政府担保下,无锡六家国企共出资600万美元,占有75%股权,施正荣则以40万美元和技术专利(作价160万美元)入股,占股25%,尚德由此成立。

彼时,欧洲发达国家对光伏发电给予高额补贴,光伏组件在欧洲市场需求旺盛。成立伊始,尚德就依靠施正荣的技术优势迅速崛起。

2005年,为给尚德赴美上市扫清障碍,在无锡市协调下,国有资本逐一退出,尚德顺利完成私有化。同年尚德电力登陆纽交所,其上市后最高股价90.04美元,施正荣荣登中国首富,一时风光无限。

此后,尚德开始不断扩张,进军上下游,同时开始向海外扩展。

尚德的首次危机出现在2008年。当年由于行业竞争加剧,光伏组件出货已与尚德创业之初下降了一半。同时上游硅料价格大涨,尚德压力陡增。

2008年底,中国政府出台“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新能源行业被定为重点扶持行业,尚德再次受到无锡市政府的大力援助。同时,欧洲光伏大国纷纷出台新的电价政策,刺激光伏装机大幅增长,尚德再次迎来大发展。

进入2011年,财政刺激效果逐渐褪去。光伏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尚德技术优势已不明显,同时光伏组件出货价格大跌,欧洲各国受困于欧债危机,纷纷下调光伏补贴电价,光伏组件产品需求量大幅下降。受累于前期扩张和盲目投资,尚德现金流开始出现问题。

2012年,美国和欧盟相继对中国光伏产品发起“双反”,中国光伏产品失去了主要市场,一时哀鸿遍野,光伏组件企业普遍巨亏。尚德前期盲目扩张的负面效果进一步凸显,成为行业衰败的典范。

2012年7月,尚德陷入反担保骗局丑闻,其出售基金股权补充现金流计划的流产,导致无力偿债,有投行分析师认为“尚德将破产,股票将分文不值”。2012年8月,施正荣辞任尚德CEO。

2013年3月,尚德董事会宣布罢免施正荣董事长一职,至此施正荣失去了其一手创办的尚德控制权,而尚德可转债问题则仍在解决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