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唐双宁:银行里的哲学家

2017-10-12 09:25 | 作者:

 

    他名字中的那个“双”像个暗喻。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永远有不被你认识到的另一面 

坦白说,我们没想到能这么快约到唐双宁。提出采访要求的那天上午,他还正在离京千里的光大各子公司间奔走,为重组的繁琐而头疼苦闷,一夜服两次安眠药――出任光大集团董事长一年以来,这是他生活的常态。可能是这样一句话打动了他,我在短信里说,想跟他谈银行家的书法造诣,谈书法世界与金融世界的融合。秘书几个小时后就回话告知,采访安排在第二天中午。 

但是,当我正式坐在他身边,听他用无所不在的二元相对论回答几乎每个问题时,我有点郁闷。唐总,你的阶段性目标完成了吗?――又完成了又没完成。唐总,你吃饱了吗?――又吃饱了又没吃饱。他的每个有波粒二象性气质的回答都击中了我。他说自己欣赏马克思主义哲学,可我居然听出了爱因斯坦。 

这就是唐双宁,现任光大集团董事长,银监会前副主席。杨仁恺、文怀沙等名家都称他为“当代草圣”,文、史、哲学爱好者,中国共产党党史研究专家。一年前,他领命空降,担负起光大集团的重组重责,受托把光大集团重组成为中国首家金融控股集团;而半天之前,他还在运笔给以色列总统佩雷斯题字“克己复礼”,给以色列驻华大使题字“道法自然”。什么都不耽误。 

短短一年,国务院交给他的四项任务已完成了三项半:光大证券IPO过会,光大银行IPO上报,光大实业挂牌成立,光大金融控股也已理清思路。外界看来算是很高效了。但到今天,他仍觉得费力不讨好。“别的银行是一枪打一头大象,光大是十枪打十只麻雀。”麻雀不仅目标分散,打下来了肉也少。“现在我处于最不情愿又最不合适搞的工作岗位上。” 

采访间,他数次批评我们的问题太“书生”,而他自己又何尝不书生?他年过半百,一直从事主流金融业、工作于要害部门与企业、位居权威之职,气质上却游离于金融圈外。他更热衷于跟书画界交好,钻研狂草,讨论哲学,对历史与地理典故能信手拈来。他经常套用达・芬奇的话来形容自己:精通书法、哲学、历史……略通金融。成为企业家一年后,他仍对《中国企业家》这样描述自己:“我第一不适合做企业,第二不适合做金融。这是我两个最弱的弱项。” 

于是,来一个有点尴尬的总结吧:以下,是从一个哲学盲的视角,观察到的,从银监会副主席向光大集团董事长转变后的,仍置身两个“弱项”中的唐双宁。 

    空降 

来光大,不是我喜欢不喜欢。不喜欢也不行。” 

923,唐在一个公开场合的演讲透露了光大的勃勃雄心。唐认为,华尔街此轮的金融危机标志着2000年以来经济增长上行周期的结束,美国及世界经济将下行三至五年。但是,“对手的失败就是自己的机遇”,“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可反向操作,入主华尔街”。 

一个有趣的对比是,同在这个现场的还有工行董事长姜建清、交行副行长钱文挥、民生银行行长王世等唐如今的同行与对手,他们在发表独立演讲时所谈重点都是切身相关的商业银行的品牌、海外战略及管理变革。而演讲台上的唐双宁,似乎变回了从前那个学者型官员:他又一次捡起了自己更喜欢的“宏观”二字,仔细分析了华尔街金融危机的脉络与对策,建议中国设立稳定股市的平准基金。 

事实上,在哲学爱好者唐双宁的眼里,企业太微观,“是个企业它就鸡毛蒜皮”,更何况是架构异常复杂的光大。 

他觉得光大类似于明朝体制,一个皇帝,两个都城,两套政府班底。“我这里也是一个董事长,管理两个独立法人,两套管理体制。”光大集团由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北京)和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香港)分别管理境内外业务,到现在唐也数不清光大下面到底有多少成员企业。 

但自称不适合做企业的唐双宁该下狠手时毫不留情。到任之初,唐就在光大集团开了一次自揭伤疤的加强内部管理工作会议,通报了十起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为首的就是光大银行西安分行原行长徐伦忠案件。徐在国家审计署全面审计光大银行西安分行期间擅自离岗出境,此前授意某家公司向光大银行贷款1.19亿元。这十起对外公开的案件涉案金额达13.25亿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397万元,形成不良贷款1.19亿元。 

如今,以往略显神秘的光大银行正在逐渐变得透明。三年未公布财务状况的光大银行,开始发布年报,并不定期地向媒体公布财务重组进展的最新信息,涉及的内容包括重组方案的出台过程、汇金注资的规模和到账情况,还有光大银行以及光大证券上市过程中各方面的准备。 

某种意义上,今年9月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审计报告恰好给光大银行作了新旧断代:截至2006年度,光大银行违规发放贷款108.68亿元,其中半数以上属于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和向证券市场直接或间接提供信贷资金。而如今,唐双宁手中的改良版正在逐步远离那段历史:光大银行2008年上半年的对私贷款增幅22.7%,远高于贷款余额增幅,贷款结构进一步优化;以创新业务为首的中间业务净收入增长较快,收入结构也得到明显优化。 

一年前,唐双宁空降光大时,光大内部中高层一度担心自己是否会被唐所带来的人排挤,但他除了“一兵一卒”,没有带来一个业务助手。卒是司机,兵是秘书。“我带一个人,我就只有一个人;我带十个人,我就只有十个人;我带一百个人,我也就只有一百个人。我一个人都不带,光大两万多人都是我的人,我们都是光大人。”(你有没有想起《中国企业家》刚写过的唐骏?) 

 他提及之前给以色列驻华大使题的“道法自然”。“顺其自然,不是修饰的问题。要是不具备,修也修不出来。” 

    重组 

“中国的事,心态急不得等不得,力度是大不得小不得,进度是快不得慢不得。” 

2007620,唐双宁被任命为光大集团董事长,88,光大集团改革重组方案得到国务院正式批准,同意汇金公司向光大银行注资人民币200亿元,明确了成立中国首家金融控股集团的重组方式。进展如此顺利,以至于唐一度低估了重组的难度。他对外界说,预期光大银行9月底就可完成注资,争取2007年年内上市。 

当时的自信不是没有来由。200772日晚上,履新不久的唐双宁和中组部、财政部、央行、银监会的相关官员一同参加了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张平召集的会议,专门研究光大集团改革事宜。为了赶时间,会前大家都只匆匆吃了碗面条。“国务院为了一家公司专门开会,而且是在晚上开,这是少有的。”事后,唐在光大银行2008年年中工作会议上说,用以证明国务院对此事的重视。 

当时的中投公司尚未正式成立,中投的董事长楼继伟以国务院副秘书长的身份也参加了7月份的会议,他对国务院重组光大的要求与期望均了然于胸。而汇金即将并入中投。这对唐双宁来说多少是颗定心丸。 

但新老股东随即出现了权益分歧,重组不得不暂时搁浅,一拖就是3个月。 

汇金的立场是,以每股1元的价格购买光大银行200亿股新发行的股份。同时光大银行老股东按照50%的比例缩股,为历史上缩水的净资产买单,从而使光大银行实现每股净资产达到1元的上市要求。但已经形成联盟的光大银行老股东在2001年之前的入股价格均接近2元,汇金以每股1元入股,本身已经使老股东股权缩水。他们无法再接受二次“缩水”的要求。 

光大银行的困境在于,新老股东双方都无法让对方接受自己的意愿,僵持导致财务重组与上市都无法展开,一损俱损。唐双宁的困境则在于,他是其中的“联合国秘书长”,“没权,但是还得负责任”。光大集团总资产中金融资产占98%,光大银行又占去绝大多数,是重组光大集团中的最核心问题。 

这几乎是唐双宁在光大最苦闷的时期。他为了重组之事极度失眠,不得不依靠安眠药入睡――12点服一次,夜里3点醒来再服一次。 

唐有一个备用方案。去年市场形势向好之时,很多企业找上门来提出愿意市场化入股光大银行。唐双宁在留意适合的谈判对象的同时,也向国务院争取到了市场化重组光大银行的批示。与此同时,他加大了对原定方案的攻关。 

2007112下午,汇金公司谢平一行三人走进光大大厦。电梯直达25层,谢平只身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与唐双宁单独对谈了半小时。当唐谢二人并肩走出办公室,向守在门外的汇金方与光大方重组项目成员宣布谈判达成一致时,迎来了一片百感交集的掌声。谈判结果是,汇金作出让步,以每股1元的价格向光大银行注入200亿元,老股东不缩股。 

事后,唐并未告知外界,在那决定光大生杀关键的半个小时中怎样打动了谢平。但《中国企业家》获悉,汇金完成注资、作为大股东进驻光大银行之后,出于成本控制考虑对唐提出的降低工资标准的要求,唐双宁丝毫没有反对。 

“一切过不去都是跟自己过不去。自己过得去什么都过得去,自己过不去什么都过不去。”这位企业家这样谈自己在新身份下如何释放性情。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思想还被他用来劝慰前来倾诉重组之苦的光大高层:“你站得高一点看问题。站1楼看,觉得对面房子很高;站在25楼看,房子就很矮;站在飞机上看北京也不大;站在月亮上看,地球就是这么一小点。”话里同时有知识分子的认命与豁达。 

    去留 

“你的阶段性目标完成了吗?” 

“又完成了又没完成。” 

唐双宁说,自己的知心朋友既有庙堂之高又有江湖之远。而与企业界接触不多。他常常将因书法而结识的朋友引为知音,面对书法界名家的欣赏,他的真情流露甚至显得有些乖张:20068月中国美术馆举办“唐双宁书毛泽东长征诗词书法展”,当时的他仍是银监会副主席,各路人马赠送的花篮争奇斗艳层出不穷,他却要求将其统统撤下,只留了季羡林、文怀沙、贺敬之、杨仁恺、叶嘉莹、冯其庸、王学仲、沈鹏等名家赠来的八座。 

唐在事后给母校东北财经大学的文中解释此事说,“这些泰山北斗式的人物,皆无求于我……却不遗余力奖掖后生,提携晚辈,实在让我感动,乃奉为神交。” 

整个采访下来,他的去留无意表露得如此坦然。他说当他离开银监会后,再回到银监会开会时,他的座位已经从主席台上挪到了台下。

在唐双宁进驻光大集团一年多之后,董事长办公室大门上仍看不见任何有关房间主人身份的标识,始终简单地代之以房间号“2518”。 

“如果让你自己选择,你向往怎样的生活状态?” 

这回,唐双宁没有再祭出二元大法。他想了想,给我们举出了四个向往的人物:范蠡、张良、严光、刘伯温。都是辅佐君主成就大业后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的名士。 

采访到了最后,我问他:唐总,你更喜欢江湖吗? 

如果能读到这里,你应该已经掌握了唐门答问必杀技: 

“我比起庙堂更喜欢江湖,比起江湖更喜欢庙堂。”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